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万万不可招惹!
    金陵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内。



    一个美妇人,坐在一张病床边上,单手支颐,似睡未睡,愁眉紧锁,精致的妆容也盖不住一脸的疲惫。



    “唔……”



    病床上传来一阵痛苦的呻吟。却是一个面目俊朗的年轻人,脸色惨白,毫无血色,此刻不知在睡梦中感受到了何种痛苦,面容都是有些扭曲了。



    那妇人显然未深睡,听到动静便是猛地直起身,一边轻拍这年轻人,一边轻声道:



    “小时乖……妈妈在这儿呢……别怕……”



    妇人不住安抚,说着说着,自己的眼泪却是掉了下来。



    “怎么样了?”



    这时,一个一身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走进屋来。若是有金陵人看到他的面容,绝对会大吃一惊:



    此人乃是金陵安家人,排名前十的大富豪,安东平!



    “怎么样?还能怎么样?医生不都说过了吗,你的儿子,我的儿子,是废了,完全废了,这辈子,都只能躺在病床上了……那个什么叶轩,怎么就这么残忍妄为……怎么就敢下如此毒手?”



    说到这里,那妇人又是涕泪横流,紧接着却是一咬牙,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中尽是疯狂的神色:



    “所以,安东平,你打听好没?权衡好没?”



    安东平看了眼病床上的儿子,也就是前些日被叶轩废掉的安惜时,眼中也是闪过一抹痛苦和哀伤。



    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平日里巴掌都不舍得养一个,如今叫人把膝盖都敲得粉碎,躺在这儿,被判定是个废人了。他如何能不哀不痛?



    然而他仍是摇摇头道:



    “还是有些东西,太深了,我挖不到,没有十足把握,咱们要从长计议……”



    “若是你一直没把握,难道就这么一直韬光养晦下去?可真像你的风格啊!”



    那妇人一脸嘲讽,紧接着眼神却是冰寒到了极致:



    “我不管你怎样,无论如何,我要他死!”



    这语气中的怒与恨,简直倾三江之水,都难以洗清!



    “不错,晓云,你的选择,是对的。”



    这时,一个苍老的老人,拄拐而入,身后领着一批面色严肃的中年男女。入门开口,便是对那妇人的赞许。



    “爸。”



    那被叫做“晓云”的妇人,慌忙起身相迎。



    她王晓云,也是出身金陵大家族,比起安家,并不弱多少,所以她跟安家任何人说话,都是底气十足。却是只有面前这个老者的话,她只有点头称是的份儿。



    因为这老人,便是安家真正的家主族老,安镇岳!



    他不仅仅是一个大家族的家长,也是曾相助开国的沙场战神,更曾是一位老牌天级高手!



    他的话,在安家,便是金科玉律,谁也违抗不得。



    “晓云做得对,但是这事,反而是东平你,做差了。从商多年,把咱们金陵安家的霸气和傲气,都是已经快磨没了!”



    “惜时不仅仅是你儿子,是孙媳妇的儿子,也是我的孙子啊!”



    老人不断摇头: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就因为一点儿争端,我安家主脉直系的孩子,便是被人废掉了腿!若是这般事,我们糊弄过去,那么日后,我们的子弟子孙,哪里还有什么安稳安全可言?我金陵安家的颜面何存?”



    说到这里,老者眼中精芒一闪,一股气势升起,屋内几人仿佛都被他带入到了金戈铁马的战场上一般,不能自主。



    “唉,纯以境界论,老族长恐怕都是要窥破神境奥秘了,可惜啊……”



    几个中年保安,个个都是练家,能看出来,现在的这安家家主,心境修为恐怕深不可测。然而年事已高,身体又受过重创,已经很难再回巅峰了。



    不过虎老威犹在。他这手一出,家里这不少人的心,都是被他安定了下来。



    “晓云,这次来这边,一方面,是看看我孙子;一方面。也是要表个态,下定决心,就要跟这个来路不明的大高手,做过一场再说。”



    老者高声道:



    “咱么这场,不单单是保复,也是咱们安静久了,要做出些事儿来!再行震慑这个这江南一带。”



    “那叶轩依仗的,不就是他个人的实力,和他的倾城吗?我是知道。不过这些东西,都没什么根基。”



    “既然他随意废人,就是依靠这些东西的话,那我就一样样地,把你最在乎的这些东西都拿走,再折磨致死……”



    几个中年男子,都是双眼发光:



    他们都是这安老的子侄。近几年,他们都很少看到他们这个家主出手了。此刻都是非常兴奋。



    “不行!不能这么做!”



    就在这时,安紫萱一路小跑过来,脸上的汗都顾不得擦一滴,看起来确实是非常匆忙了。



    “怎么?什么事?”



    安老冷冷地看着她:



    “不是让你这几日,闭门反思吗?“



    安老声音冷漠,安东平夫妇看向安紫萱的眼神更是恐怖,带着浓浓的怨怒之气。



    当日,便是这安紫萱带着安惜时去的中海。这次安惜时出事,她便也是连带的,被敌视上了。



    “……你们平日,怎么埋怨我都好,唯有这件事,一定不要着急去做!”



    此刻的安紫萱,小脸苍白,神情却是坚定异常地道:



    “刚刚才得到的消息!”



    “叶轩在星港,杀了五大家中霍家的嫡系子弟和天级供奉!”



    “关、武、凌、陆四大修炼世家这次出来的子弟,都是被他碾碎了手脚!”



    “纵使如此,他后天还要打着医治霍福成的名义,要登霍家门拜访!”



    “这人是一个真正的凶神!事情未明了之前,咱们万万不可以招惹啊!”



    整个看护室,静得落针可闻。



    “连霍家公子都敢杀?连修炼世家子弟都敢废?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此刻,室内的众人,全数都沉浸在了巨大的震惊中。



    ……



    这两日,这个消息,也是如同一阵飓风一般,刮过江南的上层社会。



    而这个消息的主角,事件的风暴中心,却是好巧不巧地在这碰到了一个刚刚才见过不久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