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与魔鬼同行
    见我说得毫无余地,那男人没辙了。

    这家伙嘿嘿干笑着,侧脸,迅捷无比地向身边的女人使了个眼色。

    我不明白,他们干嘛不立即动手干掉我和墨芷舞?

    这样一来,岂不是既简单又省事儿?

    要知道,死人才是最安全的一种形态。

    因为,尸体,绝不会开口说话泄露天机…

    既然我想不通,便懒得再去反复琢磨,索性,老子听听丫们会怎么说!

    “小帅哥,嘻嘻,你火气咋那大呢?”

    那女的显然得到男人某种授意,她向前挪动了两步,离我更近了。

    虽然在军装的掩饰下,对方的身材我看得并不是十分真切,但随着她这么一扭屁股移动步子,我却察觉出,这骚娘们,身材还挺不错的!

    似乎她‘听见’我心底对她‘十分骚’的定语,仿佛为了印证我的判断一样,她猛然挺起胸脯,将自己那双隐藏在军装下面的傲娇,努力在我面前展现着。

    “帅哥~~~”

    好么,声音嗲到快要腻出奶来了。

    “怎么着,你的小女朋友,天天看还看不够吗?你看,姐姐我呢第一次来到t市地界上,对这里的风土人情、山水名胜什么的,全都一无所知啊…”

    “虽然呢,我们这次出任务,时间紧迫没办法四处走走看看,但谁叫人家特别喜欢祖国的大好河山,喜欢了解各地的风土人情呢?所以啊,就算没机会去亲眼目睹那些新奇、有特色的地方,但我还是想知道知道啊…”

    不得不说,这骚婆娘的临场应变能力还真不是盖的。

    三言两语,便对‘邀请我上他们车好好聊聊’的说法,找到一个似乎完全可以说得过去的理由。

    “你看,既然帅哥你也是体制内的人,也算组织上信得过的同志了,军、警一家亲嘛,我们也不是外人…帅哥,你就不想跟姐姐好好聊聊吗?”

    说着,这**还努力眨巴着眼睛,使劲儿挤出一种媚态来。

    也许吧,他们先是确认了我的身份,又‘看出’老子是个心无城府,没有半点儿心机的愣头青,所以说话行事,便少了很多顾忌,开始慢慢显露出本性。

    再加上,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俩家伙非要与我一路同行,而且,似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摆出一付死缠烂打的架势。

    因此,这女人便也不再顾及一个女军人该有的纪律和风骨!

    我暗想,娘的,你就不怕老子看出端倪来吗?

    嘿嘿,也许,人家还真是不怕!

    他们希望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东西,眼下虽然还不清楚,但,我心中却十分肯定,他们邀我‘一路畅聊’之后,我和墨芷舞的生命轨迹,也就到走头儿了!

    “帅哥~~~”

    这女人看我还在犹豫,再次运用她那种令我肉麻,浑身上下瞬间便能长出百十斤鸡皮疙瘩的腔调,继续魅惑我。

    “唉,这一路上,姐姐都快闷死了,你可不知道啊,我们这位队长,就是闷葫芦一个,根本不懂得和人家交流心声…现在遇到你们俩,我想着,总算可以有个人好好说说话了呢…来嘛~~~”

    沃日,特么的,我怎么就遍体恶寒,有种青楼老鸨儿推着红姑娘,四处招徕嫖客的赶脚呢?

    你妹的,看来对方这种‘盛情邀请’,我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啊!

    也许,人家根本就没有在意是不是暴露了冒牌军人的身份,他们只是想和我江枫,‘好好聊聊’罢了!

    可,到底这俩家伙想从我身上得到些什么信息呢?

    我一个地方监狱的小小狱警,又和这些穷凶极恶的凶徒有什么可聊的?

    他们所要谋划的惊天阴谋,究竟是关于哪方面的?

    我百思不得其解!

    “这…”

    想了想,我装作一付浪荡登徒子被女人诱惑,有点儿心动,却又怕自己老婆吃醋的样子,侧头瞥了墨芷舞一眼。

    那意思仿佛是在告诉对方,我江枫倒是可以和姐姐你好好亲近亲近,但我老婆这边,可不好交代了…

    “枫啊,咱自己有车呢,干嘛非要去和他们挤在一起?再说了,你坐上他们的车,我又怎么办啊?”

    墨芷舞十分配合地开口反对,同时呲着小虎牙,满面警惕之色。

    她的表现恰到好处,惟妙惟肖。

    并非那种因为怀疑对方身份而心生疑窦,而是做出一付担心我被别的女人勾引的小家子气…

    特么的,真不愧是我江枫的最佳搭档!

    哎,娘的,我要是真的能娶了芷舞当老婆,那该是一幅何等琴瑟和谐的画面…

    听了墨芷舞的话,那女人笑得更加灿烂了。

    “妹子,你是担心了吧?你看啊,我们可是正规军,都是合法人民子弟兵,怎么可能欺负你们呢?要是不放心你家老公,那妹子一起来啊,嘻嘻,我看着妹子就觉得亲切,咱姐俩正好一切唠唠嗑…至于你们的车嘛,找个人开走不就得了?”

    说着,她一挥手,“石头,你下来,一会儿,老…哦,队长亲自开车,你就负责把这两位好朋友的车开上,跟着咱们一起走就是。”

    她还不断凿巴,企图自圆其说,“妹子,你看啊,我们反正去的都是t市方向,总不成害怕姐拐走你的车子吧?嘻嘻,大家坐到一起,既能说说话,自己还不用开车,同时休息休息养养精神头儿,多好!”

    我心中各种冷笑。

    麻痹的,你的表演,比起我和墨芷舞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狱里!

    都在演戏,演技,咋就差别那么大呢?

    还正规军,还合法人民子弟兵!

    行伍军人,有这么说自己的吗?

    人民解放军,需要冠以‘合法’两个字?

    开玩笑!

    破绽不要露得太多!

    不过,随着她喋喋不休的一席话,我心中却渐渐转了念头。

    既然怎么也躲不开,索性了,我们就上她的车又能怎样?

    左右伸脖子一刀缩脑袋还是一刀,既然都是死,多斡旋一些时间,可能反倒能争取到一线生机呢?

    更何况,我也想听听,他们究竟想和我唠点儿什么嗑!

    此刻,我又产生了另外一种念头,她既然不厌其烦和我们没完没了扯犊子,那是不是反倒说明了,现在,对方并没有想着立即干掉我俩?

    心中的疑虑,总归需要一个突破口!

    和他们同车,与魔鬼同行,说不定倒是一个好途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