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魂雷道法
    那殊崖子大师,正满意于自己用一如既往的手段,震慑住了这些人,准备用话再让他们额外多加些酬金,却不防听到了有人这样地评论自己,不禁重重地哼了一声。

    “怎么回事?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了?”眼见殊崖子这般表情,邵正雄脸色大变,急忙对门外警卫道:“还不赶快清出去?免得惹到大师不高兴!”

    邵正雄的吩咐还没等执行下去,却只觉冷风一吹,眼前一花,便是多出了一个人站在病房里。却是一个神色沧桑,留有胡茬的忧郁青年。

    “唉,孤独啊……”

    这青年长叹一声,身上流露出无尽的沧桑之感。

    尼玛!

    在场众人顿时石化掉了,这是哪来的逗逼戏精?用这种蹩脚的演技来模仿孤独,冒充绝望?

    尤其那个“孤独啊”三个字,那个语气,配上他做作的表情,差点没把他们恶心得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倒是殊崖子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这个年轻人进来的身法,连他都没有看清──不,不如说,他根本连他的气机都没有感知到,便是发现这人已经在病房里面了!

    这人什么来头?即便是自己大意,就这份身手,也是殊崖子生平罕见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叶轩。

    考虑到上次扮演孤独沧桑的角色,对高雨琪留下的印象似乎还不错,叶轩便是再次选择了以玄烨的扮相出场。

    以他炼气巅峰的境界,以灵气化内气,随意控制身体表皮肌肉毛发的收缩以改变自身的外貌形象,已经是非常随意的事情了。

    不过乍一摸过来,他也是有些意外,这一次的事情,居然还是有那么点意思,隐隐涉及到他在修真界天龙大陆所接触过的阴鬼宗的手法──当然,比起完整的修真宗门传承,这种手法看起来还是相当简陋和粗浅的,但也初见端倪了。

    另外……

    “你还算有点天赋。跟我学个三年五载,可小有成就。”

    叶轩背过手,看着满脸警惕神色的殊崖子,微微露出一点欣赏的神色。

    收我为徒,三年五载?

    本来还有点警惕提防的殊崖子,顿时气笑了,指了指叶轩:

    “你个骨龄不过十六七岁的小毛孩子,居然也对老夫的实力指指点点,口出狂言。我原本以为修炼界多出了一个天才角色,想不到却只是这样一个大话狂......”

    叶轩淡然地看了殊崖子一眼,微微点头:

    “嗯,底子还不错,可惜身体素质稀松平常。看你运气吐纳的路子,似乎跟那个什么九宫山是一派的?我曾经跟你们宗门的那个袁......袁什么交过手,也不过尔尔。”

    他竟然一眼看出了我的路数,似乎还曾经跟我的师兄袁青山交过手?

    殊崖子脸色阴沉,惊疑不定。

    “你们两个,装神弄鬼,在演双簧?”

    这个时候,一旁的李智敏却自以为看穿了一切,自信地道:“你们早就商量好了一切,安排好表演,上来变个类似油锅捞钱的那种小戏法,再在言语里虚构一些听起来非常厉害的背景设定什么的,想诈唬住邵总?打得好算盘,可惜今天只要有我在,你们别想从我们这里骗走一分钱......”

    刚刚殊崖子那一手,让李智敏一时间都被唬住了。然而紧接着气氛被叶轩的突然闯入给破坏掉,李智敏想了一下,觉得自己是被诈唬住了,更为自己差一点相信了“骗子”而羞恼,因此自我感觉良好地分析了一通。

    “嗯?这女娃的废话怎么这么多?”

    殊崖子忌惮叶轩,却根本不会怕李智敏这种人。

    他行走江湖,靠手艺吃饭这么多年,李智敏这样的人,他见过实在太多了。

    “哼!你以为你这么个表情?我就会怕你?”李智敏骄傲地一扬下巴:“告诉你们识相点!保安就在门外,只要我......”

    “唉,你还是安静一会儿吧。”

    殊崖子一抬手,李智敏脸色忽然一紧,“砰”地一声,便是后背紧紧地贴在了墙壁上,整个人绷得像一根棍子似的,嘴巴抿紧,一张脸憋的通红,既不能说话,也发不出一分声音。

    阿伟和邵正强都是吓了一跳,后退两步。

    这是什么手段?比魔术都要神奇的多的样子!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殊崖子云淡风轻地放下手,捻着颏下胡须,转向叶轩道:

    “你方才,对我大放阙词,说我水平不足,不要害人?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仙家捉鬼驱邪的手段!”

    说罢,殊崖子却是神态一变,咬破指尖,对着自己的眉心一抹,又摸出一柄寸长的桃木小剑,夹在指缝间,按出几个复杂的手印,眉心和木剑之上的血液,竟都是泛起金色的光芒!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开天眼,请天剑!”

    殊崖子口中厉喝,眼中画面转换,病床上的高雨琪,在他的眼睛中,全身为黑气所笼罩。那些黑气盘旋舞动,竟是化出无数狰狞面孔!

    “好重的邪煞之气!可惜,遇到了老头子我!五行转生,五雷正心,我以天剑引天雷!”

    殊崖子手腕一扭,手指对准高雨琪一指,指尖上的桃木剑上隐有电弧闪烁,紧接着,一股劲气自那小剑之上射出,伴随着一阵宛若雷鸣的巨响,在整个房间内隆隆回荡,震得房内几人都是纷纷地坐倒在地。

    “哦?最基本的魂雷法?有点儿意思,可惜......”

    叶轩稳稳地站在一旁,抱着膀子,冷眼旁观。

    “呼......”

    殊崖子长出一口气,散掉法术。

    “几位放心吧,经过老夫雷法洗礼,什么妖邪秽物,都被震得魂飞魄散了!用不了多久,这女孩,就会醒过来了!”

    殊崖子自信满满,为了震慑这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他算是拿出了看家的驱邪手段,道门正法。

    “大师真乃神人啊。”邵正强缓过神来,眼看高雨琪的脸色竟是红润了不少,立刻大喜道:

    “待雨琪醒来,邵某必有重谢!”

    “哼哼!”殊崖子得意地一捻胡须:

    “小子,你还有什么话说?”

    “你以为事情解决了?”叶轩冷冷地道,你再看看吧!”

    殊崖子一转头,竟看到高雨琪一下子坐了起来,对着他森然一笑:

    “嘿嘿,九宫山的老道,真是多管闲事!不过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帮忙,我还控制不了这个女娃的身体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