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抽丝剥茧图穷匕见
    收费站有人工收费口和etc自动计价收费口两类。

    而,我们这路挂着军牌的车队,根本理都不理人工收费口,堂而皇之从自动收费那边穿越而过!

    好吧,我明白了,军车根本不收费!

    注意到我睁眼看车队经过收费站,那男的还得意洋洋冲我炫耀了一句,“兄弟,我们部队上的牌照就是好使吧,省道上只能过etc或者人工口,要是在高速上,我们都走军车绿色通道,直接通行…”

    “大哥,部队果然牛逼啊…”

    我言不由衷地顺着对方的话赞了一句。

    这时候,那小子忽然冲我十分‘尴尬’地笑笑,“哎呀兄弟,真不好意思,你的手机没电了…”

    我心中大恨,娘的,真够不要逼脸的!

    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丫偷着打开网络视频,一直在耗电耗流量,麻痹的,对于如此处心积虑的下作防范手法,我也是服了。

    而且,这货还将我的来电铃声调成静音,确保我连电话都接不到!

    不过,事实上,今天晚上的情形也的确奇葩,别说电话,连一条短信息也没人给我发。

    正常来说,瑶馨这妮子每天都会和我联系,而茹姐也会在下班后打一个电话给我…

    特么的,今天还真就反常姥姥家了啊!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根本没机会要回自己的手机!

    又开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将将来到一处岔路口。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点钟,因为所处位置还在t市的远郊,车辆稀少不说,来往行人更是一个没有。

    看着前方,我的心脏猛然收紧!

    一瞬间,我已经将自己的肌肉、神经,调整到一个随时可以暴起发难的状态。

    因为,这个岔路口,一边是通向东河县城,一边则是通向我工作的地点---沙山女监。

    我意识到,如果对方认定我江枫的利用价值已经剩不下什么,那么,很可能便会向我俩动手!

    从这里拐过去,就是一大片人迹罕至的荒郊,更是埋葬我和墨芷舞尸体的最后一个便利地点。

    动手或者放生,就在此刻!

    “吱~~~”

    小轿车忽然停下,那男的回头瞅了一眼自己的同伴,然后对我说,“兄弟,走,下去抽根烟歇会儿…”

    我点点头,跟随着对方下车。

    我倒是不怕他们会在这里冲我和墨芷舞下黑手,毕竟,时不时还会有车辆经过,他们这么做还是太冒险。

    转过弯,行驶到通往沙山女监的土路,那里,才是最好的坟场!

    抽烟的时候,这货问了我一句,“兄弟,这么晚了,你是回单位还是回家?”

    丫这是拿话探我啊。

    我知道,后面的回答一定要万分小心才行!

    一句不慎,便会左右我和墨芷舞的生死。

    想了一下,我试探着问,“大哥,你们要走哪条路?我是准备回东河县送女朋友回家,你们呢?”

    我的意思很清楚,就是要对方直接说出,该如何选择行进方向。

    我不相信,到了现在他们还能跟我这儿打马虎眼。

    “哦,这样啊…”

    那家伙犹豫一下,面色阴沉不定。

    “你看,咱哥俩一见如故,真应该找个地方吃顿饭,好好喝一杯。可是呢,我们有紧急任务要执行…兄弟,要不今天你也别回东河了,索性回监狱住宿舍吧,咱哥俩一路上还能多聊会儿…哈哈,你女朋友也一起好了…”

    我心中冷笑,玛德,你当监狱宿舍是你家开的啊,墨芷舞没有办相关入监手续,怎么可以轻易留宿?

    不过,经他这么一说,我更加能够肯定,这些假军人此行的目的地,一定是沙山女监。

    而且,没有开始揭开惊天阴谋的序幕之前,他们绝不会放我们离开!

    “这…不好吧!”

    我装作面有难色,“大哥,你不知道,监狱里的规章制度严苛极了,下班之后必须要关门落锁,进出都要手续…外人几乎不可能进去啊,嘿嘿,连家属也不行的。”

    “哦…”

    他狠狠抽了一口烟卷,斜着眼问我,“你回去睡觉,也叫不开大门么?”

    “我?”

    我笑了笑,“我还好,门卫认识我,而且我有特别进出监狱的资格?”

    “哦…嗯?你有资格?这话怎么说?”

    这小子猛然转身,双眼闪烁着急切的光芒,“兄弟,你不是一个实习狱警嘛,怎么倒有这样的特权呢?”

    “哈哈,这你可不知道了,大哥!”

    我表现出一付**炸天的模样,“还真不是跟你这儿吹逼,我江枫别看是个实习管教,资历浅,但…”

    我向天上指了指,“哥们上面有人啊!”

    见他瞪着眼睛看我,我似乎更加有一种想要炫耀的心态,“你还别不信,大哥我可跟你说,在咱们沙山女监,无论管教还是编制外的工作人员,只有哥们一个男的!因此嘛,有时候这些外联的事儿就只能由我来做!”

    凑上半步,我装作十分神秘的样子说,“哥们上面有亲戚罩着,哈哈,现在我们沙山女监基础建设这块儿的外联工作都交给我了!”

    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我做了一个捻钱的动作,“总有要临时出去和供应商吃喝拉关系的时候,这个嘛…嘿嘿。”

    我停住话头不再往下说,我相信,他绝壁能听懂!

    我的话八分真实,两分虚假。

    虚虚实实,倒是听着蛮可信的。

    果然,这家伙看向我的时候,表情又不同了。

    简直就是壮怀激烈外加兴高采烈!

    他再次仔细看了看我的脸,似乎想要从我的眼神中和面部表情上,确定一些情况。

    比如,我刚才那些话是真的确有其事,还是只不过在夸大其词吹牛逼。

    我等着,看他会怎么对付我们。

    不过,令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家伙接下来的一席话,顿时推翻了又印证了我之前的一些设想!

    矛盾吧,推翻而且印证?

    但,事实的确如此。

    这家伙深深吸了一口烟卷,将半截香烟狠狠踩在地上碾灭,呵呵笑着对我说,“兄弟啊,哥也不瞒你,这次我们来t市执行任务,还真是和你们沙山女监有关系!”

    “哦,大哥,这是怎么话儿说的?你们军队上的任务,和咱们沙山女监有关系?”

    我装出一脸懵逼的样子,“哥,你不是开玩笑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