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番外·兄弟之情——决裂
    ,精彩小说免费!

    “是啊……我依旧中了‘你们’的奸计。”纪裕将“你们”二字咬的格外的重。廖沁儿的同伙是谁当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同伙是江辰希……是他曾经的兄弟。

    他自以为和那个兄弟之间亲密无间,心意相通,配合默契。而这,在以前来说是一份求之不得的感情,如今来说,却是致命的弱点。他了解江辰希,江辰希也了解他。

    他有自己深思熟虑,江辰希心里也有不少的小算盘。自从他们分离过后,曾经双方都以为自己是最了解对方的人,可是如今看来,他们从来没有互相认识过。

    这是一个十分悲伤的故事,发生在他们身上。更是将悲伤之情放大了几十倍。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在这决一生死的关键时刻,江辰希居然不出面,而是让一个女人——廖沁儿代替?

    “哼!早在你踏入仓库门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你的结局一定是悲惨的。既然如此,迟早都要死,你把玉佩拿出来,我便可以让你死的好看一些,最起码不会让你曝尸荒野!”

    “玉佩……”纪裕皱了皱眉,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上次芫芫塞在他包里的东西。她一直以为他不知道,其实他只是瞒着不说而已,他以为那是芫芫送给他的里礼物,却没想到……

    “纪裕!你别装傻!照你照样子待会儿该不会问我什么玉佩吧?我告诉你,就连郁非鸢都亲口承认玉佩在你身上,就算你再怎么抵赖,你也不可能逃的掉的!”

    什么“呵……要说玉佩的话,我可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像其他的那些金银财宝我这儿倒是多的很,如果你需要的话,要不要给你来一点?哦,不……”

    “我倒是忘了廖小姐虽然家道中落,但是通过才领又找到了一个强大的靠山呢。以您的本事,想要什么金银珠宝没有,还会找我要?”纪裕脚虽然受伤,但他却不能让廖沁儿看出来。

    战场上,靠的不仅是实力,还有谋略。而最重要的,便不能让敌人知道自己的弱点。一旦对方知道了,那自己便是直接被送入虎口——一种找死的举动……

    他冷冷的笑了声,往前走了几步,试图接近廖沁儿。即使身上有伤,即使承受着巨大的伤痛,他还是像平常一副高冷的样子。没了对阮黎芫时才有的温柔,只有一副透心凉的冷漠。

    “你……你干什么!我警告你!你可别过来!我手上有枪的!”廖沁儿显然没想到,纪裕明明刚刚触发了炸弹,按理说应该受了重伤才对。可现在他不仅没事,甚至还“活蹦乱跳”的!

    那该不会是假的炸弹吧啊喂!

    “我想干什么?”纪裕冷笑一声,无视廖沁儿手上的伤,明显不认为这枪配上这人能发挥出多大的威力。廖沁儿到底是女人,就算在心狠,战场上也比不过男人。

    而从刚刚开始,纪裕就看重了廖沁儿腰间包里的东西。这是一个露天长度,这周围虽大,虽有不少器材,但很明显,这周围并没有任何可以通向外界的通道。

    而在外面,除了在勘察时他们注意到的那一面连接墙之外没有任何异处。所以说这里面俨然的一个小型世外桃源。那么廖沁儿又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显然,这仓库里并不想如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甚至还有另外的机关,而这个机关的触发开关,说不定,就在她廖沁儿的兜里……他来,是救芫芫的,不是来陪她廖沁儿“玩耍”的。

    既然机关在她兜里,而他又确认了目标,那便没什么好犹豫得了。只要他一口气将开关抢过来,那么主权便被他掌握在了手里,找到芫芫的事也就有了希望……

    “你……你别过来……我开抢了!”廖沁儿往后退了几步,可她当然知道,面对纪裕的攻击,这么一直退下去并不是办法,只得出声威胁道,“你……你退后!退后啊!”

    “我真的开枪了!我可不想伤害你!只要你能够把我的玉佩还给我……你……啊!”廖沁儿见纪裕一点都没有停下的意思,心里也不免有些慌了。

    “砰!砰!砰!”的几声枪响,随着廖沁儿的尖叫声,纪裕也三两步的逼近了廖沁儿。他眼疾手快的抓住廖沁儿,想要将她控制起来。

    廖沁儿吓得闭上了眼睛,但她的身体反应快过脑子,右手扣动扳机不知往哪个方向开了几枪,也不知到底有没有打中纪裕……

    “嗯……”纪裕被击中,闷哼一声。虽然他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脆弱,但是廖沁儿那看似简单的的几枪,却正好击中他的要害。

    而他身上本来就有伤,这么一来,是个人都会有点受不了,然而他为了不错过这个控制廖沁儿的好时机,不躲不闪,硬生生的挨了这么多枪。

    “啊!”随着廖沁儿尖叫一声,不知道纪裕哪里拿的绳子,将她给套上,无法动弹。而她手上的枪也早已掉落在了地上,被纪裕踢远。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快把我放开!我告诉你,这里面机关重重,就算你抓住了我,你也别想从这里安全逃出去!你更别想知道郁非鸢在哪儿!”廖沁儿被绑住,挣脱不开,气得她只能大喊大叫。

    纪裕不理她,在她兜里摸了摸,倒是摸出了一个类似于开关的东西。只是这东西很小,大概只有巴掌的一半般大小,上面甚至一个按钮都没有。与其说这是一个开关,倒不如说这是一块浓缩版的石砖……

    “哈哈哈哈!纪裕!你放弃吧!你研究不透这个开关的!我劝你最好把我给放了!不然小心你尸骨无存!连郁非鸢的面最后一名见不着!”廖沁儿看着纪裕研究不透那机关,很是得意的笑了笑。

    要知道,连她都不知道怎么使用的机关,怎么可能被他就给摸透了?当时江辰希把这个机关交给她,让她好好保管的时候,甚至连怎么使用都没告诉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