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开门送礼
    报仇不隔夜,隔夜不寻仇!



    叶轩本来就打算,来这里看一眼殊崖子的伤势之后,就去找那个所谓的神级高手算账。然而他才刚刚落脚,居然就有这些跳梁小丑跑出来,还如此无耻阴险。



    齐云飞怕那泰岛的高手不放过他们,他叶轩,还不想放过他呢!



    “这……这又是什么术法?”



    齐云飞又一次瞪圆了眼睛。



    叶轩点出来的血线,实际上是看不见的。只不过齐云飞本身也是修炼者,又是精修道术。他功聚双眼,便是看到一条长长的血线,从叶轩的指尖延伸而出,穿透广阔的曼谷,指出了一个放向。



    “那个方向……不是蓬差的道场吗?”



    齐云飞又一次震惊了。



    他自己也是一个精修术法之人,却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奇怪术法。



    九宫山的传承里,他也不记得有见过这一招。



    他却是不知,这是天龙大陆一种比较通用的术法。通过提取一点修士的血液,一定范围内,寻找到与他功法气息最为相近的人。



    这倒也省了叶轩的一番功夫。



    “呵呵,倒是不算远嘛。”



    叶轩微微一笑,直接就是对着那个方向,身子一闪,就不见身影了。



    “该死。”



    齐云飞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暗骂一声,便是直接喊上自己的侍从,驱车追赶了过去。



    …………



    “哈哈哈!干杯!”



    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几个**着上身,皮肤呈古铜色的中年男子,哈哈大笑,开怀畅饮着。



    金光铮亮的台阶下,是一个巨大的水池,这些男子环坐池边,纵情大笑。一众美女环绕其旁,前凸后翘,身材火辣,只着三点式泳衣,莺莺燕燕嬉戏不停。



    整个环境,宛若人间天堂。



    “这次多谢众位大人,赏脸参加,小可感激不尽。”



    一个胖胖的中年人,笑呵呵地向众人敬着酒,笑容前辈无比,仿佛一个侍从一般。



    然而若是有泰岛民众在此,见到他的面目,准会大吃一惊:



    这个人,却是泰岛最著名的大商人、大富豪,泰岛第一商会会长,查哈康!



    “哈哈哈!查哈会长客气了,这次会长招待这么热情,我等谢你还来不及呢,何必这么客气呢?”



    一众男人哈哈大笑。这些人,却都是泰岛造诣最高的的一批降头师,左道术师。查哈康这次请来他们,无论人力物力,都是消耗颇多,废了大心思才办成的。



    “哈哈哈。主要尤其,还是要感谢蓬差大师。可惜令师沙哈坤先生,不愿意过来,倒是让在下颇为遗憾啊。”



    查哈康连连叹息。



    这些**上身的男子里,当中一人,相貌清瘦,一身肌肉却是显得极为精炼,双目似张似闭,开合间透出的点点微芒,显示出起深不可测的修为。



    这人便是号称泰岛降头王的降头大师,邪龙一脉当代最杰出的人才,蓬差!



    却见他也不跟这些女人嬉戏,只是淡淡开口道;



    “家师修为通天,已是神仙中人,怎会属意这些凡尘俗事?只是听说那殊崖子术法精深,一直没有机会跟华夏术道高手交手,所以借着机会,体验一下罢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是是是,倒是我落了俗套了。”查哈康连连赔笑道:“不过即便是仙师顺手为之,也是帮了在下大忙。不然还不知该怎么收场呢。”



    “哼!那殊崖子,不知天高地厚。他们华夏,原本讲究中庸之道。这殊崖子,偏偏却是锋芒毕露,不也就是自己找死?”



    蓬差冷笑连连。



    这一次,这查哈康,花了大价钱,甚至从自己宝库中,拿了好几样珍贵宝物出来,举办这场东南亚国际术法交流协会,也是为了打响自己的名声,拓宽商会在邻国的业务。



    为了能够成功举办,查哈康也是煞费苦心,最终也是好不容易求得泰岛政府支持。除去种种代价之外,却是有一个主要条件:



    泰岛的术师,必须是最后的冠军!



    查哈康也不含糊,早早就和东瀛、新岛等国高手打好招呼,点到为止,到后期赛事适当防水,报酬不会少。



    与此同时,他请的人,也都很有分寸。像华夏正道十门、东瀛天照殿那些强悍的修炼势力,他是一个都没请。专门请一些名声在外,不过实力还是相对有限的修炼者比赛,这样局势也好控制。



    不过,还是有意外出现了。



    本来资料显示修为不过地级巅峰的华夏星港殊崖子,在比赛中,却是展现出了天级高阶的强悍实力,所向披靡。就连查哈康派人疯狂暗箱操作,调动签位,让他车轮战连遇强敌,也是没有分毫用处。



    私下里与之交易沟通,也是无果的情况下,查哈康不得已,只好找上蓬差想办法。没想到蓬差居然是把他的师傅,隐世多年的绝代降头宗师沙哈坤请出来了,直接便是重创了殊崖子,让其失去战斗力,稳住了局势。



    “也没什么,那人到底,也没在我师手下走过一合,徒有其表而已。”



    蓬差不屑笑笑。



    “是啊,我看之前,那殊崖子,一定是作弊了!”



    “就是,一个华夏猪猡,怎么可能,有那么高的术法造诣呢?”



    “这不沙哈坤大师一出手,就露馅了吗?”



    “依我看啊,要不是沙哈坤大师,一时技痒,出手试探,我猜蓬差大师出手,也是手到擒来!”



    一众左道邪士,一边抓住侍女,大肆淫乐,一边见风使舵,溜须拍马,对蓬差师徒大吹法螺,也是本事了得了。



    蓬差轻捻胡须,微笑不语,显然也是有些飘飘自得,觉得实际交手,这殊崖子,未必就胜的了他。



    就在这时……



    “嗯?”



    蓬差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神冷厉。



    “砰!”



    一声巨响,寺庙大门轰然打开。



    “什么人?”



    众人大惊失色。



    “都在这儿聚会呢?给你们送个礼,助助兴!”



    一声冷笑传来,紧接着一道黑影破空飞过,重重坠入到了水池中!



    “啊!”



    一众侍女,看清那物体后,顿时尖叫了起来:



    却是一具胸口下陷,表情狰狞的死尸!



    “啊!纳杜姆!”



    蓬差这个降头大师的眼睛,一下子红了:



    居然是他徒弟的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