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差点吓跪了
    “你!”



    唐博虎差点儿气吐血了。



    他原本认准叶轩不敢动手,说这番话,不过是想揽功,给安惜时留下个努力保障了他安全的印象,帮助他拉近两人间的关系。



    结果他也是万万没想到,这叶轩,居然这般愣头青,说动手就动手,根本没什么顾忌,就把安惜时给废了!而且居然性子这么阴损,祸水东引,把这矛头弄到他头上去了!



    “啊!唐博虎!你个煞笔!艹你吗的!我他吗记住你了!”



    果不其然,安惜时惨嚎间,破口大骂,已然把这笔账,记在了唐博虎头上一部分。



    “该死!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他拿下?”



    唐博虎怒火攻心,指着领班和那些保安道。



    “这……”



    领班震惊中也是哭笑不得:方才这叶轩变脸太快了,他还没反应过来,这人就直接把安家大少废了。现在他们哪里还敢动手?看这位这个火爆性子,万一打草惊蛇,说不准他一怒之下把这安家大少弄死了,都不是没可能的。



    张雯和张雷都看傻了,万万没想到,叶轩的脾气如此狠辣,这样的人物,说废也就废了。宁歆悦倒还好,叶轩亲手杀人她都是见过。只是这人似乎身份不凡,这样结下梁子,她还是对叶轩比较担忧的。



    “哟,你这精气神儿还挺足呢,还能骂人啊。”



    叶轩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安惜时。一个普通人,骤然遭遇这么恐怖的身体重创,居然还没昏死过去,看来平日里身体保养得倒还不错。



    “你好像姓安,是什么金陵安家人?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安紫萱呢?”



    听叶轩这么一说,唐博虎突然来精神了,忙不迭替安惜时道:



    “对对对,安紫萱小姐就是安大少的姐姐!她现在也在中海,你死……”



    “你个白痴,你他吗给老子闭嘴啊我草!”



    安惜时狂吼着,恨不得掐死唐博虎这个白痴。现在居然还刺激这个凶人,是不把他坑死不算完啊。



    “哦,这样啊,那就方便了。”



    叶轩随手打了个电话,接通后,也等那边说话,淡淡地道:



    “喂?你现在在中海是吗?现在是下午,车况也不堵。二十分钟吧,二十分钟内,你亲自到这个什么天府楼酒店顶楼来领人。不是你亲自按时来的话,你就等着给你弟弟收尸吧!”



    说完,叶轩也就随手,把电话扔到了一旁,就这么一只脚踩着安惜时,一边悠哉地开始等待了。



    “这……”



    唐博虎等几位大少,都是面面相觑。



    “这家伙,当真认识安紫萱?”



    唐博虎心中犯嘀咕了:这么看来,似乎也是有可能。不然他哪来的胆子,安家的少爷,说废就敢废了。



    但是紧接着,唐博虎却是赶快否认掉了自己这个看似合理的荒唐猜测:



    安紫萱是什么人物?便是他唐博虎,那也是巴结不上,只能曲线救国,从脑子比较简单的安惜时入手了。



    这人不过一个普通学生,怎么可能认识得了安紫萱?这比牛郎织女鹊桥会,还像神话故事。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估计八成是不知道在哪里,听了这么个名字,装腔作势自己叫人罢了。”



    唐博虎恍然大悟,自以为窥破了叶轩的奸计,当即也是笑了笑,气定神闲地打了几个电话出去,叫一些自己本地的朋友过来。



    这种事情,报警的话,后面要处理一些事情的话,还有点麻烦,先还是用私人力量,把场子稳住的好。



    “叶轩,你也爽够了吧?该走了。”



    一旁的张雯想了想,也是清醒了过来,知道摊上大事,赶紧劝叶轩先走再说:



    “我先报警,这样子他们就算背景强,但毕竟是过江龙,在中海,也不好施展手脚。到时候再从长计议……”



    以张雯的阅历眼界,能想到这一步,也算不错。



    “是啊,老大,先走吧。”



    看着地上脸色惨白、膝盖扭曲的安惜时,张雷也是心中发毛。不敢在这多待了。



    “怕毛?这些垃圾,还不能让你老大我怎么样呢!”叶轩不屑地摆摆手道:“我废了他,一会儿他家人,还要来跟我道歉,你信不?”



    “你!你怎么到这时候,还在这装呢?你能不能成熟点?”



    张雯气不打一处来,没想到叶轩这么冥顽不灵。



    “我成熟点儿?我成熟点儿,你现在早就不知道变什么样了,自己还没数吗?”



    叶轩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种小姑娘,涉世不深,不知天高地厚。一听有上层人士邀请用餐,脑子也不多想就去了。这事儿就是一环套一环,有这么个开始,就算没这姓安的小子这回事儿,早晚也得把她套进去。



    “我……”



    张雯一时语塞,想强词夺理,都是找不出话来。



    “自己没数?我看,是你没数吧?我叶无忧的朋友,你也敢惹?”



    就在这时,一个嚣张的声音传来,却见一个神态嚣张、带着五分醉意的年轻人,带着一批人,向着这个包间走来,正是叶轩四叔的儿子,叶无忧。似乎是在附近喝酒喝到一半,听到消息,就来了。



    “无忧兄弟,来得太及时了。”唐博虎微微笑道:



    “这个人,貌似还是你的本家。你看看,认不认识这位大神?”



    “哈哈哈!我倒要看看,是哪路不长眼的东西,居然敢……敢……”



    叶无忧绕过来,酒气熏熏地一扳叶轩肩膀,一边放着狠话,却是猛的看清叶轩的面容,顿时身体一僵,呆立在那里,口中的话再也说不下去,连酒都醒了几分。



    “怎么了?”



    唐博虎见叶无忧目瞪口呆的神情,隐隐觉得事情真的不对头了。



    “怎么,我惹了你的朋友,你,要拿我是问吗?”



    叶轩也是觉得有意思,万万没想到来得居然是这位,当即也是微笑着看向叶无忧。



    “不……不……不……小轩……这……这都误会啊……”



    叶无忧连连后退几步,一个立足不稳,居然直接是坐倒在地,险些给叶轩跪下了。



    “这是怎么回事?”



    唐博虎几人瞠目结舌,想破脑袋也想不通,眼前这是哪一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