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 阴谋,初见端倪
    推脱了几次三番,我们终于‘盛情难却’,随同对方上了第一辆小轿车。

    那女的十分亲热地拉着墨芷舞坐在后排,男人开车,我只能坐在副驾驶位置。

    对方原来的司机,名叫石头满脸横肉的家伙,则跑过去开着芷舞的小轿车,跟在我们后方。

    车队,再次启程。

    “妹子,你保养的真好,这么漂亮,我家大兄弟可真有福气…啧啧,我要是个男的啊,指定也会爱上你呢…”

    女人喋喋不休搭着闲腔,开始没话找话。

    “妹子做什么工作的?”

    “我,我在商场卖服装,自己也经营网店卖化妆品…”

    墨芷舞选了一个非常大众化的职业与对方周旋。

    “哟,怪不得呢!”

    这女的一付大惊小怪的样子,“我说妹子的皮肤怎么保养得这么好呢,原来人家是这方面的专家啊…”

    车队渐渐行远,双方越聊越熟络,好像已经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似的。

    而,我和芷舞也失去了打电话给后方的任何机会。

    至少,有些话已经不能明说了!

    我明白,我也许可以冒着风险通过即时通讯工具,比如微讯、企鹅这些东西传达出某些信息,但,这样做的风险太大。

    墨芷舞那里,根本没有机会---那女的恨不能拉着她的手说话,如果墨芷舞掏出手机发信息,我敢肯定,对方绝壁能够做出伸头看你在发什么的举动!

    这帮亡命徒,命都不要,还在乎脸面?

    如果不撕破脸,他们或许还会跟我俩来文的套我们的话。

    反之,要是瞬间闹翻,嘿嘿,一顿全武行直接拿下我们小夫妻,逼迫我俩说出他们想知道的信息,又不是什么天方夜谭的事儿!

    我坐在副驾驶,想着是不是找个机会装作玩手机游戏,将信息发出去。

    可,骂了隔壁的,还没等我下定决心冒险一搏,那男的就借口手机没电了,要走我的电话,装模作样拨了一个无人接听的空号,然后,堂而皇之‘顺手’放到他那一侧车门的抠手位置!

    沃日!

    我心下了然,人家始终在提防着我们呢。

    停了片刻,我十分‘自然’地问那男的要手机,玛德,对方的回答各种无耻。

    “哈哈,现在信号不好,那边没接通…等会儿啊兄弟,我马上还要打!”

    要了两次没要回来,我就知道,绝对不能再要第三次!

    前两次是人情世故,是顺理成章取回自己的东西。

    若是没完没了死乞白赖非要拿回手机,那就显得我‘太不懂事’,连这点儿气量都没有!

    如此一来,我的反常举动,必将引起对方疑心!

    总之,就算我拿回手机,估么着还没等我打开聊天软件或者发送短信息,就该那女人问我要了!

    …

    我们,没有机会的。

    草!

    没想到,他们如此小心谨慎。

    一路上,我忧心忡忡,同时也心存疑虑。

    即便这些家伙可以搞到军装和套牌军车牌照,可,这样一组装扮引人的车队招摇过市,就不怕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么?

    甚至那些省道国道高速路口收费站,是不是会对他们做出特别的检查?

    …

    这几十里山路,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煎熬。

    不过,并没有等得太久,我便了解到,这些家伙邀我上车以及非要和我聊天的目的何在了。

    而且,由此猜测出对方正在进行的惊天阴谋,更是令我大吃一惊!

    寒暄过后,那女的便抛开墨芷舞,转而问起我的一些个人情况,以及在沙山女监里的工作!

    尤其,当我有意‘绘声绘色’描述监狱里的各个监区分布,以及什么等级的女犯关押在哪个监区的时候,特么的,别说女人了,坐在驾驶席上的那个男的,丫开车的速度直接放缓了一半!

    显然,这俩家伙都在支棱着耳朵,听我述说沙山女监的情况!

    这个过程中,对方两人不断将话题往我的工作和沙山女监内的建筑布局方面引,似乎特别喜欢听我‘口若悬河’地瞎逼逼…

    反正,只要我或者墨芷舞一岔开话题,没说几句就会被对方通过各种方式重新扯回来!

    踏马的,我要是还不明白对方究竟对什么感兴趣,哥们不是脑残是什么?

    我已经完全可以断定,这些家伙,这支伪装成军人的凶徒,这是跟沙山女监飙上了啊!

    难道…

    一个令我恐惧之极的念头陡然升起,骂了隔壁的,不会是要劫狱吧?

    不过,这样的想法刚刚出现,便被我毫不犹豫推翻。

    怎么可能呢?

    沙山女监的防卫措施那是杠杠地强悍!

    现在可是国家繁荣昌盛的和平年代,持枪抢劫已经算是很罕见的恶性犯罪案件,要是开着军车劫监狱…沃日,政府肯定会给丫们好好讲讲,‘零落成泥碾作尘’这句诗的新含义。

    他们的意图到底是什么,我是理解不上去了。

    反正,绝壁没好事儿!

    脑海中思绪翻滚,我想不通,究竟这些家伙作死嫌慢没脑仁到什么程度,才会做出这样生孩子没屁眼的傻逼事儿!

    这样的揣测,我连自己都无法说服,又怎么能够和后方汇报?

    但,要不是对沙山女监不利,不是对那里的女囚感兴趣,他们干嘛没完没了问我监狱里的那点儿事儿?

    搜肠刮肚绞尽脑汁,对于‘袭击监狱’这样的惊天阴谋,我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让自己信服的理由。

    整个儿过程中,我被对方反反复复颠来倒去的盘问,搞得心烦意乱,最后不得不用‘困了想睡会儿’的借口来躲清净。

    也许他们觉得从我江枫口中暂时也套不出更多有用的消息吧,见我假寐,便不再聒噪。

    除了那女的还拉着墨芷舞小声问东问西,高个子男人倒是专心开起车来。

    车队前行一个多小时,总算来到第一条省道的岔路口,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收费站。

    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这支神秘‘军队’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任何方面的警惕。

    原因很简单,军车,畅行无阻!

    或许是天色渐晚,这时节也并非国家法定节假日,省道上往来的车辆并不多。

    人们都在匆匆忙忙交钱开车过卡,我们这一路人马,并不像我想象中那样,引起哪怕一辆车司机探头观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