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如果你想…闯红灯吧!
    第309章 如果你想…闯红灯吧!

    真的舍不得她哭成这个样子,我绞尽脑汁,开始想着用哪些话,可以让这个深爱我的傻女人,能够稍微开心点儿。

    我忍住鼻腔里的那一丝酸楚,神情一本正经。

    这时,茹姐听了我的话,神情似乎稍稍有些开心。

    她接口说道,“嗯,枫啊,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真的像9,一定不是6,一定不会是…”

    哎,我…

    最难消受美人恩!

    “而且什么?你快说啊!”

    我轻轻捧起茹姐梨花带雨的俏脸,“姐,其实2和9,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你想不想听呢?”

    “枫啊…我,我不敢听了。”

    郝茹的神色有些暗淡,但我却相信,自己后面这番话,一定可以令她破涕为笑,生出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苦尽甘来的感觉。

    “你听我说!”

    我用手指挑起她肉感十足的下巴,表情变得十分严肃,甚至,神态多少有些吓人。

    “枫…你?我…”

    郝茹,吓坏了!

    “哈哈,真是傻丫头!”

    我忽然展颜一笑,“你看,2加9是多少?是不是11?”

    “嗯,对的。”

    “在神州古代的成语中,包含两个1字的成语,可都是带着吉祥美满的寓意呢!”

    我不再吓唬她。

    哎,这个可怜的女人,跟着我江枫的这些天,估计担惊受怕的时候,比起她前三十多年加起来,都要多得多!

    真的不忍心再逗她了。

    “一生一世,一心一意,一唱一和,还有…一夫一妻哈哈!”

    “嗯嗯,啊~~~,你,你坏死了!”

    郝茹,果然笑逐颜开!

    而她看向我的目光,更加温婉,充满柔情蜜意!

    我抽冷子擦了一下额角的汗珠,傻姐姐,唉…

    “枫,是不是还有一天一地,一生一死?天地相隔,生死阴阳…唉…”

    笑了一会儿,她忽然又幽幽地问了这么一句。

    顿时,我又见汗了。

    真没想到,茹姐的学功底还挺不错的,张口就是两个成语。

    不过,以我的舌灿莲花,怎么能够让她的质疑得逞呢?

    难道我江枫,一个昂藏七尺的男儿汉,还会让自己的女人,见天的疑神疑鬼、辗转反侧不安心吗?

    “胡说八道!”

    我‘正色’回答,“一天一地,一生一死哪儿是成语啊,再说了,天为乾,地为坤,一公一母,对了,还有这个呢,本来就是美好寓意的,哼,你就知道瞎想!”

    我搜肠刮肚找着说辞。

    “还有,生死轮回,本都是六道中的两种形态,即便一生一死是成语,也是说如果我离开这个世界,我江枫在鬼道里,还会等着你郝茹,爱着你…”

    “别,不许说!”

    郝茹连忙伸手捂住我的嘴,嗔怒道,“胡说什呢,再让你胡说!”

    她探出白嫩的柔夷,轻轻在我脸上拍着,“呸呸呸,让你胡说八道,让你口不择言…”

    “茹姐!”

    我正色道,“我,爱你!”

    这是第一次,我当着她的面说出这三个字!

    瞬间,郝茹泪如雨下。

    “茹姐,你真的是个好女人,在我江枫心里,你已经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

    我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哪怕有朝一日,我们真的‘人鬼情未了’,但我们的心也会永远在一起,在一起!”

    她,再次失声痛哭起来。

    唉,这一晚上,茹姐流下的泪水,恐怕会填满半个西湖了吧…

    有时候,人过度表达情感,也许并不是一个太过美好的事情,毕竟人分“两性”!

    感性和理性!

    总有那么一个时刻,我们都会沉浸在纯感性的爱意中,无法自拔。

    而,却不去管这份爱,是否能够有结果,是否能够承受得起!

    如果千百年后,全社会的生产力,达到完全满足人们的物质要求,世界上不再有贫苦和富贵之分,也许那时候,唯一能让人类生存延续下去的源动力,便只有情感,只有爱了!

    …

    抱着蜷缩在我怀中沉沉睡去的郝茹,我将她轻轻放在床上,点燃一根烟,任烟雾缭绕,任我们的面孔在黑暗中,随着星星点点的火光,一亮一暗,一明一晦。

    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到一双轻柔的小手在拨动着我的眼睑。

    睁开眼,我看到,郝茹的俏脸距离我不过几公分。

    她的眼中,含着深深地眷恋之情。

    “大懒虫,快起来吧,一会儿先送虎子去幼儿园,我今天还要上班呢!”

    “几点了?”

    我嘟囔着,一翻身,抱起郝茹将她压在身下,“大姨夫来了没?”

    “讨厌啊…唔~~~”

    她已经说不出话,被我堵了个严严实实。

    倒霉,我终于没等到大姨夫来接大姨妈。

    也是,大姨妈刚来做客两天,大姨夫还不趁着机会去钓鱼打牌啊?

    “枫啊…如果你真的那么想…要不,要不我们创红灯吧!”

    我的心一哆嗦,我知道,茹姐真的是深爱我的!

    “胡说八道,我江枫从来都遵守交通规则!”

    挺身而起,我开始穿衣服,“茹姐,别说傻话了,咱们,走着!”

    匆匆忙忙吃了几口郝茹早早起来做好的皮蛋粥和小花卷,我抱着睡眼惺忪的虎子,蹿上茹姐的小轿车。

    虎子多少有点儿精神不振,显然昨晚的那些太过凶残的经历,给孩子心中留下了某些阴影。

    我叹了口气,心中暗骂墨擎天。

    草,这个擎天大哥,丫干哈非要做出那么令人接受不了的诡异举动呢?

    逼着虎子打人,这…

    我还想到,虎子亲眼看到我被人用枪指着头,以及我和墨擎天是怎么狠狠教训廖勇这厮的。

    那么,这一切,又会对虎子的心理,产生什么影响呢?

    哎,他还是个五六岁的孩子啊!

    …

    想到这里,我越发体会到茹姐一个人带虎子,是多么不容易的人生历程。

    又当爹又当妈抚养孩子成长,个中艰辛,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虎子,蜀黍给你讲个故事吧…”

    小家伙点点头,却没有像以往那样腻在我怀里,各种撒娇或者嬉闹。

    似乎经过昨晚的一系列意外,虎子的性格,也悄然发生了某些变化。

    我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坏!

    但,我只能,也必须将潜藏在虎子心头的阴影,尽量消除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