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有权力当场射杀你!
    第299章 有权力当场射杀你!

    就好像我的声音带着某种魔力一样,这个老民警虽然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回答我的问题,“你想怎么着,想要报复我?”

    “不!”

    我笑了,刹那之间,带给现场所有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

    紧接着,我语出惊人,“不但没有疑惑,不会报复,相反,我觉得,这群人里,也就你张哥勉强还能算得上一名人民警察!”

    “你…”

    张岳有点儿蒙,搞不清楚我的话究竟几个意思。

    “哎,一上来,你第一个劝廖勇这个狗杂碎慎重、稳住,然后又特意站在我们之间,虽然没有直接夺下他的枪,但也算是一种保护我的行为。最后,你也没有和别人一样扑上来干我,而是先去救助自己的同志…”

    我笑了,“张哥,你做的,还算不错!”

    “哎,兄弟,你…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听老哥哥一句话,放下你手中的枪,千万不要做下傻事儿,犯了大罪过啊!”

    “呵呵!”

    我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要是,要是我不放下呢?”

    玛德,估计就算是张岳,他也没有想到,我江枫竟然是这样一个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滚刀肉吧。

    “你!”

    张岳的脸色一下严肃起来,“这位同志,我已经好言好语和你说了几次,如果你还是这样执迷不悟,那我可就要行使人民警察的权力了!”

    听到这样的话…

    我,眉头慢慢拧成一个大疙瘩。

    我看着他,一字一顿道,“张哥,你说你要行使人民警察的权力,那好,我倒要问问,你会怎么做?哈哈,是不是也要学着刚才廖勇的样子,用枪指着,骂了隔壁的,指着我江枫的头!!!”

    说到最后几个字,我几乎声嘶力竭地狂吼出来。

    对,人民警察,用枪指着老百姓的脑袋!

    而且不问青红皂白!

    草蛋!

    这就是人民赋予你们的权力吗?

    我两眼目不转睛狠狠盯着张岳,倒要听听,他会怎么说。

    “这…”

    老片儿警张岳的眉头也紧紧皱起。

    显然,他被我的话挤兑住了。

    只不过,就在我认为他已经无言以对的时候,张哥下面一番话,却让我重新认识了一名老民警的风骨和正直的为人做派。

    “江枫?”

    张岳看着我,毫不退让。

    “廖所的做法的确不对,甚至已经违反了公安干警执勤出警的相关条例!但,这并不是你现在能够拿着枪威胁警察的理由!”

    轰!

    我的脑袋瞬间就像被惊雷击中一样,差点爆炸掉。

    张岳,语出惊天!

    没错,他说得对,再怎么说,如果我拿枪指着别人,那和刚才廖勇的恶劣行径又有多大区别?

    而且,我的身份也一样特殊,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啊!

    “江枫同志,不管你在今天这件当众斗殴的治安案件里,受到了什么样的委屈,遇到过怎样不公正的待遇,我张岳在此保证,用一个老**员,一个老资格人民警察的信誉保证,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给你一个公正的结果!”

    “但,你公然反抗民警执法,甚至打伤廖勇所长,现在手里还拿着枪威胁其他警员…江枫,你这是在,在犯罪啊!”

    对于他的话,我承认,百分之九十都没错!

    只不过,‘公然反抗民警执法’,这几个字,我就不爱听了!

    我叹了口气,缓声说道,“张哥,你知不知道,刚才你给我扣下的帽子…太踏马的大了啊!”

    “呵呵,说真心话,我江枫,受不起啊!”

    一指廖勇,又环视了四周那几个呆若木鸡的警察,我反问张岳,“张哥,那你说说看,要是我不夺下他的枪,结果会怎样?”

    抬起左手,我用大拇哥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我又道,“你也看见了,这家伙是怎样一下一下狠狠砸在我江枫额头上的,对吧?老哥啊,拜托,麻痹的,他廖勇是用枪口杵我的头好不好?你说说看,当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我该不该,正当防卫?”

    一转脸,我冲着那些已经远远退开的群众高声怒吼,“老少爷们们,你们给评评理,你们倒是看看我额头上的乌青,说句公道话,大家说,我踏马的该怎么办?”

    “凭啥他可以一枪崩了我,我却不能下了丫的枪,凭啥!”

    “就凭你廖勇是人民警察吗?可,人民警察为人民,这句话,踏马的都被狗吃了吗?”

    我的声音又急促又洪亮,就像连珠炮,根本不给张岳一丁点儿插嘴的机会。

    而,仿佛都成了配合我的‘托儿’似的,那些围观的百姓,开始有人帮腔。

    “没错,我看得清清楚楚,这个警察蜀黍上来就要抓人家老婆的胸,草蛋,换成我,老子直接抽丫大嘴巴!”

    “对的,刚才金链牛哥也是打人在先,只不过被人家反过来打倒了…这些警察,真特么无良,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抓人,搁谁谁也不乐意!”

    “就是啊,还把人家小伙子的脑袋都用枪口撞出大包了,真吓人啊,被人用枪指着头…我去啊,真是日狗了!”

    …

    我转过脸,再次看向面色阴晴不定的张岳,朗声问道,“张哥,你怎么说?”

    “唉…”

    张岳深深叹息一口。

    不过他倒是一个蛮有主见而且心思坚韧的家伙。

    似乎并不被我的犀利言辞以及观者的支持而左右了思维。

    “江枫,还是那句话,廖所,以及我们这些出警警员所犯下的过错,我张岳保证会给你个说法!当然,当时你遇到的那些危险,我也看在眼中…我不是也奋不顾身去拦着么?挡在你身前的一瞬间,枪口不是先指向我的胸膛么?”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这件事情上,每个人都有责任,都有自己的过错,但并不是说,某一方的过错大,另一方就可以没有问题!我的话,你明白么?”

    “而且,现在枪在你手中…就凭威胁他人生命安全这一条,无论如何,不管什么原因,公安干警都有权力当场射杀你,你,知道不知道!!!”

    这次,他的话,让我…无言以对。

    没错,不管怎样,现在是我拿枪,我威胁到别人生命安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