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特么直接就动了杀心啊
    ps:说两句,本书网易云阅读首发,请兄弟们支持正版,作者天天辛苦码字不容易,要靠写书吃饭的,看盗版的朋友…拜谢了!

    另外,当前这个局马上将会和前面的伏笔呼应上,大家可以猜猜,对应的是哪个坑?

    关于冒充军队这段剧情,是根据现实中的案件实例改编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千度搜一下“山东冒充军人”…

    ***

    我强行稳住心神,因为我知道,如果对方军车里满满当当全都装载着凶徒,那么,就凭我和墨芷舞,想要和人家动手,边儿都沾不上!

    出手反抗,只会死得更快。

    这时候,我已经没心情再去探究对方的来历和意图,双眼快速向盘山路两边扫过,开始寻找逃亡的路线。

    这种盘山路,一侧是峭壁山体,一侧是杂草陡坡。

    我注意到,这一段山路附近,坡度非常陡峭。

    目测之下,只怕要超过75度?

    在大学时,我上过野外求生训练的课外班,当时教练说过一段话:坡度小于三十度,有伤无死,超过三十度小于六十度,生死各半。

    而若是超过六十度,还非要顺坡向下滑,那即便是保护措施完备的滑沙滑草游乐项目,一般人也会直接造成重伤。

    到了七十五度…死就一个字,不带说两次!

    我倒吸一口冷气!

    看来,想要顺着山坡逃生这条路,算是直接堵死掉…

    哎,只能随机应变,或者,听天由命赌运气了!

    勉强沉住气,我将沙山女监实习狱警的工作证递给对方。

    同时,气沉丹田,不着痕迹地捏了捏墨芷舞的小手。

    那是在告诉她,随时要应付对方的暴起发难!

    我的神态看不出任何不妥来,该紧张的地方,表现得恰到好处。

    而,一股自以为是,老天最大我老二,我这个年纪的青年人最容易犯的毛病,也十分贴切地显现在身上。

    我表现得各种不情不愿,似乎迫于对方的威慑,不得不递过去证件。

    但又好像心中存有一百万个不服气,非要在女朋友面前证明一下,自己其实不是菜,老子不怕当兵的…

    我觉得,这一刻,哥们也算是影帝级别了。

    只是,事实上,我的心情,却已经降到冰点以下…

    甚至有一种感觉,寒武纪的冷冽寒冬,再次回归降临到我江枫的心坎里。

    我特意将证件交给那个女的,甚至狠狠瞪了另外那男人一眼。

    我看出,起码这两人之中,男为主女为辅。

    因此那个女的看完,必然还会转给男人查验…

    这样一来,无形中也给我和墨芷舞增加了稍微充裕的应变时间。

    不过,令我完全没想到的是,女人接过证件看了一眼之后…

    忽然,脸色大变!

    “老大…队长,你看看这个…”

    她迅疾无比地将我的证件塞到男人手中,而自己的面色,却忽然凝重起来。

    我,懵逼了。

    女监狱警的警官证很了不起吗?

    如果他们真的是军人,会在乎一个小小实习狱警的证件?

    进一步讲,正因为他们冒牌的军人的身份,才会更加不计后果胆大妄为!

    这些家伙胆敢搞出恁大阵仗,不怕犯下滔天大罪,难道还会在乎一个小小狱警和其女友的生死么?

    我,想不通…

    接下来的一幕,更令我心中莫名其妙。

    那个男人先是皱起眉头,似乎对女人的失态很不满意。

    但,当他接过我的证件仔细观看…

    妹的!

    丫的脸色,变化得比身边女人,还要剧烈!

    我心念一动,故意大声说,“哼,怎么样,哥们是不是也不含糊?我是司法警察,说起来不见得比你们大头兵差多少!”

    不管怎样,我‘符合’自己身份的态度,可以有!

    而且,我还得装作没有看穿他们破绽的神情,这样,才能多少麻痹对方,为自己和墨芷舞挣得一线生机。

    “司法警?狱警?”

    那个男人反复看着我的警官证。

    “小伙子,我问你一句啊…”

    他的面色开始缓和下来,变得和蔼可亲。

    “按说你是一个男的,怎么会在沙山女监工作呢?你这警官证,该不会是假的吧…”

    假?

    假你麻痹啊!

    你们是一些披着羊皮凶狠残暴的恶狼,你就认为别人也和尔等一样,都是大骗子吗?

    我顿时‘怒气丛生’!

    “我去!!!”

    我瞪了对方一眼,“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是男的,就不能在沙山女监当狱警么?什么逻辑?嘿嘿,怎么着,要不你打电话问问,看看我们沙山女监,到底有没有我江枫这一号!”

    说着,我双手抱怀,面露瘟色。

    这时候,那个女的忽然凑到男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对方一愣,问了一句,“真的有个男狱警?”

    女人点点头,表情十分肯定的样子。

    于是,那男的神态再一次变化,从和蔼可亲,直接升级为---热情洋溢!

    “卧槽,哈哈,老弟啊,你别嫌哥说话糙…咱大头兵都这德性,哈哈,我是个粗人,兄弟别在意啊!”

    我点点头,面色也缓和下来。

    同时,心中暗骂,你丫粗,粗个几把!

    估计你那玩意,外强中干,比牙签粗不了多少。

    这小子更高兴了,就好像自己今儿个新婚似的,各种开心。

    “巧了,我们也是去…呵呵,这样,我和兄弟一见…那个,一见如故,不如来我们车上,一起好好聊聊?”

    来了吧!

    我心中冷哂,娘的,跟你聊,聊啥?

    聊星星月亮吴刚嫦娥,还是谈谈人生大道理?

    嘿嘿,你们这是想要下手了吧!

    “别了!”

    我淡然地说道,“老哥既然有任务在身,你们还是赶快去干革命工作吧,我们俩呢…嘿嘿,继续野战的干活…”

    我的表情松弛下了,神态,也显得自然许多。

    俨然一副刚刚松了一口气,便又开始嘚瑟的倒霉样。

    “这个…”

    那家伙没话说了。

    的确,他们不是出任务嘛,怎么还有闲工夫和我们瞎掰扯呢?

    虽然我的心中充满疑问,尤其是当对方看到我的证件之后,不但没有按照我预想的那样杀人灭口,相反,却盛情邀请我和他们同行…

    难道说,丫们转性了不成?

    事实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心中认定,这伙儿人依然没有想着放过我们,他们还是要,杀人灭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