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真是假货!
    “哈哈,还证明给我们看?你他妈在开什么玩笑,你不会说,现在它就是一摊破烂碎片,所以是假的吧?”

    郑天宁怒极反笑,作为古董鉴定界的前辈,他看着这宝贝化为碎片也很心痛。

    高晓璐摇摇头,刚才她还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三彩马内部的瓷壁也很真实,一看就是古物,彻底断绝了她的一丝侥幸。

    “好了,赔吧!”

    他自然说出了众人的心声,夏泽轩心中长叹一声,八千万啊,这一次,可真是赔了个底掉啊!

    就在这时,却看见叶轩随意从碎片中抽出了一片还算完整的,粗略看去,那是马蹄的部分。

    “诺,就在这里了。”

    金百万嗤笑一声,高晓璐低头根本不去看,唯有郑天宁冷笑一声,他想看看叶轩最后的挣扎是怎样的。

    随意朝叶轩拿起那片瓷片望去,众人还准备听他的讥讽呢,却看见郑天宁突然颤抖了两下。

    “这,这”

    郑天宁一张老脸突然犹如枯树皮一般,瞬间黯淡了起来,似乎看见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

    众人本以为事情已经成为了定局,夏泽轩今日必然要赔钱,然而郑天宁的反应,却让他们也瞬间抬起头。

    金百万怒道。

    “郑老,你别在这里卖关子了,不管他给你看了什么,又有什么用!”

    郑天宁没有搭理金百万,而此时高晓璐也站了起来,一脸凝重地走到叶轩身前。

    她本来也有些不解,因为这唐三彩无论外观还是手工,甚至古旧程度,都太真实了,即使她是夏泽轩的人,也难以说谎,可她看到叶轩手中的瓷片时,顿时也是身体一颤。

    “这,这居然是”

    她瞬间抬头,看见了对面郑天宁眼中的那一抹骇然之色,众人都有些蒙圈了,唯有夏泽轩嘴角泛起一丝笑容,难道事情终于还是有转机了?!

    “你们两个在那里嘟囔什么呢,不要胡说八道,赶紧让夏泽轩拿钱就得了!”

    金百万也察觉到一丝不妙,站起来高声咆哮起来,叶轩用怜悯的目光看了他一眼道。

    “看,还在这叫嚣呢,真可怜,五千万买了个假货。”

    “你放屁,我”

    金百万还想说话,却看见郑天宁凝重地回过身,有些歉疚道。

    “不好意思,金老板,我郑天宁这次,打眼了这件飞马踏月,真的是假货。”

    什么?!

    现场瞬间安静了一下,然后立刻就炸了!

    “这真是假货?”

    “怎么看出来的?”

    “金百万这下亏大了。”

    夏泽轩也激动地站了起来,高晓璐目光复杂地看了叶轩一眼道。

    “你这小混蛋怎么看出来的,我就不信你眼力要好过我!”

    叶轩根本没搭理她,夏泽轩激动道。

    “小璐,怎么回事,快给我说说!”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注了过去,却见高晓璐从叶轩手中接过那片碎瓷片,道。

    “大家看这上面。”

    众人定睛一看,却发现马蹄内部的陶瓷上,似乎勾勒着什么图案。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那些大老板身后的师傅,此时也都脸色一变。

    高晓璐点点头道。

    “大家猜的没错,这三彩马,并不是真的唐朝古物,这几个字,便是证据。”

    “这几个字是草书,清,王鬼手。”

    看到高晓璐在那里一本正经地解释,金百万都快抓狂了,他一下子就将桌子掀了,大叫道。

    “你在那里胡说八道些什么,给我住口!这就是真品!”

    所有人都用怜悯的目光看了他一眼,高晓璐摇摇头,郑天宁继续道。

    “这是清代著名陶瓷器造假高手,王鬼手所留下的作品,他的习惯,便是在瓷器内壁留下自己的名字,但是他的手段实在太厉害,很多作品几乎以假乱真,而且也算是古文物,因此很少有人能分辨出来。”

    高晓璐和郑天宁说完,所有人望向叶轩的目光就都变了。

    “高手啊!”

    “年纪轻轻,我还以为是个毛头小子,原来人家一直深藏不露呢!”

    “绝对是大师啊!”

    叶轩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别人可不知道他有神识,自然以为他是凭借经验判断出来的。

    “哈哈哈!”

    饶是是以夏泽轩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物,此时也不禁哈哈笑了出来,淡然望向了金百万道。

    “金老板,可真是谢谢您,先帮我省了五千万,然后又主动送来一千万给我做零花钱,至于这个赔偿嘛,自然是要的,小璐,告诉我这假货值多少钱?”

    高晓璐看着金百万难看的脸色,微笑道。

    “夏大哥,别小看这假货,怎么也得六七十万呢,毕竟算是古物啊。”

    夏泽轩故意一幅吃惊的样子道。

    “原来如此,那看来我得肉痛一下了,算了,给你算一百万吧,不过剩下的九百万,也请金先生别忘了自己的承诺。”

    金百万此时已经气得浑身颤抖不已,差点就是一口老血喷出来。但夏泽轩却是心情大好,看着叶轩越来越顺眼了起来。

    “妈的”

    若是平时,金百万肯定要赖账了。

    不过此刻证据确凿,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将怨毒的目光投注向郑天宁。

    郑天宁心里一惊,连忙道。

    “金老板,实在是抱歉了,是老朽无能。”

    “一句无能,就能弥补我的损失吗?!”

    金百万怨毒的声音传了过来,他一挥手道。

    “给我把他押下去,郑老头,这些年你应该也有不少积蓄吧,你自己掂量一下如何才能弥补我的损失吧!”

    他挥手,便想让保镖将郑天宁带下去,郑天宁脸色微变。

    夏泽轩也站了起来道。

    “金先生,这就有点没风度了吧?另外,这玉龙酒店是我夏家名下的产业,如果让你在这里把我的客人带走,我未免有点没面子吧?”

    金百万已经有些癫狂了。

    “夏泽轩,我还管你有没有面子吗,我他妈刚刚就因为这个老头损失了几千万!我警告你别拦我,我也不会让你难堪。”

    夏泽轩脸色微微一变,他可不想和金百万撕破脸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