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言而有信好青年
    听到这道声音,感知到这一阵的灵气波动,本来那些在旁围观的吃瓜群众无不纷纷退开,一副准备免遭池鱼之殃的模样。

    “执法队这次来的这么快!”

    “这小子完了,本来按平常的话可能还能跑掉,这下逃都来不及了……”

    有个不太明白情况的年轻人,有些好奇地问向身边不断摇头的老者:“这个人很厉害啊,翻手之间都能打得玄级巅峰的江延平毫无还手之力的样子,怎么你们都好像觉得他死定了啊?”

    “玄级巅峰?呵呵。”那老者不屑一笑,一副“你实在是太年轻的表情”道:“且不说这叶轩大有偷袭取巧之嫌,就是他真的能碾压玄级巅峰,也是没用!”

    “要知道,这修炼界集会的执法队,本来就是从各个宗门中挑出精英高手组成,个个实力强大,更是修有合击之法,曾经镇压过地级高手!”

    那青年倒吸一口凉气:“居然恐怖如斯?”

    “还不止如此呢。”那老者也是有意卖弄,一捋胡须道:“执法队之上,还有临时成立的执法长老会,都是一些包括隐门在内的成名高手组成。实在遇到执法队无法对付的成名高手,也会出手镇压!”

    “原来如此。”那青年恍然道:“那么这个人,岂不是死定了?”

    “哼,年纪轻轻,不过仗着自己有点天赋,就胡作非为,随意打破规矩。这样的人,早晚都是要吃大亏的,就算在这里栽跟头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这老者似乎对叶轩这类天才非常不屑的样子,一番话下来,仿佛是给他判了死刑。

    莫说围观众人都觉得叶轩已经死定了,就连宁歆悦这个普通人都觉得势头不对,悄声对叶轩道:

    “反正你东西都买完了,赶紧走吧,我总觉得好像有事要发生的样子……”

    “怕什么?”叶轩一翻眼睛:“管他来多少人,我通通打爆就是!”

    “”宁歆悦也是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对于叶轩这种不要操作,就是干的性格,也实在是无力吐槽了。

    “不知天高地厚。”

    “太狂了。”

    “他以为他是谁?”

    原本有些看过事情始末,还比较欣赏叶轩,为他抱不平的人,此刻都是大摇其头。

    “看没看见,人的实力才是其次,眼界才是最重要的。夏虫不可语冰,像这样的人,你们是万万不能学习的。”

    不少带弟子前来参加集会的高手,甚至拿叶轩作反例,教育提点起徒弟来。

    “我以为是什么高手要来拿咱们兄弟扬名立万了,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妄人!”

    就在这时,十数个年轻人出现在这个摊子面前,个个意气风发,气息强大,有几个甚至隐隐不比江延平差!

    “玄真兄!”江延平挣扎起身,见到刚才说话的那个年轻人,顿时大喜过望。

    “延平兄?”那年轻人闻声一愣,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灰头土脸、脸颊肿出鸡蛋那么大的江延平:“你居然伤成这样?是有哪个老怪出手了吗?”

    想来自矜风度的江延平也不禁老脸一红:“没有,只不过是这个小子!跟我争抢一个物件不说,还偷袭于我!”

    “还有这种事?”那年轻人颇感疑惑,这江延平是他有次外出结交的好友,道术惊奇,实力比他还要强上一筹,居然也会吃亏。即便是以江延平所说的是偷袭得手,这个年轻人的实力也足够强悍了。

    这边的宁歆悦却是愤怒了起来:“喂,你别信他胡言乱语!分明是叶轩先买的这个东西,那个叫江什么的百般使赖,叶轩才会动手的!而且是正面击败,根本没有偷”

    “嗯?”那年轻人眉头一皱,漠然道:“我陈玄真和朋友说话,你区区一个蝼蚁般的凡人,也敢插嘴?”

    那陈玄真说话之间,气势放出,宁歆悦顿时觉得自己如坠冰窟,全身发冷打战,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叶轩却是往宁歆悦身前跨了一步,顿时女孩只觉冰雪消融,那种恐怖的压迫力顿时消于无形。

    “凶我的老婆?跪下,自己掌嘴二十,左右各十个,我可以放你一条性命。”

    “哦?让我下跪掌嘴?还说放我一条性命?”

    那陈玄真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狂笑道:“我陈玄真修炼十余年我,真是头一次听到这么好笑的笑话!小子,你或许很强,但是在我们面前,你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你不知好歹,那就要给我跪着!”

    周围人听到他的名号,都开始打量起了这批人:

    “陈玄真啊……号称九宫山小圣子的他,居然也在这批执法队里!”

    “那个红头发的,是小炎君谢长胜!”

    “还有落雪宗的关笑颜!”

    “断拳堂天才刑傲!”

    这些人,无一不是修炼界大派的天才子弟,个个实力都是与江延平相仿,比当日的赵雪更强!

    这样的阵容,当真豪华,就算是地级的高手,也难以应付!

    江延平也没想到来到这边的执法队阵容居然如此之强,不由得得意大笑道:“哈哈哈哈哈!众多高手汇聚,小子,我看你倒是再猖狂一个啊!”

    只觉江延平惨叫着高高飞起,一头砸穿了一个建筑物的屋顶,掉了进去。

    众人脸色狂变,因为那个建筑物,是一个老式公共厕所!

    “唉,还有主动找打的,真没见过这么贱皮子的人。”叶轩拍了拍手上的灰,无奈叹息道:“都说了要让你吃屎,不让你去的话,岂不是显得我言而无信?”

    “小子!”

    “好胆!”

    众多执法队的年轻高手无不变色。

    这叶轩当着他们的面,扔了江延平进那公共厕所里吃屎,就是对于他们的一种严重挑衅!

    甚至可以说,是对建立这支执法队、联手举办这次集会的修炼界各大门派的一次严重的挑衅!

    “你完了,小子。”陈玄真肃然到:“天上地下,没有一个人救得了你了!”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