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是吗?”凰齐钰唇角勾出一抹笑,弯腰贴近她的耳朵,“别以为这样就完了,接下来……我会让你感受到我真正的魅力!”

    “嗯……啊啊……不……不要再进去了……啊…………”叶琳衣总有种这样的凰齐钰并不真实的感觉,可是她仔细想了想,并没有发现他什么不对之处。

    想来想去什么也没想到,只是随着凰齐钰的深入,她感到自己灵魂上的颤抖。虽然前世做酒女有不少经验,可是对于这身体来说确实第一次,***的破裂明明是那么痛。

    可是她却依然保持着一种兴奋,迫切的想要继续下去。尽管下身传来的刺激感觉,让她一度坚持不下去,连嘴上也喊着不要,可谁让床弟之事上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呢?

    连她也不例外……

    “啊……够,够了……嗯……”外面的天色渐晚,伴随着浓厚的喘息声,叶琳衣趴在地上,遍布全身的青紫,足以证明刚刚的事有多激烈。浑身上下传来的疼痛,让她甚至没有力气站起来。

    抬头看了看旁边已经穿好衣服的凰齐钰,看着他捡起地上的衣服为自己盖上,她笑了笑,觉得心里暖极了。慢慢的她闭上沉重的眼,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

    凰齐钰站起身,他也不说话,只等确定叶琳衣真的睡过去之后,他冷着脸走出了大厅。连个正眼都不曾给过她,更别说对她的关怀了。

    “王爷。”刚好路过的下人,看见凰齐钰出来,吓得腿有点发抖。她保证,她虽然从其他好姐妹那里知道王爷在殿里做那种事,可她刚来,而且只是路过,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这个王爷虽然是个男人,可是谁也不敢小瞧他,这个阴晴不定的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了她的小命……她在这个世上还没活够,还有好多美丽风景没有看,好多美食没有吃她还不想死啊……

    “你,进去把里面打扫一下,叫几个力气大点的把那个女人搬到主轩旁边的小院里,照顾好她,要是出了什么差错……”

    “我……我知道!出了差错我提头来见您。不过王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事情办好,不劳您操心的!”为了小命,这个吓人也是豁出去了。

    要是凰齐钰知道她现在内心想什么,一定恨不得砍死她。不过他现在更迫不及待的是去洗浴才对,其实他这个人一直都有洁癖的。不管换了多少个身体,他自己的你性格都不会变。

    以前那些女人想要接近他,他都不会理;如果不小心被人碰到,若仅仅是衣服也就罢了,他直接扔掉便是。若是碰到了身体他会恶心好一阵子,,直到彻底将呗碰到的部位洗净为止。

    他的洁癖很严重,只除了一个人的触碰,不会让他反感……若能够和那个人在一起,他也就不用为了洁癖什么的忧愁了,可惜的是,那个女人,拒绝的他够彻底。

    也许他再也没有机会和她在一起,甚至连好好的见上一面说上一句话,那他就不要死乞白赖的缠着她,他又不是没了那个人不可以。

    也许是从她拒绝他的那一刻开始,他也强迫自己去接受别的女人,尽管在那之后他依然会反感,但只要一想到那个人,他就算反感也要强行接受。

    他要让自己摆脱对那个人的依赖,要知道这个世上又不止她一个女人,他又凭什么要吊死在她一颗树上?尽管……她是那颗唯一健康的树……

    呵……慢慢的走近浴房,凰齐钰笑了笑,看着浴桶里早已准备好的热水,已经那从水中倒影出来的他自己的影子,觉得讽刺极了……

    天上连着下了好几天的大雨,在没有雨伞的时代,家家户户的出行都受到了限制,叶琳衣借此机会发明了油纸伞,从而立下大功……

    女皇心里一高兴,便重新赐给叶琳衣一些奖励,并且减轻了她身上的刑罚,只是那属于她的兵权自然是不可能在回去得了。

    几天后,天气转晴,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晴朗的日子让人的心情也不免好起来。叶琳衣站在屋檐下,看着树梢上的喜鹊,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群主府。

    “叶……叶小姐!您……您不能进去啊!群主正在房内休息,并且吩咐外人不得打扰,叶小姐,还请您不要为难小的啊!”

    书房门口,一名女侍卫死死的将房门挡住,不让阮黎芫进去。那一副忠心耿耿第样子,还真的挺让人感动的。

    emmm……感动个头啊!她要进去!她要找凤邶夜!mmp那个人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出现在她面前了。

    据说外面下了多久的雨,那个人就一直呆在书房里待了多久,就连下人们送饭,书房里都没有任何动静。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憋死在书房里了呢!那些下人别看都是女人,一个个胆小得很,连进去看一眼都不敢。

    所以这种事就只能她来了,要是那个人真死在里面,她可怎么办?她还指望着他给自己找材料就叶琉呢!

    “外人?我是外人吗?你们群主是不想活了才说我是外人的吧!我告诉你,你在不让我进去,信不信我拆了你们群主府!”

    阮黎芫有点炸毛,尤其是听见自己被称为“外人”的时候,她心里更加不爽,恨不得来个炸弹把这些人通通炸成灰烬才好,免得碍眼!

    “叶小姐,小的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群主他是个闺阁男子,我们女人私闯进去终究不好,更何况群主的命令在那里……”

    “命令你个头,难道你不知道在这群主府里,谁的命令最大吗?我到要看看那个家伙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非要藏的严严实实,关上门几天几夜都不出来!”

    “叶小姐……叶小姐不要啊!”侍卫拦着阮黎芫,她也算是个练家子,可是如今对上阮黎芫这个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却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快穿之反派男神辛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