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最无情的瞬间
    第300章 最无情的瞬间

    “呼~~~”

    我长出一口气,晃了晃脖颈。

    玛德,我的头,如此涨疼。

    又深吸一口气,我冲张岳点点头,“张哥,你说的对!”

    “波!”

    一直在我手上飞速转动着的六四式,猛地戛然而止。

    调转枪口,我将手枪递给张岳,“来,张哥,拿着,我江枫今天成全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注意到,在这个过程中始终不置一词的墨擎天,眼角似乎微不可查地跳了跳。

    要不是我一直留着一份心思在暗中观察他,我还真不会发现墨擎天这样的表情变化。

    擎天大哥,这是几个意思?

    不同意我这么做吗?

    可,干嘛他不出声拦阻?

    而且,我心中非常奇怪,墨擎天不是口口声声说这些事儿不需要我们操心,他轻而易举分分种就能搞定么?

    但为哈廖勇这些小角色出现之后,墨擎天却像个隐身人一样,无论我是否遇到危险或者大发雄威,都一概默然不语呢?

    这个家伙,他脑子里究竟转着什么弯弯绕?

    只是,我现在顾不上多想墨擎天的奇怪作为,因为,张岳已经慢慢在接过我递过去的那把六四式。

    “江枫,你这样的选择肯定是正确的,我保证…”

    我的手刚刚收回去,而张岳的话还没说完,陡然之间,我的双眼再次眯成两道缝!

    心脏,不争气地猛然狂跳不休,尼玛每分钟一百五十下有木有?

    我分明看到,一直哀声嚎叫,半靠在张岳身上,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的廖勇,猛然伸出手,一下将张岳手中的六四手枪,夺了下来!

    这小子仿佛被鸦片熏过,因为疼痛而歪七扭八的五官紧紧收起。

    他肩膀一挺,瞬间撞开张岳,再次,抬起手…

    黑洞洞的枪口,第二次指向我的脑门!

    “骂了个,骂了隔壁的…”

    廖勇这货大口喘着粗气,浑身上下颤抖着,表情依旧痛苦不堪。

    只是,他的眼中却闪过毒蛇一样阴狠绝毒的目光。

    仿佛,站在他对面的我,就是一个和他有着不共戴天杀父之仇的凶徒!

    “廖所,你,别冲动啊…”

    张岳身子一趔趄,猝不及防之下,差点没摔倒。

    他高声喊着,两眼瞪得就像小摊位上挂着的白炽灯泡,惨白恐怖。

    张岳的声音中,透着无尽的恐惧和无奈,也许,还有一丝对我的深深愧疚吧!

    玛德,要不是听了他的话,我江枫也不会再次置于如此险境啊!

    “住口~~~”

    廖勇怒喝一声,一手捂着裆部,一手端着枪,颤颤巍巍向我走来。

    “你,江枫,你真特么够狠啊!”

    廖勇看着我,那股刻骨的仇恨,仿佛能将我江枫,以及身边的所有人,统统烧成灰烬。

    “我,我草泥马!”

    娘的,今晚,这小子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对我口出污言秽语了。

    我没有动。

    只是,双眼中的怒火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寒意。

    肃杀、嗜血、湮灭众生!

    老子,要杀人了!

    迎着廖勇,我目不转睛盯着对方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两眼聚焦在他手指扣住的扳机上。

    心里明白,这么近的距离,我肯定躲不开子弹。

    因此,我只有在他扣动扳机的刹那,提前做出预判!

    此时此刻,我能百分之百肯定,廖勇已经被仇恨冲昏头脑,他还真有可能做出不管不顾,当场射杀我的恶劣举动。

    当一个人被仇恨冲昏头脑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凶猛、不可理喻的野兽。

    我,已经听不见对方任何一句话,听不到他喋喋不休的各种辱骂,我只能全神贯注在他的手掌手指上。

    “咔吧!”

    我去啊~~~

    廖勇,真的已经疯魔了!

    那声轻轻脆响,直接将在场所有明白其中关窍的人,无论是我还是张岳,甚至那几个虎视眈眈看着我们的民警,全都吓傻了。

    那是,保险打开的声音!

    六四式手枪,保险有几种开合设定方式。

    其中就有手动式。

    而,别说保险没有打开的时候还存在万分之几的擦枪走火几率,现在保险打开,只要对方勾勾手指头,这么近的距离之下,我的小命就算是直接交代到这儿了!

    我,慌了…

    生平第一次,我感觉到死神靠得如此之近。

    甚至比起我为燕然躺枪,被二海两人差点干死,以及在海盗船救小女孩的时候,还要危险万倍!

    那些时刻,起码我还能用自己的力量勉强做点儿什么。

    最起码,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几乎完全没有办法逃避。

    我的命,已经被对方牢牢掐死住。

    “叫嚣啊,你踏马的给老子再牛逼一个看看!”

    廖勇癫狂着,用一种魔障了的姿态歪歪扭扭向我越靠越近。

    而,我一动也不敢动。

    “玛德,信不信我现在就一枪打死你!”

    这小子嘴角开始流出令人恶心的哈喇子,似乎我刚才碎蛋一脚,连带着伤到丫的舌头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

    这货发出一阵响彻暗夜的狂笑,“草,跪下,给老子跪下!”

    “你踏马的想活命吗?要是还想保下你这条狗命,就踏马的给我跪下!!!”

    嘶吼,狂怒,暴躁不堪!

    廖勇,完全就像一个穿越疯人院的精神病患者一样,甚至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我…

    这一刻,说实话,哥们怂了。

    真心讲,不怂不行!

    同样是用枪指着头,刚才和现在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实事求是地评估,第一次,无论是我还是廖勇,大家心中都很清楚,除非擦枪走火,否则他绝对不会扣动扳机。

    因为,干死我,他也一样活不了!

    大庭广众之下,故意杀人,别说他廖勇只不过是一个片区的副所长,就算是t市公安局局长,也一样是死罪。

    但,现在不一样了,因为廖勇已经不是一个‘人’!

    丫就是一头因为被我羞辱而完全失去理智的野兽!

    野兽,还会考虑事态发展变化的后果吗?

    现场局势,忽然,冷到冰点以下…

    “不要~~~”

    任谁也没想到的是,一声娇腻却决绝的女声忽然在我们身边响起。

    是郝茹,茹姐。

    就看她疯了一样猛扑上来,推开怀里抱着的虎子,同时,一下扑进我的怀中!

    茹姐,用她那丰满柔软,曾带给我无限旖旎温情的娇躯,挡在我的面前。

    保护着自己心爱男人的生命!

    我看到,就像条件反射一样,廖勇的手一抖,指尖向着手枪扳机扣了下去!

    刹那之间,我,睚眦欲裂心如死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