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敢动我的女人?
    第295章 敢动我的女人?

    我发现,虎子双眼混沌,幼稚的童声里竟然透出无尽狠意!

    此刻,我觉得他好像已经不是他,不再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

    “我让你欺负我妈妈,欺负我妈妈,哇~~~”

    虎子痛哭起来,但却猛然间爆发出超乎我想象的力量!

    他讲手中的钢管高高举起,狠狠向着光头金链男的秃脑门砸了下去!

    “呼~~~”

    钢管带着一阵狂风,幻化出道道银芒,被虎子抡圆了,从上自下猛地对着金链牛哥的大光头狠狠砸了下来…

    我真的不敢相信,一个不到六岁的孩子,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力量呢?

    可一瞬间,我似乎却又想明白了,虎子,他能这样做,到底因为什么!

    并不是他听懂了我们的话,也不见得是被墨擎天胸口纵横交织的伤疤所激励。

    更主要的,还是擎天大哥那句话---如果放过坏人,那虎子的妈妈茹姐,她的胸口也会像墨擎天一样,伤痕累累!

    虎子,他虽然年纪幼小,但绝不能让任何人欺负了自己最亲爱的妈妈!

    我特么的…

    想清楚这一点,我的喉头,完全哽咽了。

    母爱伟大,但孩童对父母的爱,一样撼天动地!

    古有刘沉香劈开华山救母的传说,近代有蔡元培将军兄弟割肉喂母的至孝。

    现代,更有像六岁的王剑宇,在医院陪伴照顾癌症晚期的父亲,而家里还有一个智障母亲的活生生少年英雄例子…

    人类一切行为的源动力都来自**,而父母和孩子之间的爱的**,却是其中最伟大,最无可匹敌的!

    …

    结果,躺在地上的金链牛哥,眼一闭,哀嚎一声,彻底吓死过去了。

    而一旁看着这一幕的墨擎天,却频频点头微笑,似乎在说,特么的,这小家伙真黑啊,果然,孺子可教也!

    可,娘的,我却含糊了。

    虎子这小家伙…

    唉,我和墨擎天这对奇葩组合,教他打人,那是让他将对方打得怕了、怂了,再也不敢牛逼了,而不是让他把人打死啊!

    爆出翔就得了,打死人可是要偿命的!

    说时迟那时快,因为我离得最近而且精神高度集中,因此反应也最为敏捷。

    一闪身,缩地成寸,下一刻我已经来到光头男身前。

    眯着眼一伸腿,“噗!”

    我狠狠踹在光头男的肋骨上,听声音估计至少断了两三根。

    但,这一脚也算救了金链牛哥的命---因为我将他踢得离开原地半米远!

    半米距离,足以致命,也足够救命!

    “啪~~~”

    虎子一钢管狠狠砸在金链牛哥的肩膀上。

    众人就看见,光头的身体直接被打得缩成一团,而挨了钢管的这一侧,竟然好像直接塌陷下去!

    “啊~~~哦~~噢~噗!”

    这一钢管,立马让金链牛哥残了!

    真猛啊!

    的确尼玛牛逼!

    看得我都有些不忍了…

    我估摸着,金链牛哥的肩膀和整个一侧锁骨,差不多都要粉碎性骨折了!

    丫没有墨擎天钢铁一样的身体,也没有我常年功夫磨炼的耐打性。

    所以,这小子只有---残!

    一阵阵惊呼,这是从所有围观的人们口中发出的。

    估计谁也没想到,一个看着只不过五六岁,刚才还在哭哭啼啼抹眼泪的孩子,竟然能够出手如此凶悍。

    现场一片胡乱…

    “呜哇~~~呜哇~~~”

    就在这时,警笛长鸣,终于,派出所的民警蜀黍们出现!

    夜市上都已经打成这样,要是还没有警察出来,那神州的暴力机构也太那啥了,是吧。

    “嘿嘿,来的可真够‘快’的啊!”

    墨擎天冷哂一声,“江枫,你们先走,后面的事儿交给我了!”

    擎天大哥似乎一点儿也不慌张,完全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却没有听从他的话离开,而是嘴角闪过一丝冷酷的笑意。

    毕竟,不管怎么说,架,是一起打的,人,是一起伤的。

    以哥们的为人,怎么能让墨擎天独自背黑锅,让人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义士自己留下来抗事儿?

    “要抓一起抓!”

    我轻声说了一句,不再言语。

    “要判一起判!”

    同时,郝茹已经揽过似乎有点儿呆傻的虎子,晃动着丰腴的娇躯,站在我们身边。

    不过,她的声音很坚定,步子也站得极稳。

    看着他们,我脑海闪过四个字---侠骨柔情!

    “哈哈,没那么严重,小枫,你还信不过我吗?让你走你就走,啥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

    墨擎天一指躺在地上的金链牛哥几个人,“就这点儿破事儿,还需要大家都留下来一起录口供么?”

    他的表情,各种不屑一顾,瞅着就那么霸气。

    只是,墨擎天说归说,我却从他狡黠的目光里,看出几分赞许的神色!

    娘的,只是,并不是对我,也不是对郝茹,而是对虎子!

    哎…

    谁知道这家伙脑子里又盘算着什么奇葩打算呢?

    不过,还没等我们这边墨迹完,忽然,人群就像被火神祝融劈开的海水一样,向两旁散去,一行七八个民警出现在我们面前。

    领头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黑壮警察,肩头挂着二级警司的肩章。

    我看出,他应该是片区派出所的副所长,最多也就所长这种级别。

    当他看到现场一片乱七八糟,横七竖八躺着好几口子时,立马,有点傻眼。

    “你,你们这是?!”

    也不知道他是在询问还是斥责。

    反正,在夜市的昏暗灯光下,我分明看到,这名二级警司的额头瞬间见汗了。

    这也难怪,在人家片区里,在自己当值的时候,发生这样凶残的治安案件,绝壁是非常棘手的情况。

    要是上面追究下来,估摸着,怎么也够这些个警察蜀黍喝一壶了。

    走到近前,他的脸色已经黑的就像墨碳一般。

    “这,这不是牛哥么?天…好家伙!”

    当黑脸民警看清楚躺在地上的光头金链男的样子时,顿时再也按捺不住。

    “草,翻天了啊!看看把人都打成什么样子了?娘的,给老子抓,统统抓走!”

    他嚎叫着,面容各种扭曲。

    那看向我们的眼神,似乎都能将我们几个生吞活剥了!

    “抓,都踏马的还愣着干哈,等热尿变凉啊~~~”

    这货吼着,挽起袖子伸手就向离得最近的郝茹抓了过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小子急昏头了,抓向的部位竟然是---茹姐高耸入云的胸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