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两个普通人?
    听闻这大汉如此问话,殊崖子虽然也十分不悦,却是不得不答道:

    “那位先生名为玄烨,是一直隐世不出修行的高人,并没有什么名气……”

    “哈哈我说殊崖子,你不会是给那些富商当了那么多年的神棍,把自己都忽悠糊涂了吧?”一个身材矮小的猥琐男嘿嘿一笑,极尽嘲讽之意。

    殊崖子顿时面色一沉:“地龙老怪,你这是何意?”

    “何意?”那地龙老怪又是一声冷笑:“殊崖子老头儿,咱们也是明人不说暗话。都是在修炼界打滚儿几十年的人了,咱们这些散修,财侣术法地,修行五要,样样不沾。想要混的好,出了像你这样,老底子厚的。那就得去打!去拼!跟散修争,还要跟大宗门的人争!闭门修炼,不出则已,一出就惊天动地的散人高手?你以为是那些玄幻小说呢?这东西,现实吗?”

    “信不信由你!”殊崖子面沉如水,冷冷地甩下这几个字。

    “好了好了。”

    “今天是个重要日子,可不能内讧。”

    眼见气氛剑拔弩张,几个散修都是规劝两人,但是心中对于殊崖子的说法,却是不以为意。

    因为地龙老怪说的,便是他们修炼界散修的现实。

    没有灵材资源,没有稳定的功法传承,没有势力靠山,他们只能努力搜罗一切机会,让自己变强。

    也正因如此,他们才会抱成小团队,一起行动,获取资源。而能一起行动的前提,也是因为都闯出了名堂,实力得到认可。

    那些潜修几十年,一朝悟道,是大宗门大派才会出的狠人,散修里面,练破了头,都是练不出来这等人物的。

    眼见诸人不相信,殊崖子也是有些着急,生怕他们一会儿轻慢了玄烨先生,不由得急道:

    “诸位老友,我殊崖子的名声名号,自问还有那么点信誉在。你们难道还信不过我吗?这次情况不乐观,那位先生是否参与,绝对是会有决定性影响的!”

    “哦?你这么说,难不成,他也有天级不成?”

    就在殊崖子极力劝说的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却是响起。一个头戴兜里,背靠枯树的孤身刀客,微微抬起头,眼神不善地盯着殊崖子质问道。

    殊崖子心中却是咯噔一下,忘记了还有这个人的存在:这人却是他们之中,唯一的一个天级散修高手,号称刀狂的雷寒。性格狂傲,又是极为自负,瞧不得别人比他强。他这番解释,却是招惹到了这个人。

    然而叶轩又是不允许他提更多关于玄烨的事情。而且即便提了,且不说他们不可能信叶轩有神级实力,更重要的是,叶轩还杀了幽冥道的阴神高手,这可是绝对不能跟他们提的事情。没有哪个散修,敢于招惹邪道三派。他们获知此事,必然不会同意跟叶轩合作的。

    “总之,他来了,你们便是知道了。”

    听得最后殊崖子扔出如此无力的一句话,众人都是摇摇头,感叹这殊崖子老道是中了什么邪,平常鬼精鬼精的老头子,怎么说话这么幼稚不堪;那雷寒更是侧回了头,闭目养神,似乎不屑再理会殊崖子一般。

    就在这时,一旁负责放哨的一个散修女子,却是突然冷声道:

    “有人来了……不对!这地方,怎么有两个普通人走进来了?”

    众人闻言,也是疑惑:这女子名为聂三娘,在散修里,以感知强悍闻名。她说时普通人,那一定是感知不出多少灵气在身的普通人。

    但是普通人,怎么可能在这深更半夜,走进这深山老林的腹地处?

    正当众人疑惑之际,一阵说笑声却是远远传来:

    “小胭脂,你看你老公我厉害吧?刚刚那么大只老虎,我一拳就打爆了!”

    “恶心死了!全是脑浆和血!你怎么动不动就是把脑袋打碎啊……”

    谈笑中,一对青年男女,转过一道斜坡,走到众人面前来。

    “这里是……”

    那对青年男女,自然便是叶轩和燕芝。刚刚上坡,燕芝便是发现居然有这么多人在一处,而且各个气息强大,让她一时之间竟是有些喘不过气来。

    与殊崖子一道来的这些人,基本都是地级乃至地级巅峰的武者或术者,也是最能对普通人造成威压的级别。像是到了天级以上,由后天入先天,反而就是气势收敛,难以为常人察觉了。

    “真是俩普通人?”

    “看肌肤,年龄也不大。”

    “什么情况?”

    刹那间,十多道眼光投射过来,对着两人上下打量。

    “玄烨先生!”

    殊崖子见状,却是立刻迎了上去:“您可算到了!”

    “什么?”

    “这便是玄烨?”

    “哈哈哈哈哈!一个小孩儿,居然还能是天级高手?”

    几个散修闻言一愣,紧接着便是齐声大笑了起来。

    原本他们对于殊崖子的话,还是有几分期待。毕竟这样的行动,还有大宗门势力隐隐窥伺。多一分力量,便是多一分把握。

    然而来的却是两个浑身上下灵气波动全无的小孩儿,哪里是什么有决定性的高手?

    “唉,殊崖子,我对你太失望了。”原本睁开眼睛瞟了一眼的雷寒,用及其无奈的语气道:“想不到你这些年为一些有钱的蝼蚁,断了脊梁,居然是到这种程度。不惜带一个纨绔子弟出来,参与我们的事儿,说出去,我们这些人,都要被修炼界的同行们笑死。”

    叶轩一副俊美少年、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又是携美同行、有说有笑,怎么看,确实都是富家纨绔子弟带马子出来兜风的样子。

    雷寒自命不凡,更是分毫瞧不起那些未踏足修炼的普通人,此刻见这情形,有了判断,说话自然也就不太好听了。

    众多散修都是点点头,觉得雷寒此言,确实不差。是殊崖子做的差了。

    “你算什么东西?在这学狗叫?丁点儿的修为,也敢视人为蝼蚁?”

    然而就在这时,叶轩却是冷冷地开口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