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就地正法,怎么样!
    第302章 就地正法,怎么样!

    死死盯着廖勇的动作,我的脑海中闪过许多人,几多画面。

    有外祖父背着竹筐,带着我在山野间采草药的背影,有父亲送我去火车站,一件一件从窗口给我递上包裹后,满是汗水的脸庞。

    也有林芬蜷缩在我怀中瑟瑟哭泣,岚澜在我的冲击下婉转承欢…

    我明白,这是人之将死,在生命最后的瞬间,神经元被强烈刺激后,下意识的兴奋反应!

    我等着,等着死亡到来的那一刻!

    只是,我并没有听到枪响,没有感到头颅被炸出一个大窟窿的疼痛,甚至没有从咬在我口中,那冰冷的枪膛上,感受到任何一丝异状。

    恍然…

    难道我在做梦?

    这一切,都特么只不过是幻觉?

    睁开眼,我,总算明白了枪没有扣响的原由!

    六四式手枪扳机的扣孔处,除了廖勇的手指之外,忽然出现了另外一根手指!

    墨擎天的小拇指!

    六四式扳机的位置,在扣孔的中间偏后。

    前面,留出能够塞进食指的空间。

    而,扳机后方,也有大约五分之二的空隙。

    这里是扳机绷簧的轨道区!

    只不过,扳机后部的空隙,现在却被墨擎天的小拇指完全塞满了!

    我想,也许是食指太粗,所以擎天大哥才会选择用小拇指吧…

    廖勇一愣,已经因为我收紧手指而憋得紫黑的脸膛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奋力扭动着身躯,手背上青筋暴起,似乎想要拼命扣动扳机。

    但…

    那玩意就像牢牢焊在手枪扣孔原有位置上似的,根本纹丝不动。

    一瞬间,廖勇的面色惊愕到没法形容,而臭烘烘的汗水,也像忽然从身体里长出一口污泉一样,猛然布满脸颊、脖子和手臂。

    或许丫没想到吧,这个一直没有做声,就像是根木头般的男人,竟然动作快到令人无法想象。

    墨擎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和廖勇身边,他右手的的小拇指坚硬如生铁,令扳机完全无法向后扣动半毫米!

    “江枫,放手!”

    墨擎天先冲我冷冷说了一声,然后定定看着廖勇,那目光似乎表明,这货已经是个死人!

    我毫不犹豫,瞬间撒开五指,同时“噗”地一下,将枪管从嘴里吐了出来。

    对于擎天大哥的身手,以及他能够控制住局面的能力,我从来没有半分怀疑。

    毕竟,现世兵王的强悍,绝不是普通人能想到的。

    有些小说里,说兵王如何如何牛逼,我也曾经看过好几本火书,但我只想告诉大家一句话。

    那就是,比起小说,只要不是吹逼到能够划归到玄幻类别,那,书中描写的兵王,比起现实中真实的特种兵牛人,或许连鞋都提不上!

    很多在常人眼中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些动作,在顶尖特种兵看来,根本不叫事儿。

    我因为机缘巧合,在学习那些手势语的时候,曾经有幸亲眼见到过一个身高也就一米七出头,还算不上最强悍的退役特种兵,直接徒手从一座楼房的外沿攀上十几层楼顶!

    整个过程,没有超过十分钟!

    玛德,想想看,十几层楼,就算一个棒小伙跑楼梯,累成气喘吁吁的死狗,需要多长时间?

    就算从楼房外沿上去属于直线距离,但…那情形也太震撼骇人了吧!

    特么,而且还完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啊!

    甚至在我看来,光滑笔直的楼外壁,都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

    后来我曾问过墨擎天这件事儿,得到的回答是,只要存在些微凸起和凹陷的狭小缝隙,经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就能够像一只大蜘蛛那样,手指脚尖死死扣住,从而借力上行!

    最后,墨擎天还说了一句,十几层高,以他的速度,绝不会超过八分钟!

    听了这样的回答,我竟无言以对…

    言归正传,我缓慢退后,而人影一花,那只六四式已经瞬间从廖勇手中,自行‘跑’到墨擎天掌心了。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动作,反正,那只六四式警用手枪已经易主!

    “第一次我没有动手,你知道为什么?”

    墨擎天并没有理会已经完全惊得呆住的廖勇,而是转向我沉声说道,“江枫,看来以后你有必要去军营里呆个一年半载的,哎,有些特别的枪械常识,你还是门外汉一无所知啊…”

    我,唯唯诺诺。

    哥啊,这不废话么,我江枫从没有参军当兵,我哪儿知道什么关于枪械的知识呢?

    而且,用你墨擎天的话,还是特殊…

    哎,也不知道‘特殊’这两个字,怎么能和‘常识’放在一起用,这…算不算有语病呢?

    “第一次,这家伙扣动扳机之前,我已经从开保险的声音和手枪柄里弹夹的轻微响动判断出,第一枪并没有子弹!”

    转过身,墨擎天的面已经黑的就跟墨水似的,“草,没想到啊,后面第二枪,你丫还真敢上实弹!”

    汗水,呼呼从我的额角冒出来!

    擎天哥太神奇了,而廖勇这厮,也真特么狠辣了啊!

    幸好有擎天大哥施以援手,否则,要是廖勇第二枪扣响,那…老子这会儿肯定在搂着阎王爷的如夫人睡觉了。

    “当众杀人!嘿嘿,这样的人渣,死不足惜!”

    墨擎天直接给廖勇的行为定了性,虽然,真心说应该是有‘当众杀人的企图’更确切。

    伸手一按,墨擎天似乎用足千钧之力,直接将廖勇按得跪倒在地。

    “江枫,说吧,怎么处置这家伙?”

    我一愣,心道,还能怎么处置呢?难道不是请求更上一级公安分局支援么?

    “擎天大哥,你…你什么意思?”

    我有点儿理解不上去他的心思!

    “唉,怎么,都到这时候了,你难道还抱有妇人之仁么?”

    墨擎天面色不愉地看了看我,又瞅了瞅周围所有呆若木鸡的警察和观众们,阴测测地说了一声,“我的意思,刚才不是说得很清楚吗,犯我者,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甚至,十倍奉还!”

    环视四周,他的嗓音变得愈发阴冷低沉,“所以,如果你非要征求我的意见,嘿嘿,江枫,你觉得‘就地正法’,怎么样?”

    “啊~~~”

    我快要疯了!

    这特么都什么人啊!

    “嘿嘿,其实呢,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由你江枫亲自来执行---枪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