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精彩小说免费!

    想当初的郁非鸢,是那样的文弱,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只因为她处在一个和平年代,可是现在……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果然,乱世与战争会让人异常兴奋。

    她觉得自己身体里沉睡了很久的嗜血基因快要觉醒,仿佛不做点什么的话手就会很痒,浑身都不会舒服……是说,她现在已经有了能力能够做回老本行,要不是现在任务紧迫,她还真的想……

    “想什么呢?那么出神?”凤邶夜从她身后走过来,看着窗外的景色,可是那外面一成不变的花花草草,也没什么异样的。那她又怎么会看的那么出神?

    “……”阮黎芫收回情绪,摇了摇头,对着凤邶夜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有点借景生情,突发感想罢了。”

    “突发感想?你想到了什么就突发感想了?”凤邶夜像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可是阮黎芫怎么可能告诉他自己想杀人?

    “真的没什么。对了,你大半夜的叫我来这儿干什么?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还是说……你想跟我发生点什么?”

    阮黎芫将话题转移,一只魔爪慢慢的抚上了他的胸膛,开启了强撩模式的阮黎芫简直无可阻挡,弄的凤邶夜心痒痒的。

    “别闹!说正事呢!”凤邶夜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表示自己受不了这样的诱惑,最怕的……还是他疯起来控制不住自己啊……

    每个人心底都有**,他也有,这美人在怀,他又不是柳下惠,怎么可能没感觉?

    阮黎芫被抓着手,感觉有点不自在,轻轻的将手抽了回来。凤邶夜倒没有觉得什么,正了正脸色。

    “听说……不出手了?”这件事情其实他很早就想问了,前段日子,夜家准备攻打凰国的兵突然无声无息的撤了回去。

    他派人去打听,绕了好几个弯才终于找到背后安排的人,只是他很不解。要知道,凰国灭了,她完成任务来应该更轻松才对。

    天知道这个任务早已经到了时限,本来大家都会失败接受惩罚,还是七彩阁那边突然发消息过来说可以延长任务时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然而任务延长对他们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才对。所以这么长时间过了,她又可以任性的“玩”儿了。

    没错,你没看错,是玩。这么久以来,她一直主张叶家静观其变,不是有什么谋略在策划当中,仅仅是她懒癌犯了,想玩不想做任务而已……

    “唉。”阮黎芫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想啊。谁让母亲大人的话就是天命不得不从呢?你不知道,就为了凰国的这个事情,她都念叨了好几回了。”

    “每一次都是说什么这是叶家的使命,这是叶家应该做的。叶家受了凰国的恩惠,所以一定要回报……耳朵里面听的全是茧子!”

    “茧子?在哪儿呢?我看看!”凤邶夜看着阮黎芫不满的模样,赶紧凑近她,当真去检查耳朵去了。

    “嘛呢?”阮黎芫皱了皱眉,不满的偏了偏头与他拉开距离,然后一巴掌将他拍开。

    “……”凤邶夜尴尬的收回手,事实上,叶家的曾经他不是没有打听过,除了查到曾经帮助叶家的那个人其实跟皇室没有任何关系以外,他什么也没查到。

    然后那条消息几乎是全国都知道的一件事,真实性也是无人考证。只是有人猜测,皇室于叶家的恩情,不是再造之恩而是知遇之恩。

    毫无疑问,叶家能够摆脱当年困境,是再造之恩没错的。可是千里马没有伯乐的赏识,她们也发展不了那么快。

    想必这也是当初叶家与皇族那么爽快的签订契约的一个原因罢。说的有理有据,事实上这到底还是别人的怀疑罢了。

    当年的真相,一直都是叶家整个家族的绝密,除了叶家家主一代一代的传下来,没有其他任何人知道。至于叶琳衣,她现在还只是少主。

    叶琉尚且健在,要离她升职当做家主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所以现在的阮黎芫也是不知道的。她倒是偷偷进过祠堂,可是没有任何线索。

    也就是说,这些事情还是只有叶琉知道。可是叶琉显然不愿意告诉他们,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一个字不提了……

    “对了,你刚刚说你母亲……难道你母亲的毒素已经清理干净了?”

    “毒素还有很多,不过目前除了还有点虚弱以外,没什么大碍。不过想想她甚至还能牟足劲来骂我,想必这点虚弱对她来说也没什么影响。”

    “那你接下来该怎么办?总不可能当真出手去解决夜家吧。要知道比起夜家来说,凰国对付起来更容易一些。日更你在和叶琳衣那边联合一下,要搞定她还不轻而易举?”

    “要真有你说的那么容易就好了。母亲不止一次提醒过叶家不能对皇族出手,所以只能借助夜家那边,可是叶琳衣也不是什么好惹的,敢跟凰国彻底翻脸,连凤国他们都不合作,棘手得很!”

    “如果说夜家仅仅是和凤国观点不同才不合作的呢?我认为这个可能性还是要大一点的,毕竟夜家和凤国之间还是挺友好的。”

    “凤国那边可不像凰国,没有内忧,战斗力不逊于夜家。如果真像你的意思,夜家已经到了连凤国都不怕的程度,那他们可早就开战了!”

    “说的也是……”阮黎芫撑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半响不说话,可是没一会儿,她就揉了揉蓬乱的头发,十分烦燥,“真是的!这要搁以前,直接把三个国家都弄死弄死弄死就行了!”

    “哪儿那么麻烦,还要想弄死这个另外两个会怎么样。害的我死了那么多脑细胞!好烦好烦好烦!”阮黎芫有点炸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血腥味让她更加烦燥起来。

    “你……你刚刚说什么?”凤邶夜装作没听懂阮黎芫的话,“搁以前?据我所知……以前的叶如歌可是很文雅的,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开放,还想把他们一起弄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