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精彩小说免费!

    “哪儿那么麻烦,还要想弄死这个另外两个会怎么样。害的我死了那么多脑细胞!好烦好烦好烦!”阮黎芫有点炸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血腥味让她更加烦燥起来。

    “你……你刚刚说什么?”凤邶夜装作没听懂阮黎芫的话,“搁以前?据我所知……以前的叶如歌可是很文雅的,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开放,还想把他们一起弄死?小歌儿,你告诉我,我不过是听错了,其实你根本没有那么想的对吧?”

    “有什么不行的!擒贼先擒王!只要把……”别看她现在这样,要控制女皇还有凤国那位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只是……

    她看着凤邶夜不对劲的脸色,硬生生的把接下来的话吞了下去,“那个啥……你刚刚确实听错了,我这么温柔的人又怎么可能说出那样的话呢?”

    “是啊……你这么可爱……”凤邶夜撩起她耳边的秀发,窗外微风拂过,吹得她的发丝又变得凌乱了一些。凤邶夜对上阮黎芫的视线,尽管心中明了,表面上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然而他的眼却骗不了人。

    确认过眼神,你……就是那个人……

    阮黎芫不敢看他的眼睛,因为一看他,就会想起那个人的身影。明明近在眼前,却又要装作不认识。

    明明自己的事在他面前早已展露无遗,还要当做什么都没有似的,真是别提多委屈了。

    可是再委屈……她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谁让……那个人就是他呢?

    夜,已经很深了。阮黎芫到底还是没有留在凤邶夜那个过,只是坐着马车,跟巧儿一起回到叶府。

    说起巧儿,上次让她去弄个东西,弄了两三天才回来,最后却还是没有把东西带回来,别提多气人了……

    不过气人归气人,她也没有真的怪罪于巧儿。当初不过只是想要将她支开,却没想到……

    算了,往事不要再提。只见她从马车上下来,周围一片阴森森的,她倒是不怕,更何况那个凤邶夜说什么都要跟着她来,说是怕她危险……

    “行了行了,我已经到了。倒是你,这么晚了,还是赶紧回去好好休息,注意点安全。”

    “不要,我要看着你进去我才放心。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埋伏在这位,只等着我离开就伤害你呢!”

    “拜托!你很希望我遇上什么恐怖分子的袭击吗?”阮黎芫翻了个白眼,这些日子以来战火激烈,大家都待在自己家中不敢出门,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敌军逮过去当俘虏,还有谁不要命了敢在外面晃?

    倒不是说夜家或者凤国随时会带兵打过来,只是夜家那边新提拔了一位军师,那军师奸诈狡猾,专门派人到敌国潜伏做卧底。有的卧底来抢钱、抢物资,做事高调。有的卧底潜进来杀人,抢俘虏。

    烧杀抢掠,做事极端,无所不用极其。要知道这样做不仅可以扰乱民心,给自己的侵略打好基础,还可以将她们所缺少的资源给抢夺回去。用最少的经济资源达到自己的目的,才是掠夺最高的境界啊……

    她不明白叶琳衣为什么会找那样的人做军师,但是不可否认的,那个军师虽然手段狠厉了一点,但是对他们自己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据说这是那位军师上任第一次虽将领一起作战,然而已经有不少领地的百姓遭到毒手。弄得凰国现在上上下下人心惶惶的。

    连白天他们都如此猖狂,更别说是晚上了。所以说凤邶夜担心是正常的,毕竟她现在作为叶家少主,叶琳衣的死对头,自然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咳咳……我怎么可能那么想呢?我在乎你,所以你的安慰在我看来比我自己还要重要,我只是一丝一毫的风险降落在你身上而已。”

    “安危……比起我,恐怕你更危险好吧?”在这个女权时代,她一个女人,家门就在面前不说,比起他一个人貌美如花还是群主的男人来说,到底谁更危险?

    他家离这里这么远,要不是她实在拗不过他,她肯定不会让他来的。虽然知道他有那个能力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可是表面上他不过是一个文弱的群主,怎么看来都是更容易受伤的那个。

    “……”凤邶夜不说话,看了看叶家里面,虽然现在这大半夜的,可是里面依旧灯火通明,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等阮黎芫这个少主回家。

    毕竟之前她跟自己出门的时候,还是白天,也没有跟家里的人说明情况,这么晚了还不回去,难免会让他们担心了……

    “好了,别说了,你还是赶紧进去吧。让我看着你回家,更有安全感一些。”凤邶夜将手里照明的灯笼递给她,虽然她家里灯火通明的,可是还是免不了他的担心。

    毕竟从大门口到寝房还是有一段距离的,那漆黑一片的,她看不见可咋办?尽管他知道里面的下人会贴心的照顾着她,可是这也碍不住他自己想要做出的一点贡献。

    “……”阮黎芫沉默的接过灯笼。这天色不早了,若是不接过来,他肯定又要跟自己墨迹好一会儿,还不如拿着这灯笼让他舒心一点。更何况他的马车上面还有灯笼,所以……

    “注意安全!”凤邶夜很满意阮黎芫收下了自己的东西,高高兴兴的苦行着她离开。尽管她进去了很久,可是他还是站在门口,似是舍不得走,又似是要确认什么。

    “少主,您终于回来了?”听见叶如歌的敲门声,下人们很快的走过来将门打开,迎面看见是阮黎芫,她们高兴坏了。盼天盼地,可总算盼着了她们的少主平安归来啊……

    “……”阮黎芫不说话,默默的走近门,看着下人们将门关上,将自己与他阻拦在一墙之外,她心中很不是滋味。

    “少主,家主在房间里等了您很久了,还是先去看一看她吧……”下人们的声音响起,总算唤回了她的情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