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车好像震动了…
    ps: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哈...

    ***

    此刻,我们的车正停在群山环绕的盘山路边。

    举目望去,峰峦翠柏,风景宜人。

    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似乎整个儿山野之间、苍穹之内只有我和墨芷舞两个人。

    她的热吻和风姿卓绝的动人娇躯,使得我就像一个被遥控器按钮控制住的玩偶一样,立马丧失了思维能力。

    我的身体,瞬间顿住,变得如一杆标枪般,紧紧绷起。

    对于芷舞的柔美身体,我可以说已经相当熟悉了。

    多少次,我都以绝大的无上毅力,才能脱开她主动投怀送抱的诱惑。

    因为我总有一种感觉,墨芷舞或许很难属于我!

    这并非单纯指对她身体的占有,而是说我和她厮守终生的长久情怀。

    那个墨芷舞从小青梅竹马,被长辈们定下终身大事的娘娘腔戴小山,就像是横亘在我俩之间,一道迈不过去的山岭。

    尽管,这座小山头的卖相实在不咋地。

    被她香吻完全堵住嘴,我差点不能呼吸。

    胸腹之间,似乎燃起一团熊熊烈焰,烧得我口干舌燥起来。

    “唔~~~”

    死妮子战栗着低唱着,她的鲜活身体,在我怀里抖个不停。

    我的手,鬼使神差一般探出,自然而顺畅。

    就像,就像那几天晚上,我搂着她入梦时的习惯动作一样。

    我,已经如饮醇醪,不觉自醉了…

    “要我,要了我好吗,和我做你对郝茹做过的事儿…”

    芷舞呢喃着,她紧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不断抖动,好像不敢看我的脸。

    而我,几乎已经把持不住…

    可,当我听到芷舞口中喊出郝茹两个字,我脑子瞬间生出一丝清明。

    “别~~~”

    我心头一惊,奋力推开她。

    唉,昨晚,我是怎么和茹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

    这才过了多久,难道我江枫就已经抛在脑后了么?

    虽然我心中很清楚,自己终究有一天会离开郝茹,寻找属于我的幸福和爱侣,但,那也不该这么快啊!

    这情形有些…可笑以及可悲。

    想起我和茹姐的第一次,那天,因为她不自觉喊出“枫啊~~~”这样的呼唤,我想到了墨芷舞,从而将她推开。

    现在呢,正好反过来。

    由于芷舞不自觉地拿自己和郝茹相比,却又勾起我心中对郝茹的愧疚之情。

    但最为关键的一点,我自己心知肚明。

    我不想,更不能再次祸害一个好女孩了!

    既然不能有结果,为何非要要了人家呢?

    骂了隔壁的,难道自己的欲壑难填,就那么无可控制吗?

    这个,我真几把恨自己花心啊!

    猛地一掐大腿,钻心的疼痛令我的头脑瞬间清醒起来。

    捉住她眼看着就要钻进我衣服里的小手,我低声咆哮着,“呼~~~不行,芷舞,不行!”

    “你,枫啊,你踏马的还是个爷们儿嘛!”

    墨芷舞怒了,怒极而泣!

    “呜呜呜,我墨芷舞真是个傻瓜,我哪里比不上她郝茹?你说,你给我说清楚啊!”

    她抬起泪眼婆娑的脸,就像母狼一样恶狠狠瞪着我,流着泪惨笑道,“枫,你是不是觉得我墨芷舞是个贱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对你投怀送抱?”

    “我没有…”

    “还说没有!”

    她嘤嘤地哭出了声,“哼~~~嗯嗯嗯~~,不是觉得我下贱,那就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对吧?我长得比郝茹丑,还是我没有她明白事理?你说,你倒是给我说!”

    哭喊着,墨芷舞狠狠地拧上我的胸口,大腿还有胳膊!

    反正,只要她的手碰到哪里,我的肌肤就逃不过一片青紫!

    这次,是真的疼。

    我各种疵牙咧嘴,却强忍住不喊出声。

    好半天,她掐累了,哭累了,头枕在我的胸口,默默抽泣。

    “芷舞,哎,傻丫头,你这是何苦呢?”

    我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发丝,“知不知道,正因为太在乎你,我才更不能要了你啊…”

    “唉~~~”

    我狠狠地叹息一声,“芷舞,我和你…我们没有未来的。”

    “我不管!”

    墨芷舞仰起俏脸,满满都是不讲道理的样子。

    “我才不在乎有没有未来呢,再说了,我的生活,我的人生,别人也左右不了!”

    狠狠一口咬在我的胸大肌上,她含糊不清地呢喃着,“是不是觉得我们认识不到二十天,所以你觉得太快了是吧?”

    “哼,那你自己说,你和郝茹认识有多久?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多,还是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更长?”

    “从小到大,那么多优秀的男孩子追求我,可我连手都没有让别人拉过…包括那个戴小山!”

    “我曾经告诉过自己,等不到心爱的男人,我墨芷舞哪怕终老一生也绝不委屈了自己,可要是遇到了,哪怕相处只有一天,我也会将自己交给对方!”

    “枫啊,我就是看上你了,我,人家真的太在乎你了。”

    …

    听着芷舞近乎梦魇般的倾诉,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接她的话。

    没错,以墨芷舞的性格,她的确能够做出这样出人意表的疯狂举动。

    可,就因为她这样狂热,我便同意她了么?

    唉,真的不是我江枫端架子装逼,我有那资格吗?

    说起来,我的身份、家世、工作,比起芷舞丫头差远了啊!

    完全就是不可同日而语。

    也许正因为我们之间如天堑般的巨大差距,我才更要为她的幸福负责。

    我和林芬相恋两年多,最终都没能厮守终生,我又能对芷舞承诺什么呢?

    总不能要求芷舞和郝茹一样,做我江枫背后的女人吧?

    茹姐,她和我之间各有优劣,所以相对而言,我接受起来也更坦然。但,墨芷舞呢?我根本想不到自己有哪点儿能配得上人家的地方啊!

    唉…

    我一声叹息。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窗外的天色迅速暗淡下来,我轻轻亲吻着芷舞那珠圆玉润的精致耳垂,轻声说道,“再给我点儿时间好吗?等我这次处理完家里的事儿,我一定会给你个最终答复!”

    “哼,不是最终答复,是你回来之后就要和我那样…”

    “哪样啊?”

    我装傻。

    “讨厌啊你!”

    墨芷舞跺着脚,小轿车跟着晃动起来,仿佛,我们俩正在车上做一些能引起震动的事儿。

    “那样就是那样!你和别人怎么好的,就要加倍对我,我不管!”

    她的娇躯,再次火热起来,在我怀里不断扭动。

    娘的,忽然之间,我感觉到自己某些地方,怒龙猛地抬头,眼看就要腾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