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我就不信
    “你安家不服,自可向我讨个公道!”



    太狂了,太霸道了,太目中无人了!



    唐博虎几乎感到窒息。以他的眼界,也是想破头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能看到有一个人,能跟雄踞江南的一大家族叫板!



    这可是金陵安家啊!不是单单以财力和政界人脉就能衡量的庞然大物。不仅仅是有着庞大的企业支撑,家中老人身份了得,更有现任的封建大吏坐镇!



    任何人,单凭一个人,要对峙这一整个家族,任谁都会觉得,是这个人疯了。



    唐博虎几人,下意识地也这么认为,然而看着安紫萱凝重的神情,这件事,似乎不是儿戏?



    自然不是。



    否则以安紫萱堂堂安家大小姐之尊,何至于一个电话就急匆匆亲自赶来,一来就要施展苦肉计?



    还不是为了保安惜时一条小命?



    对于叶轩这个人,安紫萱最近对他的情报更多了一些。然而知道的越多,她却是越能感到,叶轩的恐怖。



    要知道,当日两人初识之时,叶轩就曾半开玩笑表示,要是她安紫萱不识好歹,也要跟他做对,他绝对不介意当场将她斩杀!



    当然,若仅仅如此,她安紫萱,最多也就将此人当成一个个人实力强悍的愣头青罢了,只要一时间糊弄搪塞过去,回头用家族力量,碾压了也就是了。



    是以在年前,即便是一道合作,安紫萱也始终是抱着一种投资试验的态度,处理着跟叶轩这边一方的合作关系,看似的亲密下,却又隐藏着矜持自骄。



    就比如先前高雨琪的公关风波,安紫萱便是同意帮忙出手。然而前些日子的年会,她却没有遣人前往拜会,显然是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然而几日后,她便是立刻后悔了。



    林氏林鼎天,沈家沈庭华,特战部邱士铎,居然全部因为叶轩,亲身前往叶家年会拜访!



    前两人暂且不说,这邱士铎,她都是没少听家里老爷子提起,身份背景成谜。但是靠山极硬,轻易不能招惹。



    这样的人,亲往叶家,跟叶轩谈事情,叶轩这个人,究竟是蕴含有多大的能量?



    更恐怖的是,叶家年会之后几日,修炼界各大宗门,突然便是封闭山门,进行整顿。



    当老爷子语焉不详地对她表示,那些修炼大派,据说是在叶轩手下吃了大亏之后,安紫萱更是完全震惊了:



    不同于所谓中海四大家族这种层面的存在,江南四大家族,可是能接触到修炼界层面的事情的!更别说,安家老爷子自己,就是天级武者!只是曾经遭受重创,加上年事已高,境界滑落,不服以往,但还是有着地级的水准的。



    然而即便他还是天级武者,比起由神级执掌的正道十门,还是不够看的。



    但偏偏这些大门派,在叶轩手中吃了亏?



    安紫萱这才知道,自己,仍然是太过小看、太过怠慢叶轩了。



    正因如此,她这次才亲至中海,与倾城诸多高层亲自商讨一些事情,并且准备亲自登门拜访叶轩。



    然而,知道高雨琪这次在中海开演唱会之后,二叔家的小儿子安惜时,却是非要跟过来!



    拗不过二婶的劝说,安紫萱只得将这个麻烦带到中海。而今天她去倾城大厦拜访,生怕安惜时在人间公司总部出什么洋相,便是先将他打发走,以免不小心触怒到叶轩这方。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却是没想到,他在这边,反而惹到正主了!



    现在安紫萱嘴上说得硬,然而心里却是知道,叶轩确确实实,是给她面子了。



    连修炼界正道十门都敢招惹,甚至连让他们吃了亏都找不回来的人,又哪里会忌惮一个惹到他头上的纨绔呢?



    “太狂了!姐,干嘛要怕他?我们安家,江南四大家之一,为什么要怕这小子?这传出去,还怎么在江南立足……”



    安惜时清醒过来点儿后,不依不饶,兀自叫嚣着。



    “住嘴!”



    安紫萱怒喝一声,威吓住了安惜时,紧接着道:



    “公事归公事,私怨归私怨。我们的合作,肯定不会这么断掉。至于小弟的事……”安紫萱咬咬嘴唇:



    “他的事,我现在也不能做主,得回去跟家里长辈请示后再说。”



    说到这,安紫萱也是心中暗恨。她跟安惜时,虽然同属主脉,但是交情不深。她打心眼里也是看不上这个不学无术、只会惹是生非的纨绔。



    然而到底还是二叔二婶溺爱他,这么多年来闯下多少祸端,都是给按了下来,终究导致今天,惹下大祸。



    “他自己残废不要紧。但是这件事一出,二叔二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平日里横行惯了,怎么可能会咽的下这口气?“



    “希望这次,能劝得住他们吧……”



    安紫萱暗自无奈叹息。



    “可以,我随时恭候。”



    叶轩点点头,气度非凡。



    安紫萱也不再多说什么,几个自己带来的人,搭上手,护着安惜时离开了酒店。



    整个过程,自始至终,她看都没看过唐博虎等几人一眼。



    唐博虎几人一下子坐蜡了。知道这安大小姐虽然不理会,实际上这笔帐,已经在他们头上记下了。



    怎么办?



    唐博虎思索间,看到叶轩的面孔,又是一个激灵,强笑道:



    “误会,都是误会……”



    “误会?怎么了?说声误会,你们是想就这么走吗?”



    叶轩玩味地看着这几人,眼神全是往他们全身上下各个关节看去,直看得几人毛骨悚然。



    “这位兄弟,方才,你还说,要安排我和地下打黑拳的朋友练练?”



    叶轩似笑非笑地看着华剑南。后者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



    “哪里的话,我……”



    “叶轩,你别太过分!”



    突然间,唐博虎厉声道:



    “你已经招惹上安家,莫非你还要惹我唐家、方家、屈家、华家几大家吗?你处处树敌,难道以为能有什么好果子吃?我就不信,你还敢伤我们几个……”



    “草你吗,闭嘴啊!”



    方道远、屈子臣、华剑南恨不得现在就掐死这个煞笔:都这时候了,你还拉什么仇恨啊!



    “哦,这样啊。”



    叶轩点点头。



    然后就是一人两脚,把这四个人的双腿也是都踹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