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番外36
    ,!

    天知道她之前被那炸弹直接炸晕了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爆炸的冲击力,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附近全是数,而她正以极其羞辱的姿势被挂在上面。

    她知道这个地方,这是仓库一个很小的角落,旁边就是围墙,如果树够高,弹跳力够好,便能够从树上跳出去,也便能够摆脱危险了。

    可是她如今被挂着,树干上不知道被谁支起了一张网,而她正好落到了网上面,偏偏这网还不结实,一动很有可能就从树上掉下去了……

    一想到掉下去不仅可能摔个骨折,还有可能被那炸弹波及,她就不敢随意乱动了。即使姿势在羞辱,可是旁边没有人,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经历了那么多,她的身体也到达了极限,就好比之前纪裕的那个状态。可是她现在的处境,却是进退两难,比纪裕难受多了……

    “咳……咳……”她又咳了两下,有一种自己的内脏都快被掏空了的感觉……她无力的靠着路灯,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那些人,没有一个向自己伸出援手的……

    那些人,甚至都带着鄙夷的目光从她身边路过,那些人,竟是那样的抵触她……想当初她是廖家千金的时候,这些人为了巴结她恨不得贴在她身上,可是如今……

    呵……所以她到底是为什么才会变得如今这样的?江辰希……那个人,若不是他欺骗自己,她又怎么会落入陷阱,如今这么狼狈?

    江辰希,那个混蛋!那个渣男!渣男!她那么信任他,几乎将所以都给了他,他就是这么对她的?早知如此,当初她就不应该救他!没有救他的话,后来的这么多事就都不会发生了!!!

    纪裕……那个人,为了郁非鸢能够不顾一切的模样,着实把她震惊到了……曾经因为纪裕对自己做的那些事,她很恨纪裕,可是如今,对他更多的情感,是爱慕,是惋惜。

    爱慕他的能力,爱慕他的睿智,爱慕他的一切;可是惋惜的,是他的“陨落”。连她在这里都要死不活的样子,纪裕还在那样危险的地方,就算他侥幸掏出来……

    恐怕也是凶多吉少,毕竟他身上那么多伤,里面还那么危险……

    ……

    此刻的廖沁儿可能还不知道,凶多吉少这个词其实是形容她自己的。即使

    身处险境,可是她还是不忘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真不知道是否该为她这样“不怕死”的精神高兴好……

    “轰隆隆……”廖沁儿被挂在树上正当她研究这张网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轰落隆的声音,她侧起耳朵听了听,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始急了起来。

    刚刚纪裕已经说过这地下室有熔浆,如今想必已经从地下室喷出来了,如果刚刚那个声音没猜错的话……不,不行,熔浆温度那么高,要是来了的话,她还能活吗?

    她还没有活够!她还要去拿影后奖,她还没有找郁非鸢报仇!她还要去找江辰希算账!更何况纪裕要是平安的逃出去了,她也算是与之共患难过的人,到时候和纪裕在一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对,她要活下去!她要逃!她要逃出这个鬼地方!她不能死在这里!她一定不能死在这里!她不能这么没有面子的死在这里!她不愿意这么没有面子的就这样死在这里啊!

    她动了动,可是那张网并不结实,她一动整张网就摇椅晃的,随时都有可能断裂的样子……如果断裂了,她岂不是更没有机会逃跑了?不行…这种东西要靠蛮力的话肯定不行……

    只有……

    咳咳,所以说困境更能激发一个人的潜质。眼见着熔浆就要逼近她,她竟真的想出了一个办法——一个在目前看来唯一可行,却又成功率非常低,非常危险的一个办法——

    与其让网自己断裂,与其将自己等死,不如借用惯性,直接将自己给荡出去!有些时候她确实很死脑筋,一个问题怎么也想不出来办法。可是如今,她想自己应该看开一点了……

    反正……掉入万丈深渊之后都必死无疑,不如死马当做活马医,将自己从被动局面变为主动,只要能多一丝生的机会便是她赚到了!成败……也就在此一举了……

    这么想着,她开始在网中活动起来,说实话,那网的质量确实很差。与树干打结的那个地方似乎随时有断裂的可能性,而且栓绑这张网的树干也很细很短,根本支撑不住她这样的重量……

    她的心如同被人死死捏住一般,疼得她喘不过气来。又如同有一根弦在她心中随时可能将她弄死一般——心急如焚,心火燎烧……可是即使如此,她也不的不为了自己去拼这一把。

    她继续晃动自己的身子,带动整张网一起晃动起来,尽管那张网摇摇欲坠,可她偏偏不信邪……像荡秋千似的,打算在熔浆到来的那一瞬间,将自己直接甩出去……

    她计算过了,那熔浆的高度刚好到达网结的高度,以她如今的力度只要网不提前裂开,那么在熔浆到来的那一瞬间,那高温就能将网结烧断,然后她就可以借着惯性被甩出去了!

    是的,没错!她怎么着也是出过国的,堂堂的留学生!这样简单的题目难不倒她……

    一……二……三……

    廖沁儿在心中默数着数字,终于,当她数到第十七下的时候,那样凶猛的熔浆便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来了……十八……十九……

    廖沁儿闭上眼,在心里继续默数数字,当她数到二十的时候,她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下坠感。

    怎么回事?不可能这样的啊!廖沁儿惊了一下,反应过来立马将眼睁开,当真自看见己正以几块的速度往下降。

    她将视线移向网的上方,发现这张网居然提前断开了!而这个时候离她计算好即将被甩出去的那个点的距离还有很远!

    这是……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