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难道这样教育孩子也行?
    第290章 难道这样教育孩子也行?

    这里,我简单描述一下目前的局面:原本第二拨攻击,对方同时冲过来五个人,其中两个被我放翻,便还剩下三人。

    本来这三个家伙见我招数用老,肯定来不及对付他们的同时攻击,因此出手之间,已经有些得意洋洋喜形于色。

    没想到,忽然天降神兵,瞬间被灰衣汉子雷霆一击,撂展两人…

    于是,所有人都被这一突发情况震慑住,包括我在内,全愣住了…

    而,对方除了金链牛哥之外,最后剩下的家伙直接傻逼了,那是相当地傻逼。

    这小子手里拎着一根钢管,也不知道是该进还是该退。

    愣了几秒钟,他“妈呀”一声惨叫,撒手扔掉钢管扭头就跑。

    估计这混混心想,尼玛,对方太特么凶残了,五个弟兄瞬间被放翻,我还傻了吧唧杵这儿干毛线,凑数当分母,作死嫌慢是吧。

    那条灰影落地站稳,一扭身,直接和我紧紧地来了个熊抱!

    “江枫,我们又见面了!”

    “啊?墨大哥!”

    我实在没想到,这个天降神兵一样的不速之客,竟然是他啊…

    灰衣人正是墨芷舞的亲哥哥,墨擎天!

    夜风里,我们两人,如两座铁塔,在夜市昏暗的街灯下拉出两道长长的身影。

    “擎天大哥,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你?你不是…”

    我看到墨擎天竟然出现在这里,直接蒙圈了。

    这位墨芷舞的亲大哥,自从在医院见过一面之后,便如同空气般消失在人世间,没有任何消息。

    甚至芷舞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向我提起她这位亲哥哥半个字。

    今晚,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满腹狐疑,

    “哈哈,江枫,好小子…你也别问了,反正我出现在这里,就有在这里的理由!”

    哎,墨擎天的话,像是绕口令,又像是老和尚打谒语,我根本理解不上去。

    但…反正墨芷舞一家人都显得那么神秘,她的身份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墨擎天就更别提了。

    我叹了口气,正想要找点儿什么别的话说,却看见金链牛哥一步一步向后退着,看样子想趁众人不注意溜号。

    “哎,我说,金链牛哥,你丫这是想干哈啊?!”

    我一声断喝,直接就把光头男吓得一哆嗦,差点没萎了。

    “怎么着,不是刚才叫嚣着要削我们的时候了?想跑是吧,看是你腿快还是我钢管快!”

    我一声冷笑,顺手从地上捡起一个混混丢弃的钢管,一甩一甩在手中转来转去。

    那意思,你特么金链牛哥不是牛逼嘛,你跑一个试试,打不断你的狗腿才怪!

    “哥,大哥,你,你们饶了我吧,我特么该死啊我,我这是直播作死啊!”

    说着,金链牛哥忽然开始一巴掌一巴掌搧起自己的脸来。

    那捶胸顿足的劲儿,真叫一个又狠又凄凉。

    啪啪啪滴,各种五指搧红。

    从丫这股当机立断不惜自残的狠劲儿上看,这家伙也算个人物,虽然只不过是屎粑粑人物而已。

    估计金链牛哥眼见得今晚的事儿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因此服输的态度绝壁良好,这巴掌搧的,几下就让自己嘴角见了血。

    郝茹看得有点不忍,她俏脸涨得通红,看意思想开口骂几句,然后让他滚蛋就算了。

    不过,没等她开口,我先截断郝茹想要说话的意图。

    “放过你?当时你想过放过她们吗?”

    我一指郝茹和虎子,恨恨地说道,“你特么连女人都不放过,现在却让我们放过你,这不是笑话么!”

    “哥,大爷,祖宗,亲爹啊!”

    金链牛哥涕泪横流猛地跪下,“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就是特么傻逼一个,我看不出大哥你们都是高人啊,我再也不敢了啊!”

    我和墨擎天两人刚才的战力,光头男那是分毫不落看在眼里,只能说,我们太可怕了!

    可怕到分分钟就能把丫挺的碾压砸碎。

    我正在寻思该怎么给金链牛哥来个令其永生难忘的‘爽歪歪’,比如让丫丧失一下作为纯爷们的某些能力啥的,没想到,又发生了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小插曲。

    虎子,出状况了。

    “蜀黍,虎子好害怕啊,哇…”

    “嗯?虎子…你,你咋怕了?”

    我没想到,刚才打得那么热闹,虎子这小家伙愣是憋住泪水,中断了一度的哭泣,但,现在架打完了,小家伙却被生生吓哭了…

    我慢慢扭头,微笑着冲虎子轻声说,“虎子,你知道为什么你自幼胆小怯懦,让妈妈总担心你没有男子汉气概吗?”

    “蜀黍,我,虎子不知道…”

    “虎子啊,蜀黍告诉你一句话,习武的汉子中流传着一句名言,先知道自己被打有多疼,打起别人才不会手软!”

    我叹了口气,“你怯懦,别人才会欺负你!那是因为人家认为你好欺负啊…虎子,记住了,对敌人仁慈就是对我们自己残忍!”

    我的意思是,虎子,你被人欺负,你懦弱,你都被打疼了,你该怎么样?

    只能反抗!

    毫不犹豫、视死如归地绝地反击!

    而且,就算打赢了,也绝对不能对敌人心慈手软,否则,就会给自己种下意想不到的大隐患,甚至可能遭到对手濒死反噬。

    我自认为解释清楚了,然而,我却忘记,虎子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

    我的话,虎子好像没听太明白,依旧在那里呜呜哭着,还不断向郝茹怀里躲。

    我…真有点束手无策。

    不过令我没想到的是,这时候墨擎天忽然接了一句话。

    “小家伙,叔叔和你说几句吧…你给我记住了,如果你必须要和别人打架,那就要不择手段将对方干死!而要是实在不可以打死打残对方,至少也要把他打疼了,疼到只要看见你的人就痿,疼到只要听到你的声音就泄!”

    他的语调并不响亮,但却显得相当有冲击力。

    并且随着渐渐加急的风声,在夜空中不断回荡着,嗡嗡作响。

    不知道此刻别人是什么感觉,反正我听了墨擎天的声音,耳膜各种不舒服。

    “小子,记住了吗?”

    一股从死人堆里滚爬才能磨练出来的肃杀之气,猛地从墨擎天身上散出来,他盯着虎子,从牙缝里一字一句蹦出几个字,“去打他,让他在你面前永远直不起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