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唉,也罢,与其跟着家主尽受一些莫名的其妙委屈,他还不如直接去监视叶琉来的痛快一些,若是不小心碰见什么,还能立个大功呢……

    (大概意思就是如果他运气好,还能捡到个立大功的意思。这里的什么并不特指某种东西或者某个人,完全只是个指代词,没有含义。)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不知过了多久,凤邶夜抄近道从草丛中走出来,果然和他料的没错,此时阮黎芫正着急的往这个方向走来。

    眉头紧锁的样子,看来是她刚刚搜寻了大半个树林,却依旧没有找到叶琉她们……毕竟是她的亲人,她何尝能不着急呢?

    “小歌儿!”凤邶夜朝她挥了挥手,尽管内心已经因为能和芫芫在一起这个事高兴了好久,可是他表面上还要做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不能太高兴,因为会让芫芫觉得她轻浮;也不能太伤感,因为现在的他,貌似什么都不是,还没有资格那个资格去为叶琉她们做什么……

    “凤邶夜?”阮黎芫急步走过去,看见凤邶夜心中有点疑惑,然而当她知道凤邶夜抄近道过来时,心中的疑惑也被打消了几分。

    “看样子……你也没找到……”阮黎芫垂了垂眸,“热带雨林这么大,凭我们两个要想找到人还远远还不够,现在大部分地都找过了,更是……”

    “小歌儿别灰心,叶琉她们在这雨林里左右也不过是游览,只要不去作,她们就不会遇上什么危险。只要日落之前找到她们,便一定没有问题!”

    “说的轻松!”阮黎芫撇了撇嘴,“这里这么大,那又是两个能够不断移动位置的人,谁知道那个地方我们找过之后她们会不会去……”

    “……”emmm,他该怎么告诉芫芫,那两个人现在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有他的人在,她们根本就没办法随地走动……

    看着阮黎芫那自责的模样,他虽然已经料到会如此,可他还是有一点心疼。不仅为她,还为自己的那一己私欲,感到懊恼……

    “也罢,凤邶夜,前面有一条湖,你陪我过去看看吧。那是我们最后的一丝希望了,如果还找不到,我们就送信回去安排人过来。”

    “小歌儿……”凤邶夜张了张口,似是有话要说。可是他却又不敢说,明明已经到嘴边的话,却又被硬生生的吞了进去。

    ‘凤邶夜……你陪我吧……’

    ‘好……’

    凤邶夜内心一阵恍惚,到底还是被阮黎芫的那句话给诱惑到了。

    从前的叶如歌,对凤邶夜都是拒之门外,如今却主动邀请。

    不不不……准确的来说,不管是凤邶夜,还是曾经遗憾终生的郗溟夜,又会是为爱消逝的纪裕,都不曾有过的……这么美好的待遇。

    “凤邶夜,你知道叶琉于我而言代表着什么吗?”阮黎芫的眼中无光,漠然的看着前方,还是忍不住想要跟凤邶夜聊些什么。

    “于你而言?”凤邶夜知道,阮黎芫所说的“我”一定不单单指她叶如歌,他想,叶琉与她而言更多的,还是那一份纯真的母爱吧……

    毕竟她,渴望了那么久的亲情,最终,也只在叶琉身上实现了而已。

    “……”看凤邶夜半天不说话,她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没人能够懂她……阮黎芫深吸了一口气,“凤邶夜你知道吗?”

    “那如同春雨般滋润的情感,那对我来说无比珍贵的感情,可是叶琉啊……她曾经多么疼爱我怕,现在就有多么仇恨我。”

    “所有人都认为我薄情寡义,说我为子不孝,可是没人知道我的苦衷,没人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没人能够理解我……就连她本人也是如此认为的。”

    “……”阮黎芫的语气里略带哭腔,凤邶夜想要安慰她,可是却不知道从何开口。

    傻姑娘,怎么可能没人理解她呢?就算这个世界上没人在乎她,可是他,依然愿意在她身旁默默的守护着她。

    鸾凤非竹实不食,非悟桐不栖。那样心高气傲的凤啊,最后还是败在了凰的身下。

    凰对凤来说,不单单只是世人所见的凰而已。凰如皇,是凤心中唯一的女皇,无人可替代。

    尽管凤身居高位,可若凰有意,他自当愿意将至尊之位双手奉上。有凰的地方,便是凤之归处。

    他,自当收敛一切锋芒隐匿凰身边。有人伤害凰,就算舍尽一切,也要为凰清除阻碍,毫不犹豫……

    身为凰身边最亲近的人,他能够体会到她所有的痛,可是他不能说啊……凰,那样尊贵的凰。

    如果凰自己不愿意承认,那么凤即使在优秀,也无法在她心中占据一席之位。

    那么没有名分的他,不仅不能对凰身边的亲人评头论足,更是没有资格去怼凰的生活说长道短……

    他该用什么样的立场去安慰凰呢?难道要向她坦白,他其实是那个用死来逃避责任,最后还要把他的死描绘的异常高尚的纪裕?

    还是说他要告诉她,他其实是那个爱而不得,因爱而生出不该有的执念,妄图纠缠着她不放手,不管经历了什么也要赶来骚扰她打扰她的郗溟夜?

    又或者要告诉她,他其实是那个卑鄙无耻下流的任旭尧,为了自私的创造出“阮黎芫”,却将“阮黎黎”当做机器一般利用的所谓‘师父’?

    是,他确实是那些人没错。他将自己描绘的那么不堪,只是想在凰的面前找一点存在感罢了。

    可悲的是,他拥有那么多身份,他能够体会凰的一切感情,却是伤凰最深的那个人……

    “……”一想到这里,凤邶夜哽咽了一下。他本来想安慰阮黎芫,却没想到安慰的话一句也没说出,他自己反而变得更加感伤了……

    ‘凤邶夜……你知道吗?那对我来说无比珍贵的感情,可是似乎到最后,却是由我亲手……将其摧毁到了一干二净……’

    阮黎芫的话回响在脑海中。凤邶夜苦笑一声,是啊,当初的叶琉视叶如歌为掌上肉心头宝,可是随着隔阂慢慢的产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