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大姨夫咋不来!
    第306章 大姨夫咋不来!

    来到茹姐家,虎子已经在躺在他的小床上沉沉睡去。

    也许是今天受到太多惊吓,郝茹并没有把孩子送回姥姥家,而是留在她身边。

    刚一打开门,茹姐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烈火,猛然扑进我的怀里。

    她疯狂地亲吻着我的脖颈唇颊,眼泪,就像串好的珍珠忽然断了线似的,洒满胸襟。

    “嘿嘿,姐,我这浑身臭汗的…”

    我无奈地抱紧她,感受着她肉嘟嘟丰腴至极的身子在我怀抱中不停战栗。

    “坏蛋,坏啊你….呜呜呜,欺负人家…”

    郝茹失声痛哭起来,好像我真的欺负她了似的。

    “哎,我的好姐姐,你看,怎么着也得让我先洗个澡啊,一会儿,擦香香再好好欺负你啊…”

    我笑着,浑身上下各种舒坦。

    “哼,美得你!”

    郝茹瞬间脸红得就像崔健那首《一块红布》一般,娇羞着推了我一把,“快去洗吧,不过,今天你可得忍着了…”

    “嗯?什么忍着?”

    我有点儿纳闷。

    “哼,人家,人家身上不方便,大姨妈来了!”

    晕死!

    我,深感无奈!

    玛德,大姨夫呢,咋不来赶快把大姨妈叫走?

    洗完澡,坐在沙发上,我将郝茹揽在怀中,亲吻着她光洁无暇的额头。

    “茹姐,说说吧,到底后来怎么回事儿…”

    “那个墨擎天,简直就是个妖孽啊…”

    随着郝茹的叙述,我渐渐对自己罗拉快跑之后发生的事儿有了大致了解。

    我抱头鼠窜,墨擎天立马就像忽然变了个人一样,先是掏出一个什么证件让张岳看了看,然后,那几个民警立马像是面对自己局长一样,恭恭敬敬点头哈腰听从墨擎天的吩咐。

    而,我的擎天大哥所做的第一件事儿,便是一脚将廖勇彻底踢昏死掉。

    紧接着,他先是瞪着虎眼,将几个津津有味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强行留下作为人证,然后掏出电话,竟然赶在第二拨公安干警到来没几分钟,直接叫了一车武警来!

    什么金链牛哥,什么副所长廖勇,统统在警察蜀黍的眼皮子底下,被架上武警的卡车,一溜烟带走了!

    自然,郝茹和虎子,也‘享受’了一次坐武警专车的待遇…

    “嗯…看来我这位擎天大哥,还真不是一般人啊!”

    我沉思着,点点头又问,“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

    郝茹一愣,“然后我们就被送回家了啊!”

    “哦?”

    我倒是有点儿意外,难道郝茹不需要去做一下笔录啥的吗?

    “直接就回家了?”

    看到郝茹点头,我想了想,“擎天大哥有没有说什么话,比如,让我联系他什么的?”

    “这…”

    茹姐回忆半晌,“没有啊…对了,他倒是说了这么一句,说什么江枫这小子表现不错…”

    哎…于是,我苦笑不迭。

    这时候,我似乎明白了,其实墨擎天无论如何也不会开枪当众射杀廖勇的。

    不但自己不会动手,就算我不跑路,他也绝不会允许我动手杀人的!

    但,我就猜不透了,他干哈非要那么做,而且表演得如此逼真?

    娘的,差点就要逼死我啊!

    胡思乱想间,郝茹捅了捅我,轻声说道,“枫啊,我有点儿心神不宁,似乎有件事儿…姐好害怕啊!”

    “嗯?怎么了?大金链子一伙儿还敢没完没了么?”

    我心中一紧,难道说廖勇或者金链牛哥这些小角色,还要对茹姐不利么?

    看到我面色严肃起来,郝茹连忙抱着我,将我的手放到她那双丰满上。

    “枫啊,不是的,你想歪了。我是觉得,那个墨擎天跟我提过,说虎子应该受到更好教育这样的话,我不知道他究竟什么意思?心里有点儿慌…”

    嘶~~~

    我猛地吸了一口凉气。

    一瞬间,我明白了,茹姐的担心,从何而来。

    还别说,从晚上墨擎天对虎子的‘赏识’来看,卯不准这家伙就要打孩子的‘歪’主意。

    可,像虎子这样一个五六岁的孩童,又能对墨擎天起什么作用呢?

    能给他带来怎样的助力?

    不能够啊!

    我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要是说墨擎天只是单纯为了培养虎子,让他成为一个对民族、对国家有益的人才,我却更不相信。

    倒不是说墨擎天有什么龌龊心思,而是我十分清楚,像他那样身份神秘,神出鬼没的主儿,见天忙得跟旋转木马似的,他要是有时间教导虎子,鬼才信呢!

    “没事儿!”

    我斟酌着用词,“茹姐,不管怎么说,虎子肯定要留在你身边,咱们一起抚养他长大成人…至于墨擎天的话么,我回头找他一趟,嘿嘿,有些事儿啊,我还真要当面问他个所以然来!”

    对于墨擎天今晚的做法,说实话,我内心怎么可能没有想法呢!

    我特么几次都差点被他吓尿了,甚至于被逼得带着枪‘亡命天涯’,这个擎天大哥,丫做事儿也太奇葩了吧!

    不管你墨擎天是什么目的,这样办事儿,可是太过分了!

    正在安慰茹姐,我的电话却非常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哎,这一来,我的手迫不得已从某些山峦高岗之上移开,去接通那可恶的电话。

    看到来电号码,我笑了,不过却是那种无奈的笑,甚至透着一丝冷意。

    是墨芷舞打来的!

    我和芷舞,除了最后的堡垒,也算差不多袒呈相见了,但对于这个丫头,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定位她!

    从感情上,她似乎比岚澜和郝茹都要和我靠得更近,但从理智上,她和林芬、程瑶馨一样,终究不可能属于我!

    虽然芷舞几次表示,她会陪着我到海枯石烂,但,哎,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看到她的电话,我有些不快的缘由,是因为,今晚墨擎天的作为,多少让我有些迁怒到他这个妹子头上。

    因此,接通电话之前,我心中便带着些许怒气。

    “芷舞,这么晚了,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真是难得啊!”

    我的声音显得各种阴阳怪气!

    “喂,枫啊,你这是咋啦,不会好好说话啊!”

    “哦…”

    瞬间,我也觉得自己刚才的态度有问题,毕竟,墨芷舞对我一往情深,我真不该不分好歹。

    “抱歉,我今天心情不太好…”

    “嗯,今晚发生的事儿我都知道了,我哥…丫就一混蛋!”

    墨芷舞就像一头发怒的小母豹子,在电话里大声叫了起来,“枫啊,等我回头找机会给你出气!”

    我,“...”

    “你现在在哪儿呢,来找我吧,人家,人家想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