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不打死我不是你妈养的
    第297章 不打死我不是你妈养的

    枪,现!

    刷!

    现场猛然一片寂静。

    我冷眼看着丫的表演,不置一词。

    而,我的额角,则已经被枪管敲出片片乌青来。

    “廖所,廖所,稳住稳住啊,千万别冒失…”

    这时候,跟他一起过来的一行七八个民警,已然冲到我们身边,哗啦一下,将我、墨擎天、郝茹几人围了起来!

    其中一个看着岁数大点儿的,此刻已是满头大汗,神情紧张地大喊大叫劝着黑脸警司。

    “草!”

    这小子看到有人来‘劝架’,顿时更加‘得以’了。

    “踏马的谁也别拦着我,今天,我廖勇特么非要替天行道,崩了这个袭警的歹徒不可!”

    廖勇,廖所!

    嘿嘿,又是个姓廖的啊!

    对他的威胁,我不以为然。

    只是心中暗想,这个廖勇廖所,和东河县那个地下王者廖潇,两人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联系呢?

    比如,远房堂兄弟啥的…

    正是因为老子根本不相信他敢当众开枪,而且,我自认为在这件事儿上自己并没有犯任何错误,因此,我并没有将廖勇的威胁当回事儿。

    所以,我还有心思去琢磨廖勇和廖潇到底啥关系呢!

    但,有时候,人真的不能掉以轻心,或者说犯了麻痹大意的错误。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也许一瞬间就特么能死人!

    我示意郝茹后退,然后慢慢松开手,身子同时一寸一寸向后仰着。

    目的,只是脱开对方黑洞洞的枪口。

    毕竟,谁被能瞬间要命的枪指着头,谁都会含糊。

    没想到…

    这有的人,就是欺软怕硬,得寸进尺,还不要他个逼脸了!

    我向后慢慢挪动身体,廖勇的枪却根本没有收回去的意思,而是随着我的头不断向前伸着。

    而且,枪口依旧一下又一下狠狠敲在我的额角上!

    “玛德,你踏马的倒是抓我的手腕啊,你倒是抓啊!”

    廖勇廖所更加嚣张了,手中的枪管随同我的身体而向前探着,一下下连续敲着我的脑门。

    就像,念经的和尚在敲木鱼一样。

    “廖所…息怒,息怒啊!”

    在我心中怒火即将升腾而起的一刹那,刚才那个劝他的警察,一边伸手擦着额角上的汗珠,一边凑上前来,不断劝着这家伙。

    看他那意思,是要拦在我和廖勇之间,先让对方将手枪放下再说。

    不过,就从这名警察浑身哆嗦,鼻洼鬓角全是冷汗的样子,是个人都能看出,他可是吓得不轻。

    的确,这样当众用枪指着一个老百姓的头…太特么诡异了啊!

    这要是曝光出去,绝对能扒了廖勇身上这层皮。

    玛德,我就搞不清楚了,廖勇这小子怎么就没有一点儿当警察的基本常识呢?

    丫的大脑袋里,难道长着猪大肠吗?

    他这个所长,莫非是花钱买来的?

    一连串疑问…

    我甚至在想,哪怕你廖勇现在来个抱摔,直接将我撂展在地,扣上手铐,也比这样用枪指着老子脑袋更显得合规一些好吧…

    现场情形,相当诡异。

    郝茹吓傻了,只剩下浑身哆嗦,将虎子紧紧搂在怀里,不让孩子看见这一幕。

    而,墨擎天却不知道怎么想的,一言不发,只是冷冷观瞧着我们双方的动作。

    那些吃瓜的群众们呢,一个个噤若寒蝉,连大气儿也不敢出。

    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慢慢向后退去,似乎想要躲开这个是非之地。

    伴随着这一切的,是金链牛哥几个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就像在挺尸的躯体…

    如果这时候廖勇借着手下劝解,能够顺坡下驴,或许他的一场祸事也就能消弭干净,但…

    有时候,这世上的事儿啊,总是不能事与愿为!

    有的人就是人来疯,越是有人打圆场,越是乘不下他了!

    廖勇这货一抬手,拨拉开他手下的身子,嗷嗷嚎叫着冲到我面前,黑洞洞的枪口再一次紧紧杵在我的脑门上!

    “玛德,气死老子了!”

    这小子怒吼着,“踏马的把人都打成这样了,还敢当众袭警,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廖勇黑着面,一脸肥肉突突乱颤,就像死了亲爹一样,各种怒火中烧的样子。

    他,或许以为我会吓得张皇失措,然后跪在脚下,像一条哈巴狗一样苦苦哀求他饶了我的小命吧…

    只不过,这次他却错了!

    因为,我已经恼羞成怒!

    双眉倒立,我一反刚才不断向后退缩的样子,而是挺起胸膛,双眼冒着熊熊烈焰,梗着脖子寸步不让。

    甚至于,我的脑门已经将他的枪口顶得微微向上倾斜!

    “草!”

    我脱口而出怒吼道,“来啊,开枪啊,玛德,你今天不开枪打死我,你就不是你妈养的!”

    我的样子,绝壁令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甚至于,连墨擎天都已瞬间皱起眉头,估摸着他也觉得我江枫是不是疯掉了?

    “我~~~,草泥马!”

    廖勇怪叫一声,手向上扬起,胳膊抡圆了,劈头盖脸朝着我的太阳穴狠狠捶了下来。

    这一下,他手中黑色的六四式,挂着一阵恶寒,在夜市的灯光下就像一只没有羽毛的鹰隼,向着我的头顶狂奔而至。

    我看都没看丫一眼,甚至微微合起双目,全凭六识九感,体察着廖勇这一记狠招。

    三十公分,十五公分,十公分!

    我的手闪电般抬起,双指并拢,如刺如刀。

    “噗!”

    不差分毫,猛然点在这小子胳膊肘的内上侧!

    那里,正是人身体上所谓‘麻筋’所在之处。

    “当啷!”

    一声响,六四式直接脱手,掉在地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老眼昏花,我似乎看到铁质枪身落在水泥地面上,瞬间砸起一阵火星…

    我,一招戳伤廖勇胳膊,下了丫的枪!

    “啊~~~”

    一声惨呼,划破苍穹。

    这逼疼的豆大汗珠瞬间布满脸颊,妹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吧。

    而,他的另一只手捂着胳膊,腰彻底弯成一个大虾米。

    我想,这货同时也傻蛆了。

    估计他从来也没见到过,竟然还有平头老百姓敢当众下他的武器!

    晕了吧?觉得老子造反了吗?

    是不是你丫廖勇认为,现在可是法制社会,而你穿着一身雷子的皮,就以为自己代表了公正严明的法律呢?

    只不过,就算将他打成这样,我依然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我的双眼烁烁发亮,狠狠盯着丫两腿之间的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