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番外14
    ,精彩小说免费!

    “……”纪裕皱了皱眉,他研究了半天的机关,着实研究不透。就先廖沁儿说的一样,连她都不知道,他连一点提示都没法得到。

    而这机关上面要按钮没按钮,其内部更是没有任何“奥秘”如果不是他确信这是机关,恐怕还真的会以为这是一个毫无是处的“小砖块”……

    他着实也是对这“机关”没有办法了,面前这个被自己绑住的女人嘴又特别严,什么都问不出,这样下去,他要何时何地才能找到芫芫?

    “喂!”两个人僵持不下,廖沁儿被绑着的感觉着实不太舒服,更何况她等了那么久也不见江辰希来救她。眼看着时间慢慢的流逝,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呵……廖小姐未必是在说笑,你不应该很恨我吗?”纪裕冷笑一声,把玩着手上的“机关”,颇有意味的看着廖沁儿,他心里当然知道廖沁儿在打什么小九九。

    无疑就是她骗自己将她放开,然后趁着她自由的机会给自己来个出其不意的攻击。他又怎么可能给她攻击的机会?

    就算她不会攻击自己,那自然也是不行的。所以在听见廖沁儿说交易的时候,他心里一阵的不屑……只是双方真的一直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

    “呵……我廖沁儿,从小到大锦衣玉食,何时受过这样的苦?你将我这样绑起来,特别难受,还不如让我死了呢!”廖沁儿撇了撇嘴,吐槽着纪裕,并且做出一副柔弱的样子,证明她所说的话里的真实性。

    “对了,你不是要找阮黎芫吗?虽然这机关我弄不懂,不过我倒是知道她在哪里,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放了我,我带你去找他们,如何?”廖沁儿眼里含着泪,将自己被绑出红印的手递给纪裕看以博同情。

    她耽搁不知道这招对纪裕管不管用,反正她是没将希望寄托在这上面的。为了让自己接下来的话更具有可信性,她才加上了“金枝玉叶”这个理由。只是她的目的当然不止是让纪裕放了她这么简单……

    “……”这个交易怎么来说,对他自己都有点亏啊……纪裕不说话,埋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机关”。毕竟他现在处于劣势,就算答应了廖沁儿的要求,就算找到了芫芫,那也得看有没有那个本事将芫芫顺利救出来。

    如果这是他的主场,那么救人什么的自然不成问题。只是这是别人的主场,他根本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若是险中求生答应了廖沁儿的要求,那无疑是在拿自己的命去赌,可若是不答应……

    “好,我答应你!”纪裕抬头,将“机关”收了起来,并且走到廖沁儿身边为她松开绳索。这当然不要上他脑子抽风了才这么干的。

    他想了想……这个地方虽然深不可测,但似乎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发生,廖沁儿她们并没有雇佣其他的人,也就是说,这里除了她,就只有江辰希。

    他自己又研究不透这里的地势,而江辰希又和阮黎芫待在一起,也就是说,目前在他面前的廖沁儿,是唯一能够带他去找他们的。

    双方一直这么僵持下去又没有什么好处,既然如此,那为何不各退一步,去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也许廖沁儿真的狡猾到拿这种事情来骗他。

    又或许廖沁儿在之后还有更大的奸计在等着他……可是他为了救芫芫,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办法可以用了,别无他择……

    “呵……”廖沁儿揉了揉自己发红的手腕,轻笑了一声,余光不自觉的瞟了一眼他怀里,那刚刚被他收起来“机关”就在那里呢……

    江辰希那边也不知道搞没搞定,不过他早就说过“机关”不能落入他人手中。而她,不仅没有要回玉佩,还把“机关”这么重要的东西丢了,简直是……

    太丢人了!

    廖沁儿抿了抿唇,表示如果江辰希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很生气。他毕竟是要和她共度一生的,她不想看见江辰希生气……

    看样子,她不得不想一个办法把东西从纪裕手中“要”过来了……

    “啪……啪……哒……”院子很大,感觉走很久都走不到尽头的样子。廖沁儿自然是要走在前面给纪裕带路的,只是她越往前走,地上的东西就越多。

    密密麻麻的东西随地乱扔,就跟垃圾堆一样,一脚踩上去发出“啪……啪……”似的声响。为了以防万一,纪裕踩着廖沁儿的脚印,一步一步小心的走着,生怕一不小心踩着地雷什么的。

    不过看廖沁儿的样子,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难道这里面真的没有其他机关,而是他想多了?

    “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那么防范的。”廖沁儿似乎看出了纪裕的想法,出言道,“其实我们的目的非常简单,无非就是那块玉佩而已。只要找到了玉佩,我们自然将她给放掉。”

    “只是郁非鸢说玉佩不在她的身上,所以我们才将您找过来。在没有达成目的之前,我们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的人。这仓库里面根本没有任何机关,所以你现在自然也是安全的……”

    “安全?如果这都算安全,那我刚刚进来的时候那枚炸弹是什么意思?”纪裕冷笑一声,他受伤的腿到现在都还留着血呢。只是廖沁儿在他前面,他自然没办法去处理。

    虽然流血不多,虽然他还扛得住,可这并不代表他完全没事。只是没有吐血而亡而已。要是这都算安全,那什么才是危险!等自己的命被人拿头发丝吊着,随时可能一击即断的吗?

    “那枚炸弹……您好像误会了,那炸弹是专门用来防止外人进入的,本里知道你要来我们准备拆了那个炸弹,只是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导致我们还没来得及动手。”

    “至于刚刚跟你起的冲突,也是一个意外……毕竟我们的人都知道那炸弹的存在,是绝对不可能触发的。只是你来了,并且触发了,我当然以为你不怀好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