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番外14
    ,精彩小说免费!

    “都说明星的包袱是很重的,就算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啊……芫芫,有我保护你,熔浆就不会伤害你,就算你当真被我给‘捂’死了,也好歹是个全尸,好歹你的美丽还永远的保存下来的不是?”

    更重要的是……你怎么会死呢?那群“摆渡人”刚刚已经跟我商量过了,只要我愿意拼尽全力护住你,那他们就愿意在暗中协助。她们也说过,那些东西来路不明,她们不会允许那些东西伤害到你的……

    所以……你不会死的……你一定能够好好的活着,平安的活着,快乐的活着的啊……

    纪裕笑了笑,不似平常他看着阮黎芫总是带着宠溺、带着温情的笑容。虽然笑得十分欠扁,也成功的让阮黎芫有了想要揍他的心。可是为什么在这一刻……阮黎芫觉得自己的内心更加堵塞了?

    她知道他不是故意说些话来给她听得。说不定他只是为了缓解气氛才故意说笑,可是啊……他真的不适合说笑呢。那欠扁的笑容中明显带着的苦笑,她又怎么看不出来?那本来已经缓和的心,此刻又被提了上来。

    “轰!哗!”熔浆如同海浪一般翻涌过来,带着炎热的温度,在还没有触碰到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感觉自己快要被那灼热感烧穿了心肺。密码门虽然修的不高的,只是在那前方有着特别高的门槛,也不知道那门槛是什么材料做的。

    在那熔浆面前,那些房屋、柱子都很快被蚕食殆尽。可是那门槛在熔浆激烈的“冲撞”之下竟然什么事都没有。也许这是江辰希故意设置的,也许这是那些“摆渡人”弄的。

    反正不管怎么样,那熔浆竟一时半会儿还冲不出“门槛”的束缚,被困在了那里——虽然还是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到底还是给他、给芫芫争取了一点时间。

    感受着怀里的那个人儿传来的温度,即使面临着死亡,他也绝对异常的安心。嘴角轻轻扯出一抹笑容,他觉得欣慰极了。至于外面的事情……也罢,既然“摆渡人”都已经现身了,那这件事就觉对不简单。

    那些自诩“空间管理者”的人,一个两个装着崇高的逼格,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人,平常没事的时候自热不会出现。然而如今最不该出现的东西在最不改出现的地点出现,更或许这些事情由那个最不应该的人的搞出来。

    那她们就算不想管也不的不管一下了。那些“摆渡人”不止一次强调过这次的事情是“不可抗因素”,也不止一次强调过这件事情是她们与其他人的恩怨,与他,与芫芫,甚至与江辰希都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这些东西如果真的没有关系,又为什么刚好出现在了这个地方,刚好被扮作“江辰希”的任文昊利用,刚好被利用来对付他,又刚好趁着这个机会被利用,然后将芫芫引到这里打算来个一网打尽?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这个世上他所认定的、并且唯一能让他妥协的,便就只有芫芫一个人而已。偏偏那些摆渡人就看中了他这个弱点,拿芫芫的生命安全做文章,弄的他不得不听“她们”的话。

    仔细想一想,熔浆,乃至阳至烈之物,稍微碰一下都有可能丧命,不管怎样都不会出现在这气候温和的地带得。若不是那些“有心之人”,若不是有足够能力的人,想要动这种东西绝对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是将其神不知鬼不觉的搬动到这个地方,还能够随时随地控制其的爆发时间,易如反掌似的设计好所有的计划?幕后黑手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如今自以为了解却实际什么都不知道的、最大的对手……任文昊。

    他一直知道摆渡人不可信,可偏偏他除了相信摆渡人的话别无选择。即使对所有事情都了如指掌,也只能硬生生的憋在心里。

    刚开始还觉得委屈,可是时间越长,当他终于如常所愿抱得“美人”归的时候,这一切的不甘与迁就,也就是值得的了——就比如现在……

    阮黎芫垂眸,躺在地上,也不在挣扎,任由纪裕抱着,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之前眼里的坚定以及倔强似乎都被纪裕给磨合的不见了踪影,又无踪迹可寻。

    “芫芫……”似乎是看出芫芫的不对劲,纪裕捧着她的脸,无声的安慰。就算任由身后波涛翻滚的“海浪”声响起,他的心也从未如现在这样宁静过。

    “纪裕……你说你喜欢我,我不太敢确信……如果你真的想要表达你对我的感情,又为什么不用自己的亲身实践来证明呢?就比如……”阮黎芫的眸里,倒映出纪裕的影子,也倒映出纪裕身后那些肆意狂行的熔浆。

    她的话里意思很明显,这么久以来,她作为郁非鸢已经很听纪大大的话了。可是如今她想做回真正的阮黎芫,她希望纪裕能够给她一次自己选择的机会,她也希望获得一次能够实现自己选择的机会……

    能够证明自己,没有选错的机会……

    “……嘘!”纪裕抬起一只手,轻轻将她的嘴堵上,背后突然传来一股灼热感,那是和空气中传来的灼热感完全不同的一种感觉。就算没有回头看,他也知道身后的“门槛”已经坚持不住了。

    那些熔浆拍打在各个地方,毫无悬念的,如水滴一样的熔浆朝他这边袭来,直中他的背部。他的衣服很薄,很快那滴“熔滴”便侵蚀了他的身体。虽然如同蚂蚁大小,刺痛感却是传遍了全身。

    纪裕忍着痛开口,“芫芫,我说过我爱你,那决心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如果可以,我倒是很庆幸你能够给我这样证明自己的机会,我也十分愿意为你证明。”

    “你有没有发现,其实从刚刚开始我就一直在向你展现我的好,唯一不足的就是现在的情况特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