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更甚至……这后面发生的一切事她都没有想到……她只知道,小姐已经很久没有和家主沟通过了,刚刚她们俩终于有机会说话,可似乎结果并不好。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在当初,她不在的那一段时间?

    “巧儿?你又在想什么呢?再不走我可不等你了!”阮黎芫发现巧儿没有跟上,回头呼喊。

    巧儿一回过神,发现阮黎芫已经走远了,她连忙跟上。可是心中的疑惑一点也没减少。

    ……

    “家主,我们歇息吧?”管家忙完自己的事之后,回到叶琉房中,正好发现此时阮黎芫已经跟叶琉谈完离开,她便进来照顾叶琉。

    “嗯……”叶琉点点头,放下刚刚阮黎芫递过来的茶杯,在管家的帮扶下慢慢的躺了下去,“你去把灯关上,便也回去歇息吧。”

    “好。”管家应下,眼见着叶琉躺在床上,她便放心了。转身将烛火熄灭,当周围陷入一片黑暗之时,她回头望了望叶琉。

    “家主,大夫说你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明天可以出门去逛逛,散散心。所以今天晚上我们好好休息,争取明天能够玩的开心。”

    “……”

    ……

    管家站在门边,等了很久都没有叶琉的回应,她只当叶琉是睡着了,没有想太多,转身将门带上。

    她是个管家,在叶家做了那么多年,与叶琉之间早已不仅仅是主仆关系。自从她审图一日不如一日之后,她便每天没困在房间中。

    要么因为生意上的事愁劳,要么就是小少主的事情。这么久以来,她似乎从没开心过一次,连好好出门散心都不行。

    天知道古代的医术落后,得了病什么办法都没有,只能让你每天喝药喝药,然后好好待在床上调理、调理。

    叶琉这个都算幸运了,有的人在床床上躺了一辈子都不得安生,最后抱着遗憾去了。

    她当然不能让叶琉也那样,跟大夫好说歹说才勉强换来这么一次出行的机会,当然得好好珍惜才行啊!

    ……

    终于,随着“吱呀”一声,叶琉慢慢睁开双眼,看着周围,看着她身处的黑暗之中,就好像整个世界上,她就只剩这一片黑暗的陪伴一样……

    宁静……没了周围的嘈杂与喧闹,她的脑子终于不像之前无数的蜜蜂嗡嗡嗡直叫一般,安静了下来。

    她回想起之前与叶如歌的点点滴滴,心中那一点点母子之情被唤醒,她露出了一抹笑容。

    然而就在那之后,她突然看到一个张牙舞爪的叶如歌出现在自己面前,似要夺去自己的生命,将自己抽皮扒骨一般。

    她吓了一跳,想要逃离那样的叶如歌,然而她发现自己已经落入魔爪,再也逃不出去了……她的心如同被人狠狠蹂躏两人一番,十分痛苦。

    借尸还魂,脱胎换骨。

    改朝换代,凤凰重生……

    叶家祠堂,是供奉世代祖先的地方,这句话便是她从祠堂中得到来自祖先的讯息,她到现在都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可是随着某些事情的发展,真相……

    如同沉在河里的巨石一般,竟慢慢的浮了起来。她也似乎约理解隐隐约yc到了什么……

    夜色,愈来愈沉重。连那最后一丝微弱的月光也被厚厚的云层给遮盖住了。

    周围一片雾蒙蒙的,随着一阵微风吹过,天上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那种润物细无声的意境,也总算是彻底洗去叶琉心中的那一团忧郁之情了。

    “轰!轰隆隆!”夜家上上下下此时灯火通明,似乎并没有要歇息的样子。天上传来轰隆隆的打雷声,异常刺耳。

    “王爷,王爷?你快回去看看吧,女皇好像找你有事!”门口,凰齐钰带来的下人急急忙忙的敲着大门,语气也带着急切。

    “母后?这么晚了,她找我做什么?”正爬在叶琳衣身上埋头耕耘的凰齐钰一听,立刻停下了动作,抬起头,一脸茫然。

    “……是啊,按理说你现在应该在府上待着才对,若是她找你你不在的话……会不会暴露我们俩的关系?”叶琳衣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的点上。

    “是啊……你们夜家现在跟凰国势不两立,如果被她知道我们两个,那可就完了!天知道那个女人一天不倒,我就不得不需要三王爷这个身份做掩饰……”

    “要不你先回去?夜家地下室有一条秘密通道可以直达你的府邸,到时候你一定能及时赶回去的。”叶琳衣强力掩饰着自己的欲求不满。完美的将自己伪装成一个知书达礼的女人,完全为丈夫做考虑。

    “那你怎么办?我们这么久没见,好不容易才逮着机会能够聚一聚,可是我们却连这么一点温馨时光都没办法好好体会……”凰齐钰看着叶琳衣的眼,一脸的不舍,似乎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包含着真情实感。

    “我没事……”叶琳衣笑了笑,“你放心,像这样的机会以后还会有很多。错过了一次,还有下一次,下下一次不是吗?倒是你……那个女人本就对你不友善,若是你有什么把柄被她知道,那你可就真的危险了!”

    “……”凰齐钰沉默了一会儿,外面的敲门声更加剧烈,看样子事情当真是危急万分了。他只得不情不愿的起身,将衣服从一旁捡起来穿好,这才不舍的跟叶琳衣道别,转身准备离开。

    “阿钰!”眼睁睁的看着凰齐钰开门,眼见着他的背影就要消失在自己眼前,可是她又不能直接追出去,拦着他不让走……

    然而感情这种东西很复杂,她实在忍受不了这样偷鸡摸狗一般的日子,内心一番挣扎之后,她到底还是出声在最后叫住了他。

    “嗯?”

    “阿钰……”叶琳衣顿了顿,“你相信我,现在夜家的部署范围已经到达皇宫内部,要不了多久,凰国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那个女人,你所憎恶的那个女人,也即将下台。当我们两个一起站在辉煌的舞台之上的时候,便也能享受真正的温馨日子了!”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