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驾临泰岛
    “叶前辈!”



    叶轩下了飞机后,刚来得及眯眼看了下曼谷的阳光,一个精神饱满的年轻人便是迎了上来,看到叶轩之后,微微一愣,诧异怀疑的眼神在眼底一闪而过,然后极好地掩盖了下来,恭恭敬敬地一礼道:



    “叶前辈,在下齐云飞,家师殊崖子,已恭候多时了。”



    “好。”



    叶轩负手身后,点点头,一副派头十足的模样。



    齐云飞的眉头又是微不可察地一跳,但也没有过多表示。点点头,便是带着叶轩上车了。



    一路上,叶轩饶有兴致地观赏着周边的泰岛风光。他来到地球之后,还是第一次踏出华夏国,对于这不同的人事风貌,还是相当有兴趣的。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齐云飞,眼神闪烁几下之后,试探道:



    “叶前辈这次来,对东南亚的这些高手,有多少了解?”



    “高手?这儿还有什么高手吗?”



    叶轩微微打个哈欠。昨儿晚上废了大力气解读那古老残卷的内容,不仅仅是动用元婴法则,体内伤势加重,更是因为后来那个虚像的意外出现,让他的神魂收到了不小的创伤。



    因而此刻的叶轩,居然是有些困乏了。



    而他这副神态,加上他说的这个话,落在了齐云飞的眼里,顿时让后者冷笑了起来。



    本来师傅让他出来,接一个比他小的年轻人,居然还要他毕恭毕敬地叫他前辈,他齐云飞就很是不爽了。



    眼下一看,这人居然还这般倨然,态度毫不谦虚,根本不像一个要来代师傅比赛的绝顶高手,而是个夸夸其谈,不切实就的那种公子哥。



    “说起来,师傅原本是九宫山的门下。估计这年轻人,可能是个备份高一些的、九宫山长老的子弟吧。不过看他这言谈夸大其辞,身上一点儿元气波动都是不显现,恐怕也是个眼高手低的主儿,仗着从门派里带几件法器出来,就想着碾压东南亚这一片的术法大师,成就自己名头,实在是太天真,太狂妄了。”



    齐云飞暗暗摇头,自以为把情况猜了个**不离十。



    “如此说来,前辈对于这次的比赛,是信心十足了?”



    叶轩伸了个懒腰道:



    “啊……比赛自然没什么问题。主要是,那个打伤你师父的,我得先把他解决了再说。”



    齐云飞心里更是嗤之以鼻了:



    越来越扯了,打伤了他师傅的,那是何等人物?那可是疑似神级的高手啊!



    你们掌教,也就那个水平,你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说解决了再说?



    就在齐云飞心中鄙视失望到极点的时候,两个人,也是来到了殊崖子的下榻处。



    一进房间,叶轩便是看到了半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殊崖子。



    “前辈,你来了。”



    有所感应的殊崖子,睁开眼,看到叶轩,神情激动。



    “你不用着急。”叶轩看了眼殊崖子,上下打量一下,点点头:



    “伤得倒是不算重,不过,伤了我叶轩的人,到底还是要给个交代出来的。”



    “口气真大。”



    齐云飞暗自冷笑。



    “前辈……”殊崖子微微犹豫,稍稍斟酌下词语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泰岛这次,情况特殊,可能不似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前辈还是谨慎点儿来的好啊。”



    殊崖子知道叶轩以一己之力,打杀过九大掌教。虽说这次表面上来看,也就一个神级高手,对他出手了而已。然而实际上,其下隐藏的种种暗流,他现在也没参透。一切事情,看起来,似乎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让他不由得不主动出声像叶轩提醒。



    “无妨。”叶轩摆摆手:“都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算不得什么,还不放在我的眼里。”



    “是啊师傅。”齐云飞一脸讥讽地道:



    “这位叶前辈,来的时候还跟我说了,泰岛这儿,没什么高手,还要先把打伤你的那个高手解决了呢!”



    “你闭嘴!”



    殊崖子脸色忽然一变,厉声道:



    “我们说话,你一个小辈,插什么嘴?我平日里教你的规矩,都哪里去了?滚去外面候着去!”



    齐云飞撇撇嘴,到底是不敢违抗师命,狠狠地瞪了叶轩一眼,便转身出了房间。



    “老头儿,你对你这徒儿,倒是看重爱护得紧啊。”



    叶轩笑笑,一脸的玩味。



    “前辈……我这徒弟不懂事情,冒犯了您,还望您见谅。”



    殊崖子一脸苦笑。



    叶轩的一些事情,他先前,也不敢跟齐云飞多提。想不到,这样一弄,似乎是反而产生了误会。



    叶轩什么脾气的人,他可是知道,深不可测,睚眦必报。他真是生怕自己这不懂事的冲撞到叶轩,当真热闹了这个神仙似的人物。



    要知道,这齐云飞,是他唯一的一个弟子,那就是当衣钵传人培养的,可以说,比亲儿子亲孙子还要亲。



    “没什么,我还不至于跟一个小辈计较。”



    叶轩无所谓地摆摆手。



    他年纪虽轻,但是即便在飘渺仙宗之时,地位也是甚高。真传之首,那是可以跟门内不少长老平起平坐的存在,论重要性犹有胜之。那些地位低些的长老的子弟,见到他虽然口称师兄,但是礼数姿态,那是跟徒子徒孙,没什么分别的。



    叶轩面对这样年纪和自己相仿甚至超出的小辈,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什么样的都见过,都是见怪不怪了,不至于跟这么一个地球土著太过计较。



    “还是我先帮你看下伤势吧。”



    叶轩也没见有别的动作,凌空屈指一弹,一点火星,便是飞射而出,没入到了殊崖子的胸口中。



    随着叶轩的意念,那一点真火,也是在殊崖子的体内游走开来。



    “嗯?有些毒气,更有些污浊气息,带一点诅咒的味道?看起来,说泰岛这边术师,擅长诅咒之道,也确实不作假。”



    叶轩探查着老道体内的情况,微微冷笑:



    “然而这点儿微末道行,又如何是我对手?”



    却见那火星身随念走,却是以它的元阳气息,将所有碰到的阴毒秽物,都是烧灼得一干二净。



    “噗!”



    随着殊崖子一口淤血喷出,他的面色,也是由白转红,气色也是好了不少。



    殊崖子面色大喜,刚刚想谢过叶轩。



    此时此刻,门外却是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