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以殿下的聪明才智,不可能不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如果说殿下之前赶他走是因为他说了不该说的,可是现在又是为什么?

    “喂!你怎么还不走?等着我亲自送你吗?”凤邶夜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唤回了暗卫的思绪,他顾不上其它,赶紧拱了拱手,再次消失在凤邶夜的视线内。

    看着暗卫消失的身影,凤邶夜叹了口气。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他们在明,那些人在暗,要是轻举妄动,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利处。

    那群人……叶琳衣,明知硬碰硬落不到好,她就当真做个缩头乌龟,躲在夜家半天不动作。要不是阮黎芫聪明,算好了她会利用这次机会下手,又得让她逃掉了。

    万事俱备,只欠她叶琳送上最后一把东风。要是这次不能抓住她的把柄给她重创的话,就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了,他们要想达到的目的也只能不了了之。

    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向是她的风格,要么不做要么就要做到最好。也不知道那群榆木脑袋一般的属下能不能理解到他刚刚的意思。

    要是打草惊蛇坏了事……

    “家主,我们……我们好像被发现了。”叶琳衣坐在一块巨石上,听着刚刚被派出去现在回来的那个属下汇报。当知道被发现时,她扬了扬眉。

    “凤邶夜……那个男人,早就知道他不简单,结果当真如我所料。”叶琳衣浅笑一声,眼底勾起一丝调侃的兴味。

    “这……事实上不是……”他……

    属下的话刚要说,他就看见叶琳衣从巨石上站起身,似是暗示他闭嘴。暗卫咽了咽口水,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夜家的规矩……

    他无奈的将刚要说出口的话憋了回去,半蹲着身子往后退了几步。

    “行吧,既然他没和叶如歌在一起,那就让我们去会会他。”叶琳衣拂了拂袖,在暗卫的眼睁睁的注视下慢慢走了出去。

    “……”暗卫叹了口气,为什么主子总是不喜欢听他把话说完呢?迫于夜家那些俗套的规矩,他刚刚又不能插嘴,现在家主走了,他更没机会说了……

    算了,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那个叫什么凤邶夜的,表面上看起来很玄乎,可是连他属下都能发现的事情,他居然不相信?

    那个人就是个草包,典型的被凰权主义迫害的他们男人界的耻辱!也不知道家主到底为什么会那么赞赏那个人,还要亲自去会见……

    呸呸呸,他刚刚在说什么?怎么那么酸溜溜的?夜家的规矩,暗卫就应该守暗卫的本分,不能对主子生出不二之心,他是疯了才会……

    ……他闭眼,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平定自己的心思。在看了看家主那边,已经有那么多暗卫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

    唉,也罢,与其跟着家主尽受一些莫名的其妙委屈,他还不如直接去监视叶琉来的痛快一些,若是不小心碰见什么,还能立个大功呢……

    (大概意思就是如果他运气好,还能捡到个立大功的意思。这里的什么并不特指某种东西或者某个人,完全只是个指代词,没有含义。)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不知过了多久,凤邶夜抄近道从草丛中走出来,果然和他料的没错,此时阮黎芫正着急的往这个方向走来。

    眉头紧锁的样子,看来是她刚刚搜寻了大半个树林,却依旧没有找到叶琉她们……毕竟是她的亲人,她何尝能不着急呢?

    “小歌儿!”凤邶夜朝她挥了挥手,尽管内心已经因为能和芫芫在一起这个事高兴了好久,可是他表面上还要做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不能太高兴,因为会让芫芫觉得她轻浮;也不能太伤感,因为现在的他,貌似什么都不是,还没有资格那个资格去为叶琉她们做什么……

    “凤邶夜?”阮黎芫急步走过去,看见凤邶夜心中有点疑惑,然而当她知道凤邶夜抄近道过来时,心中的疑惑也被打消了几分。

    “看样子……你也没找到……”阮黎芫垂了垂眸,“热带雨林这么大,凭我们两个要想找到人还远远还不够,现在大部分地都找过了,更是……”

    “小歌儿别灰心,叶琉她们在这雨林里左右也不过是游览,只要不去作,她们就不会遇上什么危险。只要日落之前找到她们,便一定没有问题!”

    “说的轻松!”阮黎芫撇了撇嘴,“这里这么大,那又是两个能够不断移动位置的人,谁知道那个地方我们找过之后她们会不会去……”

    “……”emmm,他该怎么告诉芫芫,那两个人现在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有他的人在,她们根本就没办法随地走动……

    看着阮黎芫那自责的模样,他虽然已经料到会如此,可他还是有一点心疼。不仅为她,还为自己的那一己私欲,感到懊恼……

    “也罢,凤邶夜,前面有一条湖,你陪我过去看看吧。那是我们最后的一丝希望了,如果还找不到,我们就送信回去安排人过来。”

    “小歌儿……”凤邶夜张了张口,似是有话要说。可是他却又不敢说,明明已经到嘴边的话,却又被硬生生的吞了进去。

    ‘凤邶夜……你陪我吧……’

    ‘好……’

    凤邶夜内心一阵恍惚,到底还是被阮黎芫的那句话给诱惑到了。

    从前的叶如歌,对凤邶夜都是拒之门外,如今却主动邀请。

    不不不……准确的来说,不管是凤邶夜,还是曾经遗憾终生的郗溟夜,又会是为爱消逝的纪裕,都不曾有过的……这么美好的待遇。

    “凤邶夜,你知道叶琉于我而言代表着什么吗?”阮黎芫的眼中无光,漠然的看着前方,还是忍不住想要跟凤邶夜聊些什么。

    “于你而言?”凤邶夜知道,阮黎芫所说的“我”一定不单单指她叶如歌,他想,叶琉与她而言更多的,还是那一份纯真的母爱吧……

    毕竟她,渴望了那么久的亲情,最终,也只在叶琉身上实现了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