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我让你闭嘴!听不见吗?”叶琉也加了语气,心底更加不满意。沉闷的语气足以表现出她很生气,额头上的青筋也能表现她的愤怒,然而身体的原因,竟让她连发气都做不到。呵……可悲的身体……

    “叶琉啊叶琉!你现在的地位确实很高,然而你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去夺取过更高的地位。我当然知道有什么东西束缚了你,然而我给过你说出来的机会你却没有好好珍惜,那我便只能继续默认你的野心。”

    “说白了,那不过是你……被压抑了多年无处发泄,然而一旦爆发确实十分可怕的野心……”

    野心……多么简单的一个词汇,可是背后藏着的人心,那不安本分、不可驯服的情感确实从来都不简单的。

    阮黎芫最后是被叶琉给打出房间的。天知道那几乎病入膏肓的身体不动还不知道,一动吓一跳!简直要人命了啊喂!

    “唉。”从房间里慢慢走出来,阮黎芫重重的叹了口气。一直在外等候的巧儿见此迎了过来,将手中的一只灯笼递给她。

    “小姐,是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吗?”巧儿关怀的问了一句,看着她心事重重不对劲的样子,心中不免疑惑了几分。

    “没有!”阮黎芫笑了笑,接过灯笼,她低头看着灯笼愣了一会儿。刚刚还没有发觉,此刻在周围都是灯光照明的情况下,她反而看清了灯笼。

    毫无疑问,灯笼是刚刚凤邶夜给的那只。然而灯笼上面刻画的龙凤呈祥的图案……是在喻示着什么吗?

    天知道当初凤凰帝国的象征就是这样一副龙凤呈祥图,可是后来凤国凰国分裂,龙凤呈祥就变成了两国的禁忌。

    凤与凰,凤凰于飞。这可是两国合并的大兆啊!可是当初凤国和凰国的君主立下毒誓,绝不屈服于对方,实现合作。因此,要想合并,便只能靠战争……

    “小姐?小姐?”巧儿看阮黎芫又陷入了沉思,便再次开口唤了几声。

    “嗯?额……对,巧儿,我们回去吧。”

    阮黎芫刚开始还有点懵,随即反应过来,将手中的灯笼往身后藏了藏,不想让别人发现。然而便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小姐……”巧儿愣了愣,她很是意外。事实上最近小姐有很多不同寻常的地方,她都当小姐只是过腻了曾经的日子,所以想换一换。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小姐从曾经的小姐变成了如今的少主,一切都变了,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让她还没办法接受。

    在她的眼中,小姐永远都是自己心中的小姐。然而小姐变了,变化最大的……就是一年前她被小姐支走的时候。

    天知道当时她走了整整一周,任务失败回来时,小姐虽然没有责怪于她,然而却告诉她家主中毒的消息……当时她都懵了,完全没有想到家主会中毒。

    更甚至……这后面发生的一切事她都没有想到……她只知道,小姐已经很久没有和家主沟通过了,刚刚她们俩终于有机会说话,可似乎结果并不好。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在当初,她不在的那一段时间?

    “巧儿?你又在想什么呢?再不走我可不等你了!”阮黎芫发现巧儿没有跟上,回头呼喊。

    巧儿一回过神,发现阮黎芫已经走远了,她连忙跟上。可是心中的疑惑一点也没减少。

    ……

    “家主,我们歇息吧?”管家忙完自己的事之后,回到叶琉房中,正好发现此时阮黎芫已经跟叶琉谈完离开,她便进来照顾叶琉。

    “嗯……”叶琉点点头,放下刚刚阮黎芫递过来的茶杯,在管家的帮扶下慢慢的躺了下去,“你去把灯关上,便也回去歇息吧。”

    “好。”管家应下,眼见着叶琉躺在床上,她便放心了。转身将烛火熄灭,当周围陷入一片黑暗之时,她回头望了望叶琉。

    “家主,大夫说你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明天可以出门去逛逛,散散心。所以今天晚上我们好好休息,争取明天能够玩的开心。”

    “……”

    ……

    管家站在门边,等了很久都没有叶琉的回应,她只当叶琉是睡着了,没有想太多,转身将门带上。

    她是个管家,在叶家做了那么多年,与叶琉之间早已不仅仅是主仆关系。自从她审图一日不如一日之后,她便每天没困在房间中。

    要么因为生意上的事愁劳,要么就是小少主的事情。这么久以来,她似乎从没开心过一次,连好好出门散心都不行。

    天知道古代的医术落后,得了病什么办法都没有,只能让你每天喝药喝药,然后好好待在床上调理、调理。

    叶琉这个都算幸运了,有的人在床床上躺了一辈子都不得安生,最后抱着遗憾去了。

    她当然不能让叶琉也那样,跟大夫好说歹说才勉强换来这么一次出行的机会,当然得好好珍惜才行啊!

    ……

    终于,随着“吱呀”一声,叶琉慢慢睁开双眼,看着周围,看着她身处的黑暗之中,就好像整个世界上,她就只剩这一片黑暗的陪伴一样……

    宁静……没了周围的嘈杂与喧闹,她的脑子终于不像之前无数的蜜蜂嗡嗡嗡直叫一般,安静了下来。

    她回想起之前与叶如歌的点点滴滴,心中那一点点母子之情被唤醒,她露出了一抹笑容。

    然而就在那之后,她突然看到一个张牙舞爪的叶如歌出现在自己面前,似要夺去自己的生命,将自己抽皮扒骨一般。

    她吓了一跳,想要逃离那样的叶如歌,然而她发现自己已经落入魔爪,再也逃不出去了……她的心如同被人狠狠蹂躏两人一番,十分痛苦。

    借尸还魂,脱胎换骨。

    改朝换代,凤凰重生……

    叶家祠堂,是供奉世代祖先的地方,这句话便是她从祠堂中得到来自祖先的讯息,她到现在都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可是随着某些事情的发展,真相……

    如同沉在河里的巨石一般,竟慢慢的浮了起来。她也似乎隐隐约约理解到了什么……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