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怎么着,都特么怂了么!
    第298章 怎么着,都特么怂了么!

    这一晚上,特么老子各种受气,简直都快变成受气包了。

    先是伪娘店长跟我这儿瞎逼逼,接着又是光头金链男装逼怼我,要给他家小青买耳环,再然后,吃顿饭却遇到‘被霸王餐’的越凝歌,害得我白白掏了一千两百块钱,还勾起曾经的愁绪…

    最后逛个夜市,也能被人家‘十分配合’地偶遇一个寻仇的二货。

    娘的,这世道,还让不让人活了!

    如此一来,我憋屈了一晚上的怒火,已经完全压抑不住,就像一盆燃烧得火星四溅的炭盆一样,彻底向廖勇身上倾泻而出!

    我,拧身,微微屈膝,单脚为轴,旋身鞭腿!

    那条已经恢复了百分之九十以上战力的腿,挂着瘆人的肃杀之意,猛地向着廖勇的裆下踢了过去!

    下一刻,就像放电影那样,廖勇,这个满脸横肉的二级警司,竟然在我倾尽全力之下,被一脚踹向半空!

    毫不夸张,跃起足足有一米多高!

    注意,这可不是丫自己跳起来的,而是被我一腿直接踹飞了!

    “啊~~~”

    拖着呲裂嗓子的尾音,廖勇双手双脚在空中乱舞,就像在表演空中飞人的特技似的,瞬间‘飞’上半空。

    而,从我小腿上传来的感觉,估摸着丫的双黄蛋,恐怕已经变成一滩鸡蛋羹了吧…

    “噗通!”

    廖勇哀嚎着,惨叫着,一跤摔倒在尘埃里,溅起,满身泥土。

    我的脚却没有立即收回,而是单足钉在地上,那条伤人的腿却伸得笔直,始终停留在半空里!

    两腿之间,摆出一付标准的直角来!

    “特么的,廖所是吧,请你告诉我,老子这算不算袭警?”

    我也是豁出去了,既然都说小说里主人公如何如何会装逼,玛德,那老子也装一次试试看!

    我还真的想知道,现实世界和小说里的画面,究竟相距有多远!

    只不过,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一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不,简直就是直接捅破天!

    就宛若水神共工一头撞断不周天,将苍穹刺破一个大窟窿。

    那七八个随行而至的民警,顿时…蒙圈了!

    “廖所,廖…”

    那个一直劝他,在我们之间打圆场的中年民警,三步并作两步,抢上前来,手忙脚乱去扶倒在地嗷嗷惨叫的廖勇。

    而,剩下的几个人,哗啦啦,全部亮出家伙,冲着我疯了一样扑了上来。

    我快如闪电般扫了他们一眼,还好,没有枪。

    手铐、电棒、警棍,以及赤手空拳。

    反正都跟被抢了老婆一样,哭丧着脸怪叫着猛冲而至。

    “唉…”

    看着他们状若疯虎的样子,我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真不知道,这些警察在面对14.15大案歹徒的时候,在面对如二海那种穷凶极恶悍匪的时候,会不会也这样不计生死,保护平头百姓?

    “都别动!”

    我慢悠悠地说了一声,脚一钩,已经将那把六四式从地上挑了起来。

    手枪划过一道曼妙的弧线,不差分毫,瞬间落入我的手掌中。

    斜乜着这几个家伙,我笑了。

    手指穿过扳机孔,六四式手枪在我手上飞快地转动着,宛如,一个小小的铁黑色风车。

    “怎么着,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是吗?”

    我冷笑,“你们也配当人民警察?踏马的,刚才丫廖勇拿枪指着我头的时候,你们一个个都哪儿去了?怎么不来下了他的枪呢?”

    我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似乎遇到什么特别开心的事儿一样。

    “骂了隔壁的,如果刚才他擦枪走火,你们倒是说说,老子这会儿,该、在、哪?!”

    说到后来,我的声音已经宛如在从十八层阴曹地府传出一样,而我的整个人,则浑身上下充满一股藐视苍生的凶悍狠意!

    就如同,战神阿波罗!

    “腾腾腾!”

    宛若被人施了定身法一般,那些家伙瞬间停步,整齐划一到没法形容。

    定格!

    我开怀畅笑,一扫胸中烦闷之情。

    “来,来下老子的枪啊!骂了隔壁的,都过来啊!”

    我看着他们,眼中露出无限怜悯之情。

    仿佛,这些片儿警在我眼中只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实事求是的讲,我江枫,身为一名司法警,也是警察兄弟阵营中的一员。

    从穿上这身皮的那一天起,我对自己人民警察的身份,始终感觉骄傲无比。

    甚至在给家里的长途电话里,我也不止一次表达过内心的喜悦之情。

    讲真,虽然遇到不少大麻烦,但我却开始爱上狱警这份工作,也为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而感到无上光荣。

    但,我却容不得警察队伍里的那些蛀虫存在!

    就像眼睛里容不得一粒沙子那样。

    可,今天廖勇和他手下这些家伙的表现,却让我极其失望,甚至心底生出阵阵哀伤来。

    如果人民警察不是为了老百姓服务,而是动辄用枪指着普通群众的头,那只能说---丫不配!

    不配警察这个身份,不配如此光荣的称谓!

    索性,我已经动手袭警,那,特么的,就当我江枫为警察队伍肃清这些边角料一样,滥竽充数的腌臜货吧。

    只有这样,人民警察阵营才能更接近于保持其纯洁性。

    不管别人怎么想,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江枫就是这么做了!

    而,那些家伙,不知道是被我狂妄无边的言语震慑,还是被我手中转动不停的六四式吓住,一个个彻底迈不动腿,就像牵线木偶一样,主人不动手,木偶一动也不敢动。

    “怎么着?”

    我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都特么怂了吗?刚才虎视眈眈围着我们,然后又穷凶极恶想要扑上来收拾我的勇气,都踏马的哪儿去了?”

    我一句又一句,毫不留情地刺激着这些家伙已经越来越脆弱的神经。

    就像,在教训三孙子一样。

    这时,那个慢慢抱起不断哀嚎的廖勇,之前曾经开口打过圆场的老民警说话了。

    “兄弟,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犯罪啊!”

    他倒是没有丝毫退缩之意,而是一脸正气地盯着我,“快放下你手中的枪,别让事态变得不可收拾!”

    “哦…”

    我冲他点点头,忽然问道,“老哥,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一愣,不知道我怎么突然问起这句话。

    “我…张岳,警号1189,怎么,你质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