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狗腿子和朋友
    一群人都疑惑地望向了刘心武,心想这教练又明白啥了?

    刘心武眼前发亮道。

    “叶轩,简直是一个超级天才,第一次给我展示了足球能力,第二次是短跑,这一次,居然是侧面展示了他拳击的能力!”

    啊?

    一群人的目光都像黑人问号脸一般。

    这老师的思维可真能跳啊!

    刘心武越说越兴奋,继续自语道。

    “没错了,足球是团体运动,他可能不喜欢,短跑太无聊,拳击!赚钱最多!哈哈,我明白了。”

    刘心武在原地欣喜若狂,这些学生已经一个个捂着脸,好像要装作不认识他一般,纷纷四散离去了。

    原地,唯有刘心武还在那兴奋地自言自语着。

    唐博文握紧了拳头,眼中浮现出一丝不甘之色。

    他早就听各种同学说过叶轩的事迹,但是他习惯了,自己享受众人敬仰的目光,所以根本没把叶轩当成对手。

    可是,这叶轩才来了第一天,就让宁歆悦对自己的好感损失大半,自己也在各个方面大丢颜面,这下,由不得他不重视了。

    望向远处缓缓离去的篮球队众人,唐博文眼前一亮,他有办法扳回一局了!

    他想通了之后,刚想离开,却听见旁边响起几个惊喜的声音。

    “这不是劳动侠吗?同学,我今晚作业太多了,帮我们值日吧!”

    唐博文脸色狂变,疯狂逃窜出去,后面追了一群恐龙

    而唐博文不远处,张雯叹了口气,有些失望。她虽然不太喜欢叶轩,但比起来唐博文,叶轩除了花心,狂妄之外,确实是好多了

    宁歆悦有些心慌意乱地坐上了公交车,扶着把手,想起刚才叶轩被众人拥簇崇敬的样子,小脸又有点红了。

    “宁歆悦啊宁歆悦,你总想那小子干嘛啦!他就是个坏蛋,欺负人的坏蛋。”

    宁歆悦在心里告诉了自己两句之后,终于稍微平静了一点。

    就在这时,前面一个背着大麻袋的男子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个人背对着她,但是拿着手机,一丝不苟地跟着上面,念着英语,似乎在背单词。

    瞬间,宁歆悦就有些被感动了,她似乎看到了自己一样,这个男子穿的很破旧,似乎连她都不如,但还是这么认真学习。

    宁歆悦渴望让母亲和自己有更好的生活,所以她一直很努力,同样,她觉得像叶轩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很难理解自己。

    因此,她也更加认可眼前这种男生。

    就在这时,前面那个男生好像也发现了有人在看自己,缓缓回身,两人对视一眼都愣住了。

    他们认识。

    而且还是同班同学。

    最终还是男子先开口了,一开口,宁歆悦就有点崩溃了。

    因为他说的是。

    “轩嫂,这么巧,你也在啊。”

    宁歆悦敬佩的表情一下就化为了悲愤。

    “喂,张雷,我说你小子平时也听老实的,怎么也跟他们一样,油嘴滑舌,以后不许叫我轩嫂!”

    张雷憨厚一笑,他可是叶轩最早的死党了。

    “是,嫂子。”

    宁歆悦一脸黑线。

    “不许说嫂这个字!”

    “可你是老大的老婆”

    “放屁,我不是!”

    张雷哦了一声,继续看单词,宁歆悦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理他了。

    过了一会,车上的人渐渐少了,宁歆悦发现,张雷是真的在认真背单词,她望着衣着破旧的张雷,又想想叶轩,顿时生出一种气愤的感觉。

    “喂,张雷,你们为什么都管叶轩叫老大呢,学校里的钱森就算了,我上次居然发现外面的混混也叫他老大。”

    宁歆悦突然感觉自己很幸运,以前没人问,今天好歹抓住一个了解叶轩的。

    张雷呵呵一笑道。

    “可能是老大比较能打,所以这些人都很敬佩他吧。”

    宁歆悦撇撇嘴,嘀咕道。

    “能打,就值得敬佩吗,仗势欺人而已,我最讨厌这种人了。”

    宁歆悦从小家里就很穷,母亲一个人把她拉扯长大,因为她漂亮,惹过不少麻烦,自然,也有太多的委屈。因此,她一直像一只胆小的刺猬,心里对那些有钱有势的人,有一种天然的畏惧和抵触。

    张雷却收起手机,认真道。

    “宁同学,这一点你就错了,老大虽然能打,但是他从来不主动欺负人的。”

    宁歆悦怔了怔,她注意到张雷已经变了称呼,代表他某种态度的变化,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可这些人好像都很怕他,他也对这些人呼来喝去的,不像兄弟,这些人反而像他的狗腿子,你呢,你为什么叫他老大啊。”

    宁歆悦有点疑惑,因为张雷在班级里很老实,似乎不像和叶轩能玩到一起的人。

    张雷微微一笑道。

    “那些人或许就是老大的狗腿子吧,不过我没有,我很早就管叶轩叫老大了,因为班级里对我好的人没几个,只有叶轩老大最尊重我。”

    张雷不由自主笑起来,宁歆悦却怔住了。

    那个对谁都不客气的家伙,会对张雷这样的人,尊重吗?

    宁歆悦感觉自己以前似乎对叶轩的认识是错的。

    像他这种富二代,正常来说,应该对普通人,穷人都不放在眼里的吧?

    宁歆悦沉默了一会,突然看见张雷的蛇皮袋子发出清脆的声音,她随意一看,张雷有点尴尬道。

    “都是班级同学喝的饮料瓶,家里困难,凑点学费。”

    宁歆悦再次怔住,似乎是想起了自己每天刷碗端菜,眼圈有点红。

    “下一站我就要下车了。”

    张雷说着,汽车已经缓缓要停下,此时,天色有些晚了,望着张雷平静的侧脸,宁歆悦突然感觉世间确实是有些不公平。

    有的人,他们的起点,或许就是他们这样人的终点,哪怕他们用尽全力。

    “你们不是好朋友吗,为什么”

    张雷知道宁歆悦问的什么,所以他突然笑了起来道。

    “如果我开口,老大马上就会让我脱离贫穷,但正是因为他把我当做真正的兄弟,所以,我没有开口。”

    是兄弟,所以不要施舍吗?

    宁歆悦突然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一时间,叶轩那张总是在坏坏笑着的脸,也悄然发生了些许变化。

    不过,宁歆悦还有点不甘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