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高手纷至
    “什么人?”

    一众散修悚然而惊,都是齐刷刷掣出兵器和法器,回转过身。

    只见十多号人洒然自石阶上走下,个个散发着强悍的气势波动,显然也是一批修炼者。

    “纯阳观!”

    “断拳堂!”

    “名剑门!”

    “药王谷!”

    单凭这些人的样貌和散发的气势特性,几个眼见的散修已是认出,这是四大正道宗门的修者!

    虽然也考虑到,可能有正道宗门介入到他们的行动中,却没想到是四大派的联手!

    “几位。”到底还是殊崖子,大派出身,打起交道轻车熟路,上前一步,沉声道:“凡事讲究一个先来后到,此处宝地,是我等先行发现,各位都是名门正派人士,多少要讲些道理吧?“

    “讲道理?什么道理?”其中一个青年微微冷笑:“我只知道一个道理!天材地宝,有能者居之!你们实力不足,护不住这些宝贝,将来恐怕要落入邪道之手,酿成大祸,倒不如让我们正道四派联手保管来得妥当。”

    “正道四派?不过也只是行正道之名,行强取豪夺之苟且罢了。”狂刀雷寒抱刀而立,冷冷地道:“小子你狂言什么有能者居之,实力不足。我也不逼你。我只出一刀,你若能接得住,我转身就走,再不过问这处宝地之事,你看如何?”

    雷寒此言一出,那青年笑容顿时一僵:他是断拳堂第三真传洛家傲,天赋异禀,一身武道修为深不可测,年纪轻轻便已入地级,然而哪里又有底气硬接传说中的狂刀一击?

    “狂刀!你自持修为精深,目空一切。然而今天,却不是你能撒野的场合!”

    说话之人,是个身穿锦袍,面包无须的男子,一双眉毛白似霜雪,声音又尖又锐,刮擦着众人的耳膜。

    “尚老太监。”狂刀嗤笑一声道:“别人怕你是天级高手,断拳堂第六堂主,雷某人却是半点不怕你!你要为你家嘴贱的小辈强出头,没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够不够?”

    那尚姓老太监脸色铁青,却也无可辩驳。他虽然也是天级实力,但是天级和天级之间,同样差距极大。像狂刀雷寒这种凭借千百场实战锤炼出的天级高手,他也没什么战胜的把握。

    “雷先生说笑了。”

    “再加上我们几个呢?”

    又是三人站了出来,负手而立,与那尚老太监一道,散发着强劲的威势。

    “金光道人!”

    “先天剑季剑纯!”

    “药王九老余神驼!”

    每认出一人,众散修的脸色便是难看一分。

    四大天级高手!

    没想到,这次不单单是遭遇四大宗门想要截胡,更是有四大天级高手带队。

    “好好好!”狂刀眼中战意不减反增:“我倒要看看,如今我这柄刀,担不担得起四名天级高手的鲜血!”

    “雷老弟不要冲动!”

    殊崖子制止住了跃跃欲试的雷寒,心中对他和四大天级之间的实力比较,有个较为客观的判断。

    以雷寒的实力,以一敌二,可以差不多平分秋色,然而以一敌三,便是凶多吉少,以一敌四,那却是必败无疑!

    毕竟天级高手,没有弱者,每一个都是有着自己对于武道和修炼之道的独到理解。每多出一人,那增加的力量,绝对不能用单纯数量衡量!

    “你们当中,有余神驼这样常年西南地区采药寻宝的大高手,得到情报不难;有金光师兄这样的大真人,能够以玄门道法,压制我们聂道友的感知,也是正常。”

    殊崖子堪堪阐述种种不利之处,却是神色如常,毫无颓意:“你们虽然靠感知压制,偷偷摸下来,却是没有偷袭,想必已是做好完全措施。”

    “此刻洞口外,应该不外乎是结下了类似北斗神阵这样的阵势吧?”

    “殊崖道友所言不错。”金光道人手持拂尘,轻轻一甩,满是飘逸出尘的仙家风采:“若非如此,我等与道友一行对敌,也实在是没有太多的优势。若是惨胜收场,也实非我等所愿。”

    “不过道友到底是我正派出身,根底尊贵。若是迷途知返,弃暗投明,我等未必不能给道友网开一面。”

    此言一出,殊崖子却是毫无意动之色,反倒是微微笑道:

    “如此粗劣的挑拨手段,金光道兄莫非真以为便是吃定了我等吗?”

    就在此时,只听上方几声惨叫传来,金光道人微微色变,纵身返上,不多时却又倒飞而回,脸色苍白,怒发欲狂:

    “邪魔敢尔!”

    “哈哈哈哈哈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金光啊金光,你们这些正道高手,修炼这么多年,却还是脑子不灵光,白白便宜我们!”

    伴随一阵大笑,几团黑影携几具巨大尸骸飘然落下,露出森森面容。

    “狂嘇老祖,六灭老祖,尸真老祖,黑天老祖!”

    在场所有人都是骇然色变,万没想到,竟是血尸宗四大老祖联袂降临!

    “原来如此,殊崖道友难怪有恃无恐,竟是知道了邪道高手,也提前知晓了此处的情报!”

    金光道人深吸一口气,缓缓压下怒火。

    殊崖子摇头道:“如若不然,我怎会有把握召集同道,前来夺宝!”

    原来,殊崖子一开始,就没打过他们散修一方独吞宝物的打算。

    若是单单面对正邪中的一方,他们必然势弱,难以讨价还价;然而此刻血尸宗杀掉外面的弟子,同四大正派当面结下梁子,他们之间,却是立刻就要有一战了!

    “嘿嘿,人似乎比预料的多些,赤煞那家伙又是莫名其妙地没有来这儿。不过你们这些家伙,还是统统要死,给老祖们踮脚,成就我血尸宗称霸大业!”

    身躯肥胖,小眼细眯的狂嘇老祖,森然冷笑,仿佛将这些人都看成了盘中之餐。

    “事已至此,唯有死战了!”

    此时此刻,季剑纯轻轻一挥手,一柄长剑落在手中,熊熊战意节节攀升。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时,一直沉默的叶轩,却是突然一拍手:

    “找到了!”

    说完,他便是径直朝那水潭走去,竟是理也不理这一众正邪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