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为何总有人想要跟我姓?
    第288章 为何总有人想要跟我姓?

    越凝歌应该没想到我如此冷漠,不近人情,不由小脸有些发烧,表情很尴尬。

    她娇嗔着叫了一声,“哎,你这人,真是的…你,你能不能给我留个联系方式?”

    “呵呵,我买不起手机,对不起!”

    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走开,留给越凝歌一个挺拔孤傲的背影。

    看着我们三人走远,越凝歌有些发呆。

    走出几步,我似乎听到她自言自语,“哼,买不起手机?骗鬼哦,能在这种地方吃饭的人会买不起手机?难道你以为不留号码我就再也找不到你吗?”

    …

    月色撩人。

    逝者已矣,生活还要继续。

    我渐渐放开心中郁闷之情,慢悠悠和郝茹一家逛起夜市来。

    “枫啊,这件套头衫你试试看…嗯,穿上还真精神,就它了!”

    郝茹喜滋滋地将夜市地摊上的一件件外贸服装拿起给我试穿,这可是她第一次花钱给我选衣服,因此茹姐对此所表现出来的兴趣,显然比我要大得多。

    我看着她珠圆玉润微微前倾的身体上慢慢浸出细细的汗水,看着她一件又一件没完没了给我和虎子选着衣服,心中感动莫名。

    虽然并不是什么动辄几百几千的名牌服装,但我的心里还是充斥着浓浓的温情。

    就从茹姐不厌其烦,一件件在小商店里为我挑选衣衫的细节,我分明能够感受到郝茹对我的深深眷恋。

    也许在她心里,此刻,我江枫就是她郝茹的顶梁柱,是她的男人。

    “哇塞,阿迪啊!”

    我夸张地喊着,好像一件高仿的阿迪达斯套头衫有多么了不起似的。

    “敢不敢别辣么夸张!”

    郝茹不好意思地嘀咕着,“都知道是冒牌货,臭江枫你还这么喊,成心的是不是?”

    “仿品我才喜欢呢,仿仿更健康嘛!”

    “都胡说些什么,扯什么鬼呢…”

    我们有说有笑,逛得好开心。

    最后,在郝茹的各种‘威逼’之下,我和虎子每人买了三四身衣服,大包小包提着往回开拔。

    当然,这些都是茹姐花钱,算下来也有快两千块了…

    “哎呀,我和虎子可吃大亏了,你是高档服饰还有珠宝首饰,我俩只能穿地摊儿货,这人啊,咋就差别这么大呢!”

    我装出一付好无奈的表情,又把茹姐逗得哈哈大笑。

    逛了半天,又带着虎子吃了点儿美食街的小吃,我们三人正准备叫出租车回去,忽然听见身后有人愤怒地冲我们吵吵八火怒吼。

    “喂,那小子,你特么给老子停下!”

    这声音听着好像挺耳熟的…

    “小杂种,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今天咱新账旧账一起算,看你特么还牛逼不!玛德,今儿个非让你小子知道知道,‘金链牛哥’的大号绝壁不是随便叫的…”

    我一回头,就见晚上那个光头金链男,正和四五个壮汉气势汹汹向我们冲过来,人人手里都拿着家伙。

    卧槽!

    我暗叫一声不好,这是人家寻仇找上门了!

    特么的,真亏得他们有耐心耗了一晚上找我啊。

    其实我这次倒是冤枉丫了,直到事后我才知道,光头金链男找我寻仇纯属巧合。

    原来这货在夜市租了几个箱包摊位,算得上这一片最大的箱包批发商,在夜市这块儿地方,也是一方地痞恶霸。

    而我们高高兴兴逛夜市的情形,正好死不死地被光头看见。

    于是,这家伙立马就动了坏心思---特么这可是在自己一亩三分地,这次要不把我们教训得跪地唱征服,光头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外号---金链牛哥!

    本来光头还想着不声不响再多码几个人,但看到我们好像要打车走人,金链牛哥急了,这才大呼小叫领着四五个混混儿拿着棍棒追了过来…

    看到对方一付气势汹汹的架势,郝茹顿时吓坏了,紧紧拉着我的手,浑身哆嗦,根本迈不动步。

    这也难怪,普通老百姓对上街头小混混心里都会有点儿发毛,这是人之常情。

    不过,这次她根本无须担心什么,因为有我江枫在。

    微微一笑,我轻描淡写地说道,“没事儿,这几个狗杂碎,还不够我踩的呢!”

    我的话极为霸道,语气斩钉截铁。

    “对付你个头!枫啊,你现在身上还带着伤,哪儿是人家对手啊!你带着虎子快跑,我…晚了就来不及了!”

    我都快被她的孩子话气笑了,怎么着,茹姐你还要替我拦住对方不成么?

    那些个凶神恶煞,动动小指头都能划拉好几个你这样娇滴滴的美少妇好不?

    唉,我明白茹姐的心情,但真心没法和她讲道理。

    讲也讲不通不是?

    说话的功夫,金链牛哥几个壮汉已经冲了过来。

    光头男手里攥着一根一米多长的钢筋,指着我怪叫,“我草泥马,你特么晚上不是挺牛逼吗,还他娘的想要揍我,来,你打我一下试试啊,你麻痹的,老子今儿个非让你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说着,金链牛哥一挥手,他身后几个壮汉一拥而上,就要对我大打出手。

    “住手!”

    我猛地大吼一声,就像半空中忽然炸起一声霹雷,一下子把眼看着就要冲上来的几个大汉唬住了。

    不过转眼功夫,金链牛哥便反应过味儿来,他也许觉得我这是强弩之末外强中干吧。

    “草,傻逼了是吧?”

    看到我喊停,光头男似乎不着急立马让小弟动手搞残我们,而是有点得意洋洋地说,“也不打听打听,特么在五区这一块儿,我金链牛哥就是座山雕,惹我,你特么作死嫌慢啊你!”

    紧跟着,光头一指我吼道,“现在后悔了吧,你们特么的不是有钱吗,有钱还来逛地摊扫货?哈哈,这逼装的,真尼玛可以给一百分啊!”

    那几个混混一起哄堂大笑,十分鄙视地看着我们几人,似乎我江枫就是一只任其宰割的柔弱羔羊。

    “你想干什么,知不知道这是法治社会,你这样当街持械行凶可是在犯法,要坐牢的!”

    我沉住气,淡淡说了一声。

    “法?咋写啊?咋念啊?法律值一斤多少钱?”

    金链牛哥阴阳怪气地叫嚣着,又引得他身边的几个人一阵乱喊。

    “少特么瞎逼逼,要么拿五十万滚蛋,要么,嘿嘿老子不把你们几个打得跪地唱征服,我特么跟你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