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你别冲动
    “出来啊!”



    “前几日不是很狂吗大师?”



    “我来领教领教你们华夏的‘舞术’!”



    “什么‘舞术’?人家那叫道法!你懂不懂啊?”



    “道法我不懂,我就知道,昨天啊,这大师差点儿被打到下水道里去了!哈哈哈哈哈!”



    在殊崖子下榻处的门口,几个打扮怪异的年轻人,围在一起,不断地叫嚣讥讽着。



    “你们是什么人?闲杂人等,赶快离开,别扰我师傅清净!”



    齐云飞出了门口,皱起眉头,厉声驱赶着这些人。



    “哟?这是谁?”



    “好像是那废物大师的徒弟吧?”



    “是不是得快跑啊?人家过一会儿,没准儿要找警察来抓咱们了呢!”



    那几个青年阴阳怪气,讽刺着殊崖子和齐云飞。



    齐云飞定睛一瞧,不由得微微冷笑:



    “我道是谁,原来是我师傅的手下败将,教出来的几个废物徒弟。就你们几个,也敢上门来跳?也不知自己几斤几两?”



    原来这几人,却是前几日,被殊崖子击败的术师们的门下弟子。



    有新岛龙虎门的,有印国伽檀庙的,有马来蛇尊者门下的……



    甚至还有目前没有交过手的,泰国降头宗师和东瀛阴阳道的弟子,也在跟着凑热闹。



    “几斤几两?不也是打过才知道?”



    一个龙虎门下的弟子往地上啐了一口,大大咧咧地上前道:



    “听说你们华夏男人,都是没什么胆子的软蛋。你要不服,就跟我练练……”



    “找死。”



    齐云飞冷冷一笑。



    电光火石间,两人便是动上了手!



    那龙虎门的弟子,传承的宗派,是原本华夏东南秘传的一支白莲密教传承,术法诡异。此刻在齐云飞的身旁,移形换影,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让人摸不到头脑。



    “装神弄鬼。”



    齐云飞不屑一笑,手捏印诀,猛一张口,喝出一个沉闷古拙的字音。



    “唔……”



    围观众人只觉脑子里“嗡”地一声响,都是思维为之一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那龙虎门弟子,同样不能例外。身子一顿,便是露出了形体。



    齐云飞见机得当,一脚抽出,正正揣在这人胸口上,当即便是把他踢飞了出去。



    “有点儿意思。”



    此刻,出门观战的叶轩看着眼前景象,饶有兴致地摸着下巴。



    两个人的实力境界,在他看来,相差不多。



    按地球的水平论,齐云飞算是扎稳了玄级境界,而他的对手,还只是刚刚突破玄级。



    不过相比而言,主要是齐云飞的传承更正统浩然,所学更加精深。尤其刚才那一手,是道术中的音雷法,功效强悍。尽管只是最粗浅、连入门都算不上的手段。但是以地球的环境来说,能在这个岁数练成,这个齐云飞的天赋,可以说,完全不在他师傅之下了。



    “该死的。”



    “我来试试!”



    一个人接住了倒飞出去的龙虎门弟子,而那伽檀庙的弟子,一声怪叫,整个人便是如同一条蛇一样,向着齐云飞身上缠来。



    印国无论是武者还是修术者,都是精擅瑜伽与冥想这两门绝活。打起架斗起法来,倒是没多强的杀伤力。但是论难缠程度,堪称东南亚之最。



    只见齐云飞倒也不慌,同样是施展了一套动作极柔的掌法,应对起这个对手来。同时手捏咒法,一道道的气锁凌空布置,不断地压缩着这伽檀庙弟子的活动空间。



    再不用几个照面,他只要一引一拉,便是能完全限制住这人的行动,到时候要杀要剐,都随他齐云飞的便了。



    齐云飞心中正自得意的时候,突然间背后寒毛炸起,余光中见到一点黑色,向着自己侧后方扑来。



    齐云飞赶忙身子一侧,放弃了术法布置,躲开了这一击。



    紧接着,一道手刀,一记拐捶,同时轰击在了他的胸口上!



    “砰!”



    齐云飞倒飞而出,身子把宾馆的木头门,都是撞了个粉碎。



    “你们……”



    齐云飞一脸的惊怒。



    方才这两下,却是那东瀛阴阳道、泰岛降头王的弟子,同时动用空手道和泰拳,把他击飞了开来。



    若非齐云飞急忙运用咒法,聚集灵气护住胸口,再加上身上由殊崖子书写的一道一次性防护符咒产生了作用,他的胸口,都要被这偷袭给打塌下去!



    饶是如此,齐云飞也只觉一阵气血翻腾,浑身无力,站不起身。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怎么?技不如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阴阳道弟子抱起胳膊,一脸冷笑。



    “以多打少,你们还要不要脸?”



    齐云飞怒喝道。



    “是你师徒自己蠢,来到这里,还不知道韬光养晦,太过锋芒毕露,怎样都是活该。”



    那降头宗师门下,活动了下脖子,冷笑连连。



    齐云飞怒极。然而人在他乡,他主我客,实在是不好发作。而这些人确实也是颇为棘手。



    一对一,齐云飞哪个都不惧。



    可是玩阴的,还明目张胆地搞围攻,他也就没办法了。



    “哦?是吗?意思在这泰岛,在这曼谷城,无论怎样,都是你们这些人有理呗?”



    就在这时,一直在看戏的叶轩,悠哉地溜达了下来。



    “不错。”



    “华夏人,在泰岛猖狂什么?”



    “老老实实收拾收拾滚回去吧!”



    那几人大笑着叫嚣道。



    “唉。”



    叶轩微微一叹:



    “本来对你们没什么兴趣。不过,你们也太不要脸了,我也只好小小出手一下,叫你们知道,在我面前,你们谁也说了不算。”



    齐云飞却是面色一变:



    “别冲动!他们……”



    这几个人,个个实力不弱,都在玄级之上,显然是东南亚一些著名修炼传承的精英子弟。



    尤其那东瀛阴阳道子弟和泰岛降头师门下。



    论境界,齐云飞觉得他俩不在他之下!



    这个什么叶轩,头脑一发昏,就这么冲上去,是要吃大亏的!



    “砰砰砰砰砰!”



    却听一连串闷响响起。



    几道身影,都是齐刷刷地向后飞了出去!



    那些东南亚术师的弟子门,个个都是瘫倒在地,脸上印着一个大大的鞋印子,鼻子都被压得扁平,哀嚎呻吟着。



    “嗯?你说他们怎么?”



    叶轩转过头,略显疑惑低看着一脸目瞪口呆的齐云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