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要了我吧…
    看着他,我无言以对。

    心中苦笑,迎风大哥,你让我怎么回答你?

    我特么连这项任务是什么都不知道,我该说‘行’,还是‘不行’呢?

    再说了,经历这许多事儿,我已经不想过多介入一些对我来说,完全是神秘莫测、充满危险或者刺激的未知领域了。

    借用看到过的一句话,不想总让自己置身于那种神经高度紧张,连**都得提着警惕,防备有人扔砖头砸玻璃的心态里。

    这一个多月来,我江枫经历的事儿还少吗?

    哪一件拿出来说,难道不是能让普通吃瓜群众掉落一地眼球的吗?

    所以,真心说,我不愿意。

    可,面对一个垂死之人,面对一个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连病痛和生死都在所不惜的英雄,特么的,我怎么能忍心说出拒绝的话?

    沉默着,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唉,我知道现在让你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的确有些为难你,这样吧…”

    第五迎风转向墨芷舞说道,“芷舞,找机会和江枫稍微透露一些可以说的内容,让他心里提前进行储备…”

    转过脸,他看着我正色道,“我还是会让第一人选做好接手准备,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们俩都不能尽早完成任务,江枫,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帮我这个忙!”

    想了想,他又说,“当然,你本身应该是体系里的人吧,因此,基本的保密意识我想你应该具备…作为回报,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保证,无论什么,只要组织上能够做到,都会答应你!”

    我,心情更加沉重起来。

    这该是何等重要严肃的任务啊!

    竟然能够令第五迎风对我做出这样的承诺来。

    “好!”

    终于,我咬紧牙关,点点头回答,“我先听听是什么情况,如果能帮上忙,我江枫一定义不容辞!”

    “好,好…”

    第五迎风笑了,“芷舞啊,能不能再允许我抽根烟?哎~~~你别抢我烟盒啊…”

    墨芷舞没有为我介绍除了第五迎风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事实上,即便是迎风大哥,她也只是告诉我一个‘顶级行为心理学专家’的名头而已。

    他们的身份,在我眼中就是一个个谜团。

    从这里出来,我长长呼出一口气。

    也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感觉,总觉得,以我江枫的身份,呆在这种地方,还真的多少有些压抑。

    事实上,我对自己的发展,今后人生道路的设定,早已有了想法。

    我的性格,我的为人处世方式,以及我心底对于干事业的初衷,都不适合做这种保密性极高的工作。

    我,只想做一个平平常常的人,简简单单渡过生命历程。

    只是,现在看来,从我来到沙山女监那一天起,我似乎已经命中注定,难以‘平凡’地生活了。

    “你明天要回老家了?”

    开着车,墨芷舞轻声问我。

    似乎经过这次和第五迎风的对话,墨芷舞对我的态度有所缓和。

    尽管刚才当着‘外人’的面,她一直为我开口说话,力挺我,但我心中清楚,墨芷舞的内心之中,还是有着太多难以释怀的情愫…

    不过,现在她似乎好一点儿了。

    “嗯,是,明天下午的飞机,先到省城,当天坐长途车去县里。”

    我回答道,“家里出了点儿事儿,我要回去处理一下!”

    我说的看似轻描淡写,但敏感的芷舞还是从我的行程安排和话中内容判断出,我家中的状况,似乎并非小事儿!

    她开口问,“是不是有些难办?要不要我和你回去一趟!”

    芷舞能说出这样的话,我真的没有料到。

    这些天相处下来,我已经知道芷舞很忙,来历神秘、身份多重。

    她要是不忙碌才怪呢!

    何况,一路上她已经简单和我介绍了目前公安部门,对于14.15大案,以及悬赏杀人网站的侦破情况。

    这些天来,她几乎没有哪天睡觉超过四个小时。

    真不知道,在芷舞曼妙柔弱的身躯里,究竟还蕴藏了多大的力量!

    我已经了解到,悬赏杀人网站算是基本被一举破获。

    他们在t市的窝点直接被端掉,散布在京城和神州其他地方的人员以及服务器啥的,全部拔除,唯一漏网的只有那个幕后主使!

    不过,令我多少有些沮丧的是,这些被抓到的家伙,没人知道幕后主使的真实身份。

    而那些悬赏买命的雇主,他们在网站上只是一些代号而已,也许只有那个幕后主使才知道这些雇主的身份吧。

    甚至,我猜想,那个幕后主使也不见得真的知道这些花钱买命的雇主,都特么是些什么牛鬼蛇神。

    娘的,只要雇主给钱,杀人网站的主使才不管对方究竟是何方妖孽呢,对吧!

    这只不过是钱财和生命的交易罢了,别的,无关紧要。

    最关键的两名罪魁祸首是谁没有挖出,这消息令我万分怅然。

    好在悬赏杀人网算是连锅端掉,没了可靠的人手替那个幕后主使居中经办,恐怕他相当一段时间不会再兴风作浪。

    而那个一直想要置我于死地的幕后黑手,如果他不能那么容易找到好身手的职业杀手,应该也不可能再随便对我下黑手吧…

    或许,丫对付我的计划,要变一变了…

    胡思乱想间,我顺口回答墨芷舞的话,“芷舞,不用了,你忙你的,我自己能处理!”

    没想到,我这句很平常的话却令墨芷舞立马不开心,“哼,是不是带我回去给你丢人了?还是你江枫根本就不把我墨芷舞放在心里…哼,你是想带郝茹回去吧!”

    听了这句话,我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说陷入热恋中的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动物呢?

    “没有,怎么可能呢…”

    “那干嘛我不能跟你一起回去?”

    墨芷舞索性停下车,靠在路边,对我不依不饶起来。

    “真的不是,你这么忙,为了我的私事…”

    “你还说!那郝茹就不用上班了?她还有孩子要照料对不对?”

    我也是醉了,哥哥我啥时候说要带郝茹回去的话呢?

    这都哪儿跟哪儿呢?

    “唔~~~”

    忽然,墨芷舞一下扑了过来,火热的身躯撞进我的怀里,娇艳欲滴的双唇狠狠吻在我的嘴上。

    “枫啊,要了我吧,我,我好担心会失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