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病危通知
    第二天一早,凌雪倒是比叶轩更早起床,她有些不可思议,经过一整夜的鏖战,她居然一点都不疲惫,头脑也是无比的清晰。

    此时此刻,她才完全理解了,叶轩所说,她已经和普通人不一样了。

    她随手一拳能把成年男子打飞出去,视力堪比飞行员,身体素质等各个方面,都有着巨大的提升。

    “原来这一切,都不是一场梦啊。”

    如果说之前凌雪对自己的变化还有些惶恐的话,昨晚经过叶轩一番解释之后,她的担忧就完全消失了,只要不是自己发生了某种变异,成了非人类的话,那谁会计较身体变得更好呢?

    尤其是,凌雪知道这对叶轩也有好处之后,她就更放得开了。此刻,阳光透过窗帘,映照在凌雪没有一丝赘肉的光滑后背上,有着一丝别样的美感,她转过身去想换上衣服,却感觉一道更加炽热的光芒。

    随意一看,却看见叶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用一种饿狼般的目光盯着她,凌雪的小脸上升腾起两朵红云。

    虽然她也并不疲惫,今天也不着急去上班,但她可不想一大早就和这个小混蛋滚床单。

    “小混蛋,转过去,我要穿衣服了!”

    叶轩有点郁闷,因为他发现,凌雪老婆身体素质变好了之后,穿衣服的速度也比之前快了好几倍,在他还在欣赏老婆那完美无瑕的玉体时,人家已经穿好衣服,一脸嗔怒地望着自己了。

    “快起床吃早饭了!”

    凌雪觉得自己不能再和这个小混蛋独处,不然说不定等会就会被他强行吃掉,赶忙出去准备早餐。

    两个大胃王再次吃光了凌雪的库存,不过这时,凌雪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喂?”

    凌雪的表情本来很恬静,但听对面说了没几句,她的脸色就骤然变得无比难看,甚至差一点就要哭出来了。

    “等着,我们马上就过去!”

    叶轩此时正好把最后一片面包放入嘴里,一抬头却看见凌雪眼圈通红道。

    “叶轩,快和我去医院,医院给我母亲下病危通知了!”

    恩?叶轩眉头皱了起来,之前凌雪需要钱,大部分都是拿去给她母亲治病,自从跟了自己之后,已经给她转到了高级医院看护病房,病情一直在好转,怎么会突然之间下了病危通知呢?

    而此刻,中海天圣私立医院的三楼办公室,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正满脸怒火地望着眼前的女护士。

    “郑芝琪,你是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给你搞到这里来工作有多麻烦,你居然给我惹出这么大的祸来!”

    虽然被中年人呵斥,但是,面前这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护士,却是一脸不以为然的神色,她撇撇嘴道。

    “不就是拿错了吊瓶吗,谁一天天工作了那么久,也不可能一点错误不犯,我不是给她换回去了吗?”

    “你!”

    那中年男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他知道,她哪里是什么工作太累?

    郑芝琪是副院长的侄女,来这里工作纯粹是家里安排的,到了之后也不敢给她真安排什么活,大部分时间都是让她自己玩。

    今天只是她同事临时没来,让她帮忙去换个吊瓶,她居然在那里一边玩王者荣耀,一边换,结果拿错了,导致病人此刻抢救都难以抢救回来了,这女的居然一脸无所谓,认为自己没做错什么?

    “你知不知道,自己差点害死了人!”

    面对中年人的呵斥,郑芝琪终于有点不爽了,没错,她叔叔叮嘱她一定要听这个主任的话,可是她在家里可是一个小公主,哪里有人敢呵斥她?她听两句以为对方就可以结束了呢,谁知道还得不停认错吗?

    “医院嘛,死个人不是很正常,到时候你帮我掩饰一下不就完了,反正那病人本来就病怏怏的,还占地方,浪费钱,说不定人家家属还很感激我呢。”

    郑芝琪一幅十分随意的表情,一边说还翻了个白眼。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

    中年主任王剑简直完全无法理解她的想法,刚想发火,却正好接到一个电话,他一看,正好是副院长郑世泽的,虽然心头暴躁,但还是不得不好声接了起来。

    听对面说了几句,他的脸色也逐渐阴沉了起来,显然,郑世泽不可能让他侄女担这个责任,因此,让他安排一下,马上把病人的尸体火化,不留任何证据。

    “可是,那病人只是病危,还没断气啊!”

    郑芝琪显然也明白了叔叔在电话里的安排,抢先道。

    “没断气,早晚不也就断气了吗,还拖着干嘛啊,大不了,这火化的费用我帮着出不就得了吗?”

    王剑差点气得岔气,满脸铁青道。

    “不好意思,这个活我干不了,要么就辞退了我,要么就另请高明吧!”

    王剑实在是无法理解郑世泽的安排,他虽然现在是主任,但也经常自己操刀上手术台,所谓医者父母心啊,他郑世泽也是大夫出身,怎么能做出来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他说完之后,对面的咆哮声几乎是传出了电话。

    “你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滚,不过我警告你,如果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半个字,让我侄女有一根汗毛的损失,你就死定了,听到没有!”

    王剑浑身冰寒,突然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女孩会这样,真的是什么样的家庭带出来什么样的孩子啊!

    郑芝琪却明显得意了起来,居然坐在那里开始涂指甲油,打趣道。

    “王主任,刚才和我说话的时候不是很威风吗,怎么现在面对我叔叔的时候就不威风了呢,我劝你还是听他的话吧,又没什么坏处是吧。”

    王剑脸色惨然,他混到今天这个位置,也真的不容易,而且家中一家老小也正是需要他养活的时候,不过让他做这种昧着良心的事情,他不做。

    “你们,随便怎么处理吧,我是不会帮你们蒙蔽病人家属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