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精彩小说免费!

    结果,如女皇所愿,叶家依旧不反抗,那些被他们辛辛苦苦垄断的产业,最后也只能默默得还回去。以叶家的精明度,也许她们早就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交出一些产业,开始垄断另一些产业。

    只为了再乱世保自己安然无恙。只是她们心冷了,对女皇失望了。便也铁下心来,不管凰国怎样,他们都不会帮忙……有人可能会说契约,事实上,契约上的条例早已被违反,契约也便作废。叶家,更没有理由帮凰国了……

    她们完全可以学夜家那样,自立为王,然后攻击凰国,可是她们没有……天知道这种时候她们没有落井下石,而是选择旁观,便已经是对凰国的最大帮助了。而她们,又凭什么要求人家做更多呢?

    凤国和夜家那边看见凰国这边闹得欢,心中暗自庆幸叶家没有帮忙,要不然打下凰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凤国国君曾经不止一次暗自庆幸叶家不是自己国家的,天知道叶家的实力深不可测,仅仅在经济方面就已经超越他们太多!

    通过那么多年的积累,又有那么大的财源流进流出,叶家怎么可能没有丝毫成长?谁又知道她们会不会偷偷的发展其他地方呢?钱,是一切东西的来源,叶家只要稍稍成长起来,便是心腹大患。

    他承认,有叶家的存在,凰国整个国家的经济实力都在日益增长。可是像叶家这样的定时炸弹,说实话是没人敢要的。就像夜家一样,一旦叛变,即使在以前为自己带来利益,可是却依旧能成为一颗致命的炸弹。

    它,对于整个国家来说,就只是威胁而已。凤国国主一直以为,自己国家,现在这样就挺好,想凰国,两个定时炸弹在那里摆着,偏偏那个女皇还不识时务去踩这个炸弹,其中一个引爆了,另一个也接近引爆。

    这样的情况,她凰国不死也难啊!

    “呀……呀!呀——”漆黑的夜晚,一群乌鸦从树梢上飞过。伴随着昏暗的月光,乌鸦完美的将自己隐匿在黑暗中。那树上时不时传来乌鸦的叫声,却又找不到乌鸦的踪影。

    “月黑风高……杀人夜啊!”阮黎芫站在窗台钱,抬头看着窗外的月亮。那斜挂在天上的半轮残月,向周围散布一种枯涩暗淡的光。那种了无生气的灰色微光,似乎是象征着死亡。

    像是为了配合月光似的,周围一片寂寥,死气沉沉。荒无人际的街道似飘来袅袅青烟,显得是那样的诡异。在加上最近发生的那么多事情,更是弄的人心惶惶的。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时。

    阮黎芫愣愣得望着天上的月亮,月亮周围那一片腥红色,是那么熟悉的颜色。熟悉到她仿佛能够闻到空气中那诱人的血腥味……

    都说职业病是可怕的,她不管是杀手还是医生,每天见到最多的东西还是血,不知不觉中她熟悉了那个味道,她爱上了那个味道……

    想当初的郁非鸢,是那样的文弱,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只因为她处在一个和平年代,可是现在……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果然,乱世与战争会让人异常兴奋。

    她觉得自己身体里沉睡了很久的嗜血基因快要觉醒,仿佛不做点什么的话手就会很痒,浑身都不会舒服……是说,她现在已经有了能力能够做回老本行,要不是现在任务紧迫,她还真的想……

    “想什么呢?那么出神?”凤邶夜从她身后走过来,看着窗外的景色,可是那外面一成不变的花花草草,也没什么异样的。那她又怎么会看的那么出神?

    “……”阮黎芫收回情绪,摇了摇头,对着凤邶夜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有点借景生情,突发感想罢了。”

    “突发感想?你想到了什么就突发感想了?”凤邶夜像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可是阮黎芫怎么可能告诉他自己想杀人?

    “真的没什么。对了,你大半夜的叫我来这儿干什么?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还是说……你想跟我发生点什么?”

    阮黎芫将话题转移,一只魔爪慢慢的抚上了他的胸膛,开启了强撩模式的阮黎芫简直无可阻挡,弄的凤邶夜心痒痒的。

    “别闹!说正事呢!”凤邶夜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表示自己受不了这样的诱惑,最怕的……还是他疯起来控制不住自己啊……

    每个人心底都有**,他也有,这美人在怀,他又不是柳下惠,怎么可能没感觉?

    阮黎芫被抓着手,感觉有点不自在,轻轻的将手抽了回来。凤邶夜倒没有觉得什么,正了正脸色。

    “听说……不出手了?”这件事情其实他很早就想问了,前段日子,夜家准备攻打凰国的兵突然无声无息的撤了回去。

    他派人去打听,绕了好几个弯才终于找到背后安排的人,只是他很不解。要知道,凰国灭了,她完成任务来应该更轻松才对。

    天知道这个任务早已经到了时限,本来大家都会失败接受惩罚,还是七彩阁那边突然发消息过来说可以延长任务时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然而任务延长对他们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才对。所以这么长时间过了,她又可以任性的“玩”儿了。

    没错,你没看错,是玩。这么久以来,她一直主张叶家静观其变,不是有什么谋略在策划当中,仅仅是她懒癌犯了,想玩不想做任务而已……

    “唉。”阮黎芫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想啊。谁让母亲大人的话就是天命不得不从呢?你不知道,就为了凰国的这个事情,她都念叨了好几回了。”

    “每一次都是说什么这是叶家的使命,这是叶家应该做的。叶家受了凰国的恩惠,所以一定要回报……耳朵里面听的全是茧子!”

    “茧子?在哪儿呢?我看看!”凤邶夜看着阮黎芫不满的模样,赶紧凑近她,当真去检查耳朵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