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什么算用心?
    叶轩闻言微微一愣。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冷紫辰的家庭情况......也明白,她对于真正亲情的羡慕与渴望。

    实际上,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从小无父无母,被师兄们和老头子抚养长大。幸运的是,这些家伙们让他的整个童年成长,分毫不比那些家庭健全的孩子差,也让他得以养成现在这样阳光开朗的性格。可惜,到底有些感情,还是无法填补的。

    而在这个世界的叶轩,尽管到目前为止,与叶府真也不过只有一面之缘,却是真正地感受到了一些他不曾感受的情感,也能感受出叶府真对他发自内心的深沉父爱。

    那个男人以诚待他,他自然也不希望那个人失望。

    “我明白了,警花老婆。”叶轩紧了紧臂膀,温柔地道:“等下我就研究研究去准备点礼物什么的。”

    “嗯。”冷紫辰点点头,想了下叶轩平日里有些不脱线的行事风格,建议道:“你要真送什么礼物,你们叶家应该什么都不缺,所以还是要体现出心意才行。越用心,你家老爷子一定越高兴。”

    “用心吗……”叶轩皱着眉头想了下,似乎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要不然,我还是在警官老婆你身上多用用心,没准就想到了呢!”

    “……去去去去赶快滚蛋!死叶轩我这周末还有案子的材料没结呢!你再耽误我时间我玩不成工作,以后你就别想再进我家的门!”

    刚缓过一点体力,炸了毛的冷紫辰便是连推带搡地,急忙把叶轩赶出了自己的住所。

    “呼……”冷紫辰好容易把叶轩送出去,背靠着门,长出一口气,双手捧住自己烫的吓人的脸颊,喃喃自语道:

    “他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比牲口还牲口,比禽兽还禽兽……还能来……天哪……我在想什么……”

    …………

    单凭心跳的感应,叶轩便知道这冷大警官实在是羞得厉害,才赶他出门。只不过他也不揭穿,而是吹着口哨,心满意足,溜溜达达地就下了楼。

    “不过到底准备个什么礼物呢?这倒是个问题啊……”

    叶轩此刻也是犯了愁。要说钱,他不缺。跟杨家兄弟合作的药品产业,现在已经开始滚滚地往回返利,在中海这个地方,也足够横着走了。

    再说,以叶轩的势力,他若真看上什么东西,又有几个人能拦得住他?

    关键还是冷紫辰提出的重点:

    用心!

    “用心……怎么才算用心,什么才算用心呢?”

    叶轩皱眉想了一会儿,却是打了个电话出去……

    …………

    如果。

    如果这个电话那边的人,不是叶轩。

    夏泽轩丝毫不怀疑自己会直接找人用卫星锁定那个人的位置,十分钟之内派人将他挫骨扬灰,直接用直升机空运他的新鲜骨灰去填马里亚纳海沟!

    他一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家族掌舵人,临近年关正是被各种琐事缠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居然被人拨通了他的私人号码过来,打通后沉默了大概十秒钟,才叹了口气问你什么叫“用心”?!

    当然,是没有什么如果的。

    夏泽轩再次确认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对方身份之后,努力地按平了额角的青筋,把自己的脑袋从各项文件材料中拔出来,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问道:

    “叶兄弟,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有什么难处,就跟我说。咱们兄弟,不差什么事。”

    电话那边的叶轩,听到这句话,似乎也是才想起来自己问的东西有点没头没脑不明所以,有点不好意思地道:

    “是这样的,我们叶家的什么家族年会,要开始了。我父亲好像最近很忙,找人通知我,要我代替他代表他们这一系去参加提前的碰头。主要这也是我第一次见老......咳,我爷爷和那些叔叔伯伯们。我琢磨着咋也得带些什么东西才合适点,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有什么东西能显得比较用心点呢?”

    “是这样啊。”夏泽轩是什么人?本身是中海四少之一,夏家是丝毫不次于叶家的大家族势力,也有类似家族年会的活动。却是没想到之前一直跟家族表现得没什么联系的叶轩,居然会参与其中,而且要提前代替他父亲参与他们那一脉主事人的碰头……

    这其中蕴含的意义,可就太大了。

    以叶轩的个人能力,如果合理操作,取得他背后家族力量的支持,那就非常恐怖了。

    刚刚一同联手办完上次那件案子,夏家、杨家的利益,就被他们这几个小辈做主与叶轩绑在了一起,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叶轩也拥有了足够强力的势力在背后支持,对他们而言利好无疑时巨大的。

    那这倒真是一件正事要事了,比他手头处理的任何一件生意都有更高的潜藏价值。

    “如果不拼财力拼用心的话……一方面,你得想想往自己擅长的方面考虑。”夏泽轩稍作思考,便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比如说,我平日里除去工作,最大的业余爱好,其实是书画之道。早年便是送过我家老爷子一副我自编自写的贺寿词,讨得了老爷子的欢心,让我在跟我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兄弟的竞争中占得了先机,才能牢牢把持住我夏家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身份走到如今。”

    “这样啊。”夏泽轩自己说完这番话,都在回味自己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不断地与同族兄弟竞争上位的奋斗史,正自有些感慨万千的时候,却听叶轩略微有点兴奋地道:

    “我要说擅长的事情的话呢,那就是杀人了。不然你帮我查下,我们叶家近几年都有哪些最重要的仇敌,到年会碰头之时,我提着他们的脑袋……”

    “我们再说第二个方面。”夏泽轩好不容易才按下自己学了二十多年的那几句最简单的脏话,直截了当地跳过这个话题:“如果你擅长的方面,不适合送礼这些事的话,那么便要在礼物的稀奇罕见上做文章了。”

    “不知道,叶兄你听没听说过,关于修炼界的事情?”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