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番外35
    ,!

    那是黑色的东西……男子走上前去看了看,那东西……不是鞋吗?难道是那个人也意识到自己脚印的问题,所以就把鞋扔在了这里,然后跑了?

    不是吧……鞋这种东西没了可以再找一双穿上,可是这鞋的主人不见了,要找的话更是麻烦。更何况这鞋又不是灰姑娘的“水晶鞋”啊喂!

    找不到人,就找不到奖杯;找不到奖杯,就会丢了饭碗……男子皱了皱眉,心里愁的很,待在原地不停地转圈圈,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办……

    苍了个天了!

    “各位真是不好意思,这一次的比赛本来有五十位名额,可是如今四十九号和五十号选手不见踪影,我知道这可能会给大家带来麻烦,可是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我们也不能直接取消那两位的资格。”

    颁奖现场的舞台上,主持人再一次的站在上面圆场,不过这可不是他的“帕”,他也就长话短说了,“按照以前的规矩,未到者可以允许有三分钟的候选时间,时间内若是她们赶到,那么比赛继续……”

    “可三分钟之后她们赶不到,那就直接取消资格。当然,三分钟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这三分钟里面,我们为大家准备了一点娱乐项目,希望大家不会觉得无聊。好了,废话少说,三分钟倒计时开始,有请我们的表演者……”

    主持人在台上暖场,说完话他就立马跑下了台,生怕跑的慢了,台下的那些人要找麻烦似的……要是这是他的“帕”就好了,这样他想说啥就说啥,也不用怕台下那群丧心病狂的“大佬”们了emmm……

    在不知名的一条马路边,廖沁儿拖着狼狈的身子慢慢的走过来,她浑身都是伤痕,血淋淋的,头发乱蓬蓬的,衣服破烂不堪,一大块一大块的全是黑渍,鞋子还丢了一只……

    “咳咳……咳……”廖沁儿扶着路灯,往会场里面看了看。没忍住的她开始咳嗽起来,胸中似有一股闷气,可是她怎么咳也咳不出来,倒是咳了一大滩血出来……

    “救我……救救我……”她声音有点沙哑,脑袋昏昏沉沉的觉得自都己快要死了。她拼了命的朝过路的人求救,只希望有人大发慈悲,能够伸一只救赎的手给她……

    廖沁儿……那样骄傲自负的廖沁儿,如今却是这样不堪、这样卑微的求救……廖沁儿,这样的廖沁儿,还是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吗?

    那本应该是站在高高的舞台上受万人敬仰的人,那本应该继承万顷家产享受荣华富贵的,如今却像是过街老鼠,人人都避讳。

    那些过路的人,看见她这般狼狈的模样,还以为她是那讨人厌的乞丐,都躲得远远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摊上了大麻烦。

    倒也不是没有善良的人想要靠近她,可是当她一抬头,那狰狞的面容就把人直接给吓跑了,连个眼神都不愿再递给她……

    “救救我……”廖沁儿此时十分虚弱,她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更别说镜子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连自己的脸都看不到……

    她脸上那样一大块皮肉似乎被撕扯了下来一般,狰狞的伤口似是张开了血盆大口血盆大口,要将人吞噬一般,这怎么让人不害怕?

    那是被灼伤的痕迹……那样明显的一大块痕迹,一定很疼吧,偏偏就伤在脸上,而她自己就像是感觉不到一般,只觉得身体疼痛……

    天知道她之前被那炸弹直接炸晕了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爆炸的冲击力,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附近全是数,而她正以极其羞辱的姿势被挂在上面。

    她知道这个地方,这是仓库一个很小的角落,旁边就是围墙,如果树够高,弹跳力够好,便能够从树上跳出去,也便能够摆脱危险了。

    可是她如今被挂着,树干上不知道被谁支起了一张网,而她正好落到了网上面,偏偏这网还不结实,一动很有可能就从树上掉下去了……

    一想到掉下去不仅可能摔个骨折,还有可能被那炸弹波及,她就不敢随意乱动了。即使姿势在羞辱,可是旁边没有人,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经历了那么多,她的身体也到达了极限,就好比之前纪裕的那个状态。可是她现在的处境,却是进退两难,比纪裕难受多了……

    “咳……咳……”她又咳了两下,有一种自己的内脏都快被掏空了的感觉……她无力的靠着路灯,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那些人,没有一个向自己伸出援手的……

    那些人,甚至都带着鄙夷的目光从她身边路过,那些人,竟是那样的抵触她……想当初她是廖家千金的时候,这些人为了巴结她恨不得贴在她身上,可是如今……

    呵……所以她到底是为什么才会变得如今这样的?江辰希……那个人,若不是他欺骗自己,她又怎么会落入陷阱,如今这么狼狈?

    江辰希,那个混蛋!那个渣男!渣男!她那么信任他,几乎将所以都给了他,他就是这么对她的?早知如此,当初她就不应该救他!没有救他的话,后来的这么多事就都不会发生了!!!

    纪裕……那个人,为了郁非鸢能够不顾一切的模样,着实把她震惊到了……曾经因为纪裕对自己做的那些事,她很恨纪裕,可是如今,对他更多的情感,是爱慕,是惋惜。

    爱慕他的能力,爱慕他的睿智,爱慕他的一切;可是惋惜的,是他的“陨落”。连她在这里都要死不活的样子,纪裕还在那样危险的地方,就算他侥幸掏出来……

    恐怕也是凶多吉少,毕竟他身上那么多伤,里面还那么危险……

    ……

    此刻的廖沁儿可能还不知道,凶多吉少这个词其实是形容她自己的。即使

    身处险境,可是她还是不忘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真不知道是否该为她这样“不怕死”的精神高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