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疤!
    第294章 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疤!

    我的声音很平和,但绝对谈不上什么轻柔,而且也比平时我和他说话要严厉得多。

    郝茹看着我,眼泪汪汪,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是紧紧抓着虎子的小手不放开!

    我叹了口气,对郝茹说,“茹姐,这样可不行…你也看到擎天大哥是真心为了虎子好,为了下一代华夏孩童不受再受人欺侮…所以,你,你放手吧!”

    这句话,我说得异常艰难。

    因为我知道,这样对郝茹母子,真的很不公平。

    我和墨擎天这是在赌啊!

    赌,用这种方式刺激虎子,可以让孩子体内的血性得到激发,从而一举改变他先天如此,或者后天养成的怯懦性格!

    但,倘若失败了呢?

    精神、语言、行为上的强烈刺激,都会严重影响到孩子的心智成长,甚至造成人格扭曲,三观不正以及出现精神上的疾病!

    或者还会引起惊厥,发高烧,直接造成身体生理上的反应,出现病情…

    哎,我们,特么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在拿虎子冒险,在用这孩子做实验!

    还是那句话,毕竟,虎子只有五六岁,他,并不是成年人!

    …

    我心中飞快地转动着各种念头,同时脑海中也在不停寻觅着能够更加妥善处理这件事儿,保证虎子按照我们的说法做了,并不会造成心理上产生创伤,精神上出现错乱的万全之策!

    然并卵,我没有找到!

    娘的,连我这个心理疏导教师都没办法…

    真特么草蛋!

    但,我既然开口劝郝茹了,也就表明我的态度,所以,我不能半途而废。

    可…

    我也绝不能让虎子出现任何意外!

    绝对,不能够!

    怎么办?

    这一刻,我甚至感觉到,自己浑身经脉都要颤抖起来。

    哆嗦着双腿,我将钢管慢慢送到虎子手里…

    领着他,走近躺倒在地,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金链牛哥面前,心中充满难解之情…

    打还是不打,到底该怎么打?

    犹豫之间,墨擎天再次慢慢靠了过来。

    “孩子,叔只跟你说一句!”

    墨擎天忽然用力一扯,将上身的衣服撕开,纽扣飞舞,露出伤痕累累的胸口。

    他指着其中一处竟然还没有好利索的伤口说,“看到没,这是叔前两天和坏人打架的时候受的伤…哎,你知不知道,要是你放过他,你妈妈的胸口,就会留下和叔叔一样的伤残啊!”

    卧槽…

    我,以及四周所有围观的人们,这下彻底无语了!

    墨擎天胸口的惨状…特么的,我真不知道该怎样形容才好。

    如果形容群山峻岭,可以用山连着山峰峦叠嶂,那描述墨擎天胸膛的‘惨烈’景象,就是伤疤上摞着伤疤,简直就像这些疤痕在争先恐后叠罗汉一样!

    他整个儿精壮的上半身,竟然连一块超过方圆十公分的完好皮肤都没有!

    见过大厨在案板上剁牛肉的样子没有?

    对,就那样!

    要不是那些伤疤已经结痂,要不是它们出现在一个生龙活虎壮汉的身上,我甚至会将他这具胸膛,当做一堆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的烂肉!

    每一个人,全都被震撼了!

    全场,鸦雀无声。

    我可以听到无数粗壮的喘息声,但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一个字!

    墨擎天笑了,看似很开心的样子,但,我却从他眼底看到了一丝伤感。

    “哈哈,草,老子这些伤里面,有小鬼子给我留下的,有米帝杀手干的,但更多的,却是我们华夏种族中那些个别败类做的孽!”

    墨擎天再次嘿声冷笑,“嘿嘿,就在前几天,要不是老子命大…咳咳,反正江枫,我的态度已经够清楚了吧?该怎么做,该如何教导孩子,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墨擎天整理好衣衫,在虎子惊恐的眼神注视下,在他涟涟泪水里,默默退到一旁。

    显然,擎天大哥是不准备再多说什么了。

    看着墨擎天伤痕累累的胸膛,我的眼睛湿润了。

    那里,本应只留下战场上搏命的功勋章,但现在却添上无数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被自己民族中的败类弄伤留下的疤痕。

    这是侮辱,奇耻大辱!

    从他现身后的种种表现,以及之前我对墨擎天的一知半解的认识,我已经认定,他一定是有着特种身份的行伍军人!

    当战场上的勇士、国家的英雄,竟然沦落到和一帮街头混混斗殴的地步,这已经不是一般意义的打架,而是一种羞辱!

    我怒了,而愤怒的力量往往会超出一个人本身应该具备的体力、精神极致。

    这一刻,在强大的羞辱和怨气的促使下,我竟然---再次取得突破!

    虽然没有让赤目重瞳的异状重新出现,但我觉得,无论从感觉灵敏度,还是视觉、听觉…各个方面,忽然之间有了明显的改观。

    甚至之前还多少有些隐痛和麻木感的那条腿,也几乎变得完好如初!

    我握紧手中的钢管,再也不犹豫。

    “对坏人仁慈,就是对我们自己凶残!”

    我俯下头轻声对虎子说,“虎子是真正的小男子汉,从小就要学会保护妈妈啊!来,拿着,闭上眼,使劲儿去砸!”

    我特么的,我也顾不上仔细追究这样‘教育’孩子究竟对不对,因为,我似乎没有选择!

    “杀、杀、杀!”

    “打死他!”

    “臭流氓,老子早看丫的不顺眼很久了,欺行霸市、欺男霸女,光头做得恶还少吗?打死他~~~”

    群情激昂!

    虎子,他的双眼开始混沌不清,黑眼珠和白眼球似乎混为一体,只剩下迷茫…

    下一刻,他接过钢管,收住哭泣声,低下头,死死盯着光头男。

    没有谁能看到虎子的表情变化。

    “小弟弟,哥啊,爷爷啊,不要~~~”

    没想到,这时,金链牛哥就像忽然产生了心灵感应一样,猛地从墨擎天那一脚的昏迷中醒来。

    结果,一睁眼就看到我和虎子咬牙切齿地拎着钢管走到跟前。

    “啊~~~”

    光头男还没挨打,就是一声惨叫喊出。

    我去,顿时一股混合着屎尿的臭味从他下身散发开了,这货竟然尿裤了。

    恐惧的感觉,永远被人们小觑!

    但,其实它却是最能摧毁一个人信心、精神的魔障!

    “坏人,你,你该死,去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