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特殊的考核
    “考他?”

    第五大哥一愣,然后转向墨芷舞问道,“你是说…”

    “嗯,没错,就是上次我和你们说起的那件事儿,我觉得江枫倒是一个挺合适的…”

    她没有说完,但我却能够猜到,墨芷舞后面的词应该是‘人选’两个字!

    难道说,她之前来这里,已经和第五大哥这些人说过我么?

    或者,她们正在寻找一个特别的人,为她们做某件特殊的事儿?

    我愈发忐忑不宁。

    “他好像差点儿事儿啊!”

    第五大哥皱起眉头,似乎对我刚才的表现多少有些不满意!

    “第五哥~~~”

    墨芷舞不乐意了,“你当人家和你们一样经过特殊严苛的训练啊,江枫他只不过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好不好!”

    “嘿嘿,女生外向,女生外向啊!”

    第五大哥连忙拦住墨芷舞喋喋不休,企图为我出头的言语。

    看来,墨芷舞在他们这些人心中,也是备受宠爱的。

    “这小子学过心理学吧,有点儿基础,不过,火候还差得远!”

    第五大哥转头看看我,又仔仔细细上下打量一番。

    我暗想,他怎么会知道我学过心理学呢?

    哦,是了,一定是墨芷舞告诉过他我的一些情况吧。

    “你是不是好奇我怎么会知道你学过心理学?呵呵,以为芷舞这丫头告诉我的么?”

    没想到,我心中的想法再一次被第五大哥看穿了。

    “这个,嘿嘿…”

    “我跟你说,我第五迎风看人,从来不需要别人介绍什么情况!”

    一股傲惭天宇的豪情,瞬间从第五迎风身上迸发而出。

    我咋觉得,连苍穹神明在他面前,都会觉得自愧不如呢?

    “江枫,你和墨芷舞应该是很朦胧,不,呵呵比朦胧更进一步的关系,而且,你们还没有那样过…”

    “第五哥~~~讨厌啊你!”

    墨芷舞不依了,而我也顿时红了脸膛。

    “好好,不说你们!”

    第五迎风立马投降。

    “江枫这小子呢,应该系统学习过心理学的入门知识,只不过没有得到太多历练的机会,而且对于更高深的理论也没有涉猎到。”

    我陡然一惊,娘的,第五迎风简直就是妖孽啊,怎么连这个也能看出来?

    难道他是孙大圣吗?

    各种火眼金睛!

    “如果我没猜错,小江的家庭出身应该比较一般,至多也就是社会底层百姓中间,勉强能够衣食无忧的那类人…”

    “江枫应该练过武术或者散打这些功夫吧?身手似乎还不错!”

    “而且小江的性格有些轻度分裂,大多数时间自负傲气,但某些时候却会自卑和不自信…”

    我彻底傻眼了。

    第五迎风,娘的,他的分析比我自己对自己的认知,似乎还要深刻清晰!

    难道,他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么?

    可,蛔虫也绝不可能对我的性格特点如此洞彻!

    汗如…泉涌!

    恍然之间,我的脖子耳根处,全都布满了汗水。

    “枫啊,别被第五哥瞎咋呼吓到!”

    墨芷舞显然看出我心中的震惊,连忙凑上前来,轻轻握住我的手。

    附耳莺声道,“他可是国内行为心理学最顶级的专家,你比不上他很正常的…”

    哦,我恍然大悟!

    哎,差点没被第五迎风吓死。

    一个人,如果在自己最强悍的领域被人家碾压,那分分钟可以断定,这个人的心智和勇气,将被彻底摧毁!

    别说一时半会儿了,甚至十年八年,一辈子都无法振作起来。

    而,人性心理、犯罪心理这方面的研究,正是我立足扎根在沙山女监,并被监狱高层高看一眼、委以重任的根本原因。

    要不是墨芷舞向我解释第五迎风的身份,我可能还真的从此在心中留下阴影。

    不过,以我江枫的个性,却不是那种束手就擒坐以待毙,任人宰割的主儿!

    虽然我不清楚他第五迎风是如何猜到我那些基本情况的,但我却在心中陡然升起一股豪气。

    我必须,反戈一击!

    激流勇进还是退却,对我来说,根本不需要选择。

    “第五哥,你说了我这么多,我能不能说说你?”

    我屏住呼吸,凝神看着他说道,“我也猜猜你的情况如何?”

    “哈哈,好啊,来吧,我倒是想听听江枫兄弟能从我身上看到些什么?”

    第五迎风谐谑地看着我,似乎对我能看出他哪些情况,已经心知肚明了。

    但,我却知道,他这次一定错了!

    因为,我‘身怀绝技’,嘿嘿,没错,就是他不知道的中医知识!

    我最后的杀手锏!

    其实,我存的心思倒是有些投机取巧。

    因为接下来我的分析,有些并不是单纯从心理学角度,对一个人的性格、过往以及心态的揣测。

    我将要得出的那些结论,其中还包含着中医特殊的观察手段。

    “迎风大哥,你是顶尖的心理学专家,却身患…残疾。”

    说到这个词儿的时候,我心中有些忐忑。

    那啥,当面揭短…也不知道人家第五迎风会不会在意。

    “没事儿,接着说!”

    他倒是毫不在意,大手一挥,示意我不要有任何顾忌。

    “嗯,好。”

    我思索了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按说顶级的心理专家,对于国家来说,都是凤毛麟角的高级人才!因此,你应该被赋予某些特殊使命,做过一些特别的工作。”

    “不错!”

    “而这种工作显然有很大的危险性,这也许是造成迎风大哥双腿残疾的原因。”

    “嗯,继续!”

    “你身负重伤,因此可能已经不适于在一线工作,但你却隐居在这样一个秘密所在,那就说明,你还在继续完成某项任务,或者你的身份十分特殊,并不适合在大庭广众面前随便曝光…”

    “不完全对,不过有几分道理!”他依旧吞云吐雾,不置可否地嘟囔一句。

    “哈,也许,你也和我一样,曾经上过什么暗杀名单吧,所以在这里呆着,一来可以好好休养,并继续完成特殊使命,二来也是对你最佳的保护,对不对?”

    “有点儿意思…嘿嘿,你先说完吧!”

    这次,第五迎风赞许地点点头,不过表情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因为我的分析,与其说是心理学上的判断,不如说是逻辑推理更准确。

    所以,对他来说,能看出这些虽然已经‘还算不错’,但也并没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

    不过,后面的话,我却要让他大吃一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