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番外01
    ,精彩小说免费!

    她突然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煞白的脸不难让人看出她的崩溃。她有阴影,从小时候的丫丫开始,她不断的看着自己身边的人离开,她其实早已承受不住这些压力。她不是金刚不坏铁打不烂的神仙,她要也是人,不过表面坚强罢了。

    她恨自己,不仅恨自己的过失,还因为自己对这些事情无能为力感到困扰……如果,如果她能够在厉害一点,是不是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所以她一直很努力,只是人啊,努力久了就会累,累了就会想要休息。

    而她,便是在成长的过程不知不觉中养成了“懒惰”的毛病。这样的懒惰并不是真正的懒,只是该和平解决的绝对不动手,该动手的绝对不动脑,该动脑的绝对不要试图去弯弯绕绕,以此解决多余的麻烦。

    她一直想要一个人能够和自己并肩走过这一生不是没有原因的……并肩,首先要和她一样有足够的能力,其次才是真正符合她要求的。这个世上能人不多,她也不算没有遇见过,可是能让她记住名字的,也就那么几个而已……

    郗溟夜,任旭尧……对于这些人她也不是没有投入过感情,可是最后都已失望而终……也许有人会问,明明任文昊也同样优秀,甚至还救过他,为何她从来没有考虑过?

    其实这个答案之前也不是没有出现过。

    “喂!阮黎芫,你当真如此绝情,你当真不认识我吗?”这也算是回忆中的回忆了,阮黎芫瘫坐在“出口”前,又回忆起当时她坐在地下室,由于找不到“出口”时的内心的绝望与崩溃。

    地下室里的她终于从疯狂中慢慢的冷静下来,她也渐渐意识到地下室里弯弯绕绕,光是着急是没有用的,而刚刚江辰希跟她说的话都别有深意,指不定会有什么线索呢……

    “……”刚刚摆脱了江辰希,趁着这个机会正准备逃跑的她此时听到江辰希的话却犹豫了。她并没有说话,脸上面无表情,只是停住了要继续往前走的脚步。

    其实……这么一直逃避下去确实不是办法,只有将事情真破正的说清楚了……以后才不会这样一直误会下去。

    两人就这么僵持下去,突然,江辰希冷哼一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不是吗?”

    “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却只字不提。你明明知道我和纪裕的关系,却总是和他在一起,故意和我作对……阮黎芫,从一开始你便如此狠心,可是我没想到,你竟能狠心到这种程度……”

    “……”阮黎芫背对着江辰希,不说话……江辰希说得对,她是多么狠心的一个人,从未为他人动心过;她当真是如此绝情,竟能对一个“救命恩人”如此狠心……

    她,虽然没有体会过爱情的滋味,可是她动心过……那个人,没有让自己心动的感觉,不管他为自己做过什么,始终不会成为她所爱的人……

    既然知道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用同样的爱来回报别人,那便尽早脱离这个束缚……否则,那样的爱说来是好的,可是却很有可能成为两人的负担……

    “你对我很好……”她和任旭尧认识的时间跟和任文昊认识的时间相同,甚至任文昊是她先认识的那个人……任文昊对她真的很好,说不出的那种好。

    任旭尧作为她的师父,他自认为自己对她是最好的,可是很多时候连他那都没办法为她做到的,任文昊做到了……

    她很感动,那是“阮黎黎”从没有感受过的温暖,那是“阮黎黎”从不敢奢望的阳光,可是在他的身上看见了……

    而如今,阮黎黎早已成长为阮黎芫,任文昊好,可是她和任文昊在一起,有的从来都只是感恩之情——他对自己的好的感恩之情……

    可是感恩不是爱情,她心唯一的悸动,已经在阮黎黎的时候就给了任旭尧,那个师父……后来,“师父”亡,“黎黎”死,再也没有能够真正驱逐她心里黑暗后来的阳光出现。

    她的心早已封闭,就算被打开,那也不是对任文昊……她早就跟任文昊表明过自己的态度,只是他似乎从未放在心上,依旧该吃吃该喝喝,该对她好的从未减少过。

    她一直想找机会彻底跟任文昊做个了解,却没想到后来“阮黎黎”的事情,,不小心把自己给搭了进去,他为了救自己,硬生生的冲在前面为自己挡风挡雨……

    不是她无情,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当时她的心里的震撼。好一会儿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干什么,等到一切尘埃落定,都晚了……

    她不知道那段时间自己是怎么撑过去的,她也不清楚那段时间自己对任文昊的感情……她知道自己欠了任文昊很多,她也尝试过要将他装进去……

    只是后来慢慢的理智下来,她才终于明白,原来……她的心,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进入的啊……不管对方做了什么,进不去就是进不去……

    总不可能硬塞吧?

    “不……不可能,如果你真的对我没有感觉,你又怎么会跟着我一起去死?”江辰希的双手紧握,眼里都快被他逼出了血丝,可他的视线紧紧锁在阮黎芫身上,似乎这样,她便不会突然离开……语气也有些颤抖。

    “你明明……明明跟我亲口说过,你对我有情的……”

    “呵……”阮黎芫轻笑了一声,“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记得当时,她终于想明白了自己应该干什么。于是给自己定了个期限,利用有限的时间做完自己该做的事情,将那些人通通除掉,然后回到任文昊墓边……

    当时发生了大爆炸,只是爆炸并不厉害。而周围铺满了汽油,他……纯粹是被烧死的,没有尸体,连骨灰都找不到。她一只不敢去面对,连任文昊的葬礼与墓地都是任旭尧一手筹备与修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