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叶家祠堂,是供奉世代祖先的地方,这句话便是她从祠堂中得到来自祖先的讯息,她到现在都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可是随着某些事情的发展,真相……

    如同沉在河里的巨石一般,竟慢慢的浮了起来。她也似乎约理解隐隐约yc到了什么……

    夜色,愈来愈沉重。连那最后一丝微弱的月光也被厚厚的云层给遮盖住了。

    周围一片雾蒙蒙的,随着一阵微风吹过,天上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那种润物细无声的意境,也总算是彻底洗去叶琉心中的那一团忧郁之情了。

    “轰!轰隆隆!”夜家上上下下此时灯火通明,似乎并没有要歇息的样子。天上传来轰隆隆的打雷声,异常刺耳。

    “王爷,王爷?你快回去看看吧,女皇好像找你有事!”门口,凰齐钰带来的下人急急忙忙的敲着大门,语气也带着急切。

    “母后?这么晚了,她找我做什么?”正爬在叶琳衣身上埋头耕耘的凰齐钰一听,立刻停下了动作,抬起头,一脸茫然。

    “……是啊,按理说你现在应该在府上待着才对,若是她找你你不在的话……会不会暴露我们俩的关系?”叶琳衣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的点上。

    “是啊……你们夜家现在跟凰国势不两立,如果被她知道我们两个,那可就完了!天知道那个女人一天不倒,我就不得不需要三王爷这个身份做掩饰……”

    “要不你先回去?夜家地下室有一条秘密通道可以直达你的府邸,到时候你一定能及时赶回去的。”叶琳衣强力掩饰着自己的欲求不满。完美的将自己伪装成一个知书达礼的女人,完全为丈夫做考虑。

    “那你怎么办?我们这么久没见,好不容易才逮着机会能够聚一聚,可是我们却连这么一点温馨时光都没办法好好体会……”凰齐钰看着叶琳衣的眼,一脸的不舍,似乎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包含着真情实感。

    “我没事……”叶琳衣笑了笑,“你放心,像这样的机会以后还会有很多。错过了一次,还有下一次,下下一次不是吗?倒是你……那个女人本就对你不友善,若是你有什么把柄被她知道,那你可就真的危险了!”

    “……”凰齐钰沉默了一会儿,外面的敲门声更加剧烈,看样子事情当真是危急万分了。他只得不情不愿的起身,将衣服从一旁捡起来穿好,这才不舍的跟叶琳衣道别,转身准备离开。

    “阿钰!”眼睁睁的看着凰齐钰开门,眼见着他的背影就要消失在自己眼前,可是她又不能直接追出去,拦着他不让走……

    然而感情这种东西很复杂,她实在忍受不了这样偷鸡摸狗一般的日子,内心一番挣扎之后,她到底还是出声在最后叫住了他。

    “嗯?”

    “阿钰……”叶琳衣顿了顿,“你相信我,现在夜家的部署范围已经到达皇宫内部,要不了多久,凰国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那个女人,你所憎恶的那个女人,也即将下台。当我们两个一起站在辉煌的舞台之上的时候,便也能享受真正的温馨日子了!”

    “我当然也相信我们能够一直在一起。”凰齐钰回头对她笑了笑,“我也相信那一天不久之后就会到来,因为……你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

    也不会的,不是吗?

    北冥泽最后对她笑了笑,没有等到她的回答,便随着刚才敲门的那个下人一起走了,当他到达叶琳衣所说的那个密道时,他的眸光闪了闪。

    “主君,这里便是密道了。我们还要其他事,也就送你们到这里。不过你们放心,密道里面很安全,可以顺利到达王爷府。”

    “那就辛苦你了。”凰齐钰看着那个领路的女将军,笑了笑。礼貌性的与她聊了几句,便踏入了那所谓的“密道”。

    叶琳衣此刻内心当然是复杂的,她盼星星盼月亮盼了好久才把凰齐钰盼来,谁知道那个女皇前来碍事!

    若不是忌惮着叶家,她早就让那些潜伏进皇宫的人动手两人,还能等到现在?

    所以说那个女皇什么的最讨厌了!还有叶琳衣、叶家什么的!简直就是绊脚石啊!

    “啪”的一声,随着花瓶掉落在地上破碎的声音,叶琳衣表示自己也就不解气,她狠狠的砸了砸被子,不甘与怨恨之情竟显眼中。

    “王爷,这条密道……刚刚你在房内的时候,我听见外面热说这条密道直通您的寝房,可是您寝房里那么多机关,这密道到底是怎么修的,才能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完工?”

    “……”下人的提问引发了凰齐钰的一阵思考,他沉迷不语。说实话,寝房那种地方,藏着太多秘密,没有机关是不可能的。可是这条密道,甚至连他都不知道。

    那么问题来了,那么多机关,一触即发,叶琳衣到底是怎么才能在做到不触发那些机关的情况下修好密道的呢?

    凰齐钰想了一会儿,便不想在思考了。他记得有段时间,叶琳衣经常出入他的寝房,想必那些东西就是那个时候……

    呵……事实上,叶琳衣那个人现在被他骗得团团转,总之不可能会背叛他就对了。至于这条密道……也罢,就让它成为一个迷。

    没必要事事都去纠结一个答案,说不定它还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救自己一命呢……

    天上的雨,稀稀落落的还在继续下个不停,凰齐钰最终打开了密室终点的大门,看着自己面前熟悉的景象。

    他突然懂了……懂了这间密室的原理……

    “呵……”凰齐钰嘴角扯了扯,轻笑一下。将门光上,慢慢的走到床边坐下,他闭上眼似是在沉思。

    “那……王爷,我先下去为您准备温水了。”下人像凰齐钰行了个礼,不敢打扰他沉思的模样。

    十分自觉的走到旁边将烛火点燃,尽管周围一片黑暗,但这似乎也并不影响光明的重生。那火光虽微弱,然而面对这这么大一片黑暗,毫无畏惧。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