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我,特么我能啥意思啊!
    第291章 我,特么我能啥意思啊!

    狠,真狠!

    娘的,比我狠多了!

    汗水,一滴一滴又一滴从我脸上滑落。

    看着跪在地上,哭得鼻涕眼泪混在一起的金链牛哥,我含糊了。

    难道墨擎天是让虎子亲手去打光头金链男么?

    可,可虎子只有五六岁好不好,还是个儿童啊!

    墨擎天的话,以及他的凶狠做法,尤其如此‘教育’小孩子的方式…

    令我简直无言以对。

    我心里嘟囔,哥啊,就算你是为虎子好,希望他尽快成长为一个纯爷们,但…这种强悍到没边儿的赶鸭子上架的训练方式,也,也特么太奇葩了吧!

    说实在的,对墨擎天这种手段,我真心没见过,甚至闻所未闻。

    我苦笑。

    暗道,擎天大哥,你还真别说,虎子还真不能算是纯爷们!

    他只不过刚刚开始走在‘制造纯爷们’的道路上啊…

    不过,他的话我能听懂,郝茹能听明白,但对虎子来说,却实在是太高深了。

    小家伙哭天抹泪,哭得更加厉害,并不懂得我和墨擎天想让他干嘛。

    而,我也觉得,说教说教也就罢了,这样去踩对方,好像不是英雄所为啊…

    这个,真心有点儿不忍。

    不是不忍心打金链牛哥,而是不忍心这样逼着一个小孩子下狠手。

    “别他娘的让我看不起你!”

    墨擎天忽然在我们耳边大吼一声,“娘娘们们,小子,你还是爷们吗!来,叔给你做个示范!”

    但墨擎天根本不管这一套,话音未落,他已经径直走到金链牛哥身前,冲虎子吼了一句,“看清楚了!”

    一股冷意从他身上豁然散开,我就见墨擎天突然一抬腿,如一道灰色羽箭刺破夜幕,直射光头男下颌。

    “通!”

    卧槽,都特么不是“啪”!

    光头男的上半身直接快变成一百八十度角,向后仰了过去。

    而他的膝盖还跪在地上,这种难度,比杂技表演也毫不逊色。

    “啊~~~啊~~”

    一声凄厉到无极限的惨呼从金链牛哥嘴里发出来,喊到最后,甚至完全没了调。

    墨擎天就一脚,便让光头男从此心中有了阴影!

    据传,自打今晚以后,他只要再看见穿灰衣服的人,不管男女老幼都会躲得要多远有多远!

    光头,怕了,怂了,衰了。

    墨擎天灰衣一晃,重新站回原来位置。

    而,我分明看到,金链牛哥的嘴已经不是张开,而是耷拉下来,嘴角流出各种碎牙、各种口水。

    还有,各种血!

    然后,完全保持那种跪在地上,身体却仰面朝天躺着的怪异姿势,一动不动!

    好吧,这货,昏了!

    一脚被墨擎天踢晕过去!

    看着他利飒果决的身法,这一刻,我忽然有种特别的感觉---墨擎天绝壁是行伍出身,而且是现世兵王那样的存在。

    麻蛋,特么真尼玛冷血之极!

    只看他这几下使出来,我瞬间已经在心中有了判断---论及武力,我江枫,比不上人家墨擎天。

    不但比不上,差得还不是一星半点儿,简直就是十万八千里!

    至少,在我没有将外公留下的那些医书古籍中的古武术修习到大成之前,我要是和墨擎天动手的话,一分胜算都不会有。

    当然了,如果哥们的半步崩拳能达到郭云深老爷子六七成火候,估计墨擎天也白给。

    但…就现在的我来说,那不是只存在于假设中吗?

    顾不上想这许多,我神经忽然绷得紧紧的。

    因为我想要看看,虎子和墨擎天这两个家伙,该怎么应对这件‘五岁儿童,狂殴金链牛哥’的奇谈诡事儿。

    不过,随着事态发展,我算是知道了啥叫冷血,啥叫兵王!

    而,‘冷血兵王’这四个字的含义,在今晚,竟然有着别样的‘寒意’。

    杀敌时冷血,而在督促同伴儿时更冷!

    “小家伙,看你了!”

    墨擎天虽然已经干翻金链牛哥,但他好像根本不满足似的,而是身形一动,已经来到虎子身侧。

    抬脚之间,墨擎天蹬到虎子的小屁股上,力量用得很巧妙。

    只是将他踹得前行几步,靠向金链牛哥,但身体并没有半点损伤。

    “拿着!”

    墨擎天黑着脸,递过一根钢管,同时指着金链牛哥,“用它,狠狠打!”

    我…哎,根本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

    这时,虎子就算再听不懂大人们的话,但他也肯定已经明白了,墨擎天这位陌生蜀黍,这是让他拿着钢管去打人啊!

    顿时,虎子的表情各种迷惘、害怕和无助…

    看着虎子直接被吓傻了的表情,看着他连哭都不知道该怎么哭的可怜样…

    你妹的,我真的有点儿扛不住。

    墨擎天这种教育小孩子,培养虎子成为纯爷们的方式,我也是醉了,都特么醉得快尿了。

    “你要干嘛~~~”

    这时候,郝茹猛地伸出双手,将虎子拖向自己身后。

    就如同一只发怒的母豹子一样,恶狠狠盯着墨擎天。

    此时此刻,母性的光辉让她彻底忘却害怕,寸步不让和墨擎天这样的冷血牛人对峙起来。

    “这位妹子…”

    墨擎天看了郝茹一眼,“你是这孩子的母亲吧?”

    “对,我是!”

    郝茹瞪着两只快要赶上母老虎眼的眸子,满脸警惕,“你想干嘛,我家虎子的事儿,不用你管!”

    我一听,也是啊,人郝茹说的没错!

    墨擎天是和我江枫认识,也在关键时候出手帮了我们,算是郝茹和虎子的半个救命恩人。

    但,即便如此,也不能任由墨擎天这么‘教育’孩子吧…

    甚至,我不无恶趣味地在想,墨擎天对待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孩子,还这样凶悍,那这家伙手下那些兵…我去,真的不敢想象,会被他折磨成什么样!

    听了郝茹‘护犊子’的话,墨擎天盯着她看了足足五秒钟,点点头没有言语。

    然后,慢慢转向我,语出森然。

    “江枫,你啥意思?”

    “我…”

    我特么知道自己啥意思啊!

    本来,我的确是想告诉虎子,对待敌人的时候,哭哭啼啼没有半点儿作用,只能令己方队友反感。

    消磨士气不说,还让对手看不起。

    而且,打敌人就要彻底将对方打怕了,要有一种‘痛打落水狗’的精神…

    但,我却压根儿没想到,墨擎天直接就让虎子拿钢管干光头金链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