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我可能遇到一支假军队
    这真是的…

    芷舞啊,你知不知道,哥真不是柳下惠…

    伴随着她扭动不停,我的双手不自觉地从芷舞腋下穿过,轻抚在那两团缥缈峰之巅。

    嘤咛一声,芷舞再次仰身倒进我怀里,浑身上下抖动得更厉害了。

    我,真可谓“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试问,箭在弦上该怎么办?

    发啊,还等什么?

    愣鸡毛啊!

    我好像忽然忘记了刚才那些信誓旦旦的语言,也似乎舍弃了内心所要坚持的某些东西。

    哎,兄弟我以及我的小兄弟,真的已经忍得太辛苦了。

    一甩手,我五指收紧,开始发力。

    而芷舞却忽然睁开媚得能滴出炼乳来的双眼,含情脉脉却十分勇敢地迎着我的目光…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这一刻,我觉得,哥们便能够能主我和芷舞两人的‘沉浮’。

    “滴~~~滴~~~”

    远处,猛然传来两声汽车喇叭声。

    就宛若煮米饭时已经加了水,开了火,眼看就要上笼的那一刻,忽然被告知停了煤气一样,我和芷舞立马灭火了。

    随着道道车灯闪烁,很快,竟然开过来一溜五六辆车组成的车队!

    就像做了亏心事儿被人捉奸似的,我和墨芷舞同时迅速弹开,手忙脚乱整顿衣衫。

    天色还没有完全暗淡下来,通过后视镜,我看到这些车辆…似乎有些奇怪啊!

    按说,那组院落所在的这片青山绿水,并非已经被开发出来的旅游点。

    而我们此刻所在的盘山公路,也不是什么省道国道之类的交通主干路,不管是来时还是离去,我们所遇到的车辆,用十根手指计数都用不了。

    可,天色将晚,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一组车队呢?

    尤其是,除了当先的两辆小轿车之外,其他四辆车,竟然都是那种披着草绿色大篷的卡车。

    纳闷之间,墨芷舞轻轻扯了扯我的手,“枫,有古怪,好像是军车!”

    我一愣,回头仔细观瞧,果然,越看越像。

    “不过,又似乎不是啊…”

    芷舞喃喃自语,“军车出任务,编队不会是这样的!”

    我并不知道部队行军时,车辆应该是怎样一种编队模式,但既然墨芷舞能够看出蹊跷处,那一定说明这里面有古怪。

    “要不要拦住?”

    “胡说什么,疯了吗你?”

    墨芷舞瞪了我一眼,“我还不能确定…不过如果真是军车,尤其在出任务的时候,你敢拦人家,说不定对方就能开枪崩了你!”

    好么,顿时,我浑身一激灵!

    “我们不要动,等着他们过去。”

    我点点头,想了一下,对墨芷舞轻言两句。

    几秒钟之后,我们从轿车上下来,靠在轿车侧边,相拥在一起。

    就像两个热恋中的情侣。

    “还有二十多米。”

    芷舞在我耳边轻声说。

    以我们现在我的位置,我是背向那组车队,墨芷舞倒是看得清清楚楚。

    “嗯,沉住气。”

    我心头迅速盘算着,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现在可是和平年代,在政府如此严格的监管下,绝对不可能有任何势力敢假冒军车!

    就算有个别作死嫌慢的团伙,冒充军方作案,但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声势!

    六辆车,四辆军用大卡…

    要是地下势力真的有如此能量,我特么的,也去混黑好了!

    绝壁不能够!

    没来由的,我的神经有些紧张,甚至出现心跳加速的状况。

    真是没法说,这段时间,真尼玛放个屁都能蹦出屎来!

    怎么走哪儿哪有事儿,而且处处都能扯上我江枫呢?

    脑子迅速转动,我轻声对芷舞耳语,“如果他们不停留,我们不要有任何动作,仔细观察一下车辆的细部特征,尤其注意车牌号…然后立即向上级汇报,争取在前方设临时关卡盘查!”

    我清楚得紧,要想前往那片隐秘的院落,这条盘山路是唯一途径。

    而,在我们已经驶过的来路上,每隔一段便有一个和省道、市道相交的岔路口。

    可能这组车队便是从某条省道上过来的。

    相对有利的是,从现在的位置回去t市,却只有这一条盘山路,中间不再有分叉。

    我心中已经大致盘算出,这段盘山路大约还有四五十公里的路程才会出现岔道,而那个岔道处,正好连接一条省道。

    也就是说,只要能够抢在车队抵达岔道口之前设卡,那这组车队的来历,分分钟便能查得一清二白。

    “还有,如果他们停下来盘问我们,那…”

    我沉吟一下又道,“给对方看我的证件,你不要亮出身份!”

    “好!”

    墨芷舞并没有问我为什么这样安排,只是轻轻动了动臻首,表示同意。

    二十多米的距离,对车队来说根本不叫事儿,很快,对方掠到我们近前。

    我能感觉到怀里芷舞的娇躯,也多少有些颤抖。

    显然,她和我一样紧张。

    我双手用力,紧了紧她的娇躯,“没事儿,有我呢!”

    “吱~~~”

    轮胎在夯实的土路上强烈摩擦,没想到,对方还真的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

    几秒钟后,蹭,从第一辆小轿车上跳下两个人,他们向我俩的位置走近几步,开口说话。

    “喂,小两口,请问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我一愣,特么这是怎么问话呢?

    而且还是一个女声!

    这山、这水是你家开的啊,我们咋就不能出现在此地呢?

    不过,经过这些日子的配合,我和墨芷舞之间已经有了相当的默契。

    就像两只忽然被惊吓到的小兔子,我们俩瞬间分开!

    我将芷舞拉倒身后,满面警惕地看着来人。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我面露惊慌,装得那叫一个像。

    正面相对,我这才看到,站在我面前的是两名很‘奇特’的人。

    他们身上穿着军装,以我的眼力,看不出是什么部队,甚至我都不知道从哪里能看到部队番号。

    但,有一个细节,却令我更加满腹狐疑。

    对方是一男一女两人,都长得身材高挑,面貌呢,说不上凶恶,但也绝非善类。

    令我心生疑惑的是,他们的脚上并没有穿部队上专门配给的解放鞋或者大头皮鞋,甚至于,那女的所穿的凉皮鞋,还带着半高跟!

    和墨芷舞不动声色交换了一下眼神,我一付很害怕的样子,再次开口问,“我们是来打野战…不,来,来度假的男女朋友,你们,你们是军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