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番外17
    ,精彩小说免费!

    你要做那人上之人,那我就为你打下那个位置,然后亲手将你奉上去。若你只想平平凡凡,找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那我便舍下所有权利,只愿陪着你,依着你。

    对不起,我害怕你发现我的身份,害怕你重新离开我,害怕摆渡人再也不给我机会,害怕那些对你不轨之人有机可乘。所以,对你我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没想到最后被你看出来了。

    而这一次,我又骗了你。只希望你能够宰我不在的日子里,能够重振旗鼓,能够去拿到那个属于你的——影后奖……能够完成你的任务,能够安逸的过完你的后半生……

    芫芫……都说短暂的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作为纪裕,我想郑重的跟你说一句再见。作为下一次不知道将要与你遇见的其他谁谁谁,我还要在这里跟你说一声你好……

    芫芫啊……真的好舍不得你,想要用更多的机会,更多的时间与你在一起,想要节约所有我自己的私人时间,想要多和你说几句话,想要多抱一抱你,想要……

    芫芫……芫芫……

    芫……

    ……

    纪裕的意识渐渐迷糊,眼前的场景慢慢的黑了下来。芫芫的脸从他的眼前中消失。他的全身僵硬无比,看了看周围,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回到了这个小黑屋……

    终于,还是逃不出的宿命啊……

    “哗……”阮黎芫这边,她能够感觉到熔浆透过纪裕的“保护”,如同毒虫一样慢慢蚕食她身体的感觉。可是为什么,明明那些熔浆那么恐怖,在她身上却像是流水一般哗哗流过……

    温润的水,给人舒适的感觉。炽热的火,给人光明与温暖的同时却又带给人们危险、痛苦。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互不相容。却不知道为什么,那炎炎的熔浆竟就给她带来那样的感觉……

    如同清泉一样,能够温润人心灵的的熔浆吗?开玩笑的吧……如果这熔浆真的这么温和,真的有这么好,那为什么这“仓库”里的东西都被这熔浆燃烧殆尽?

    真当她读书少就可以这样欺骗她?熔浆这种危险的东西,沾上不死也伤,更何况那么高的温度,就算碰到身上不会受伤,也绝对不可能……会是这样的啊……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她被纪裕抱了多久,整个人就闷了多久。虽然她水性不错,憋气也能够憋上十多二十分钟,可是这会儿怎么说也有半个消失了,她确实有点遭不住emmm……

    周围的熔浆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早早的褪去,阮黎芫挣扎了一下,发现纪裕抱着自己的手已经松了开来……

    阮黎芫心头一喜,可是还未来得及庆幸自己终于“自由”的她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她推开全身僵硬的纪裕,慢慢从地上坐起来,她的眸慢慢的暗了下来,而旁边的人,却永远都无法亮起他的眸了……

    “呵……”阮黎芫低声轻笑,明明在她被高温熔浆给淹没,如今围绕在她身边的竟是满满的落寞与低气压。

    纪大大……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纪大大……真的,就这么不见了吗?他真的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再一次的,离开了她……

    她说过,她不软弱,她不喜欢被人保护的感觉,她也不愿意什么都不做只被人当做毫无用处的花瓶一样被人珍藏起来,不想被人总是当做翅膀没有长成的小鸟被呵护备至。

    她当然希望被人宠爱,但是要知道的是,花瓶虽美,鸟儿虽稚,可终会有发挥自己作用那一天,也会有真正成长的一天,而不是完全一无是处的。

    一根筷子容易折断,两根筷子却要用更大的力量才能将其摧毁。更何况是她这根如此“粗壮”的筷子?她始终坚信自己的能力,一个人完成不了的,两个人在一起必能迎刃而解。

    而事实上,当别人都抛下她一个人在外面拼搏的时候,名义上是在保护她,可当她真正的被保护起来,其实是被伤害的最深的时候。那是多么孤独的一件事。

    一个人守在“家里”,其实都是一个人的孤军奋战,什么准备都没有,什么依靠都没有,什么的什么都没有……就比如现在,纪大大独自一个人去了不知名的地方,留她一个人……

    说什么希望她过的好好的,说什么最喜欢的都是她的话都是假的!明明就是想逃避对她的“责任”,明明就是想一个人悄悄的逃走,明明就是个刁民总是想害她,还非要装出一副什么都为了她的样子!过分,真的过分了!!!

    阮黎芫再一次冷笑了一声,周围的熔浆在完全淹没整个“仓库的院子”之后终于慢慢褪了下去。而她一个人坐在这被高温的熔浆洗礼的地方,亦在接受着洗礼。

    她像是感受不到熔浆的高温,也像是能够自由在熔浆的“海洋”中呼吸一样,完全不受影响。也许是那些“摆渡人”的暗中帮忙,周围属于火焰专属的赤红色在她眼前晃荡。

    虽是赤红色,却是如血一般的赤红色。那曾经让她那样兴奋的红色,如今却像是在嘲讽似的,在她面前不断的发出狰狞的笑声,更加狂肆的嘲笑她……

    一个人的孤独,总是最让人难过的。纪裕却的“尸体”在旁边静静的躺着,早已经是不成人形。他浑身都是焦炭色的,被熔浆直接烧成了黑炭,可以说是非常惨的了。

    而阮黎芫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心中早已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该伤心还是还难过,又或者是是该痛,该哭?之前她内心冲击太大,如今她竟早已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

    哭,从心底都哭不出来,开心,却也不知道该从何开心起来。该将情感透露出来,还是该将情感彻底的藏起来?如今的她,作为郁非鸢,是演员没错。

    可是,她连演,都没办法将情感给表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